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恐怖小说 > 巫妖王的科技之路 > 第25章帕森金的逃避

第25章帕森金的逃避

作者:天都蝼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贵宾包厢中,神族族长也显得非常的淡定。这六把雪之痕值不了这么多,但制造它的技术的价值是这个价值的千万倍。如果猜的没错的话,这个技术已经被窥探掌握。窥探拿出这六把雪之痕也为了表面这一点,不过窥探不大可能卖出技术,这六把雪之痕就成为了破解这个技术的关键,这也是他疯狂加价的原因。

    简单的是,出这个价买下破解这一技术的可能,值!

    神族族长此话一出,其他包厢陷入了平静。在争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而且还有可能影响接下来的拍卖和他们之间本来就够紧张的关系。

    随着三声锤音,哭笑脸宣布了六把雪之痕归神族所有,这让神族族长比较的满意。此时李天一也很满意,出乎意料的几个,原来以为最多卖出五十亿,没想到神族这么有上进心,居然提到了一百亿。

    至于这六把雪之痕,其实是亡灵一族一门非常失败的技术,叫做神器复刻,类似于克隆。不过,有一个缺点,那就是制造者会死。亡灵也是付出了这一代价后才知道了,后来就没有再制造,这六把雪之痕是唯一的作品。要知道神器的制造者可比几件神器精贵多了。

    雪之痕后,一个侍女端上一个盖着红布的盘子走上来。哭笑脸上去踮起脚尖,捏着兰花指扯下红布说道:“下一件拍卖品是精灵族的古树之泪!作用是帮助圣域自然系法师突破,添加进武器还可以添加武器的元素活跃度。”

    哭笑脸夸张的动作看起来完全不像是来拍卖东西的,而是来搞笑的。对此有些不清楚的人捂住嘴巴笑了起来,知道的人但是淡定,这是哭笑脸的正常表现。而且,只有这种规模的拍卖会哭笑脸才会出现,由此可见哭笑脸绝对不简单。

    也只有少部分人把注意力放在哭笑脸的身上,大部分都看向了古树之泪,透明的玻璃瓶中装着碧绿的古树之泪,看起来犹如一块翡翠。这是上等的古树之泪。传说精灵族的古树每千年才会落下一滴眼泪,最关键的是大部分族中自己消耗了,只有极少部分流露出来,稀有异常。

    李天一看到这件拍卖品后无聊的大了个哈欠,接下来只是有些圣域或者神域的物品拍卖,第一件雪之痕的出现主要是告诉别人这次拍卖会的商品以窥探的为主,其他为辅。同时也表明这次拍卖会的质量绝对不会低,就算是圣域的东西都会有神域的价值,就像是这个古树之泪。

    “给你!”

    这时候伊可妮雅说的同时递给李天一一个小蛋糕,脸上是开心快乐与幸福。李天一见此静静的把伊可妮雅抱在怀里,心中不禁有了一个疑惑,那就是自己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好?只是因为她有一颗纯洁的心灵,仅仅是因为她是一个巫妖,是一个弱者吗?

    没有理由,对没有任何理由,他没有任何理由为伊可妮雅付出这么多。不过,需要理由吗?想要关心珍视一个人需要什么理由?只要自己想要就够了,问那么多干什么?理由只是勉强的托词,只要自己想做,只要自己认为是对的那就够了。只有弱者才需要托词,而他不是,从来到这个世界后就不是,他不需要托词。

    伊可妮雅见李天一不吃直接自己开心的吃了起来,小嘴上还沾着点点奶油,小脸红扑扑的可爱至极,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去亲近她。

    李天一为什么对她那么好?有何种理由?又有何种关系?她不知道,不想知道,同时也无需知道。那些都只是无用的烦恼而已,

    想的再多也是无用的。该知道的终会知道,不该知道的知道的只会徒增烦恼。

    而且,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其实不需要那么多的理由,想做就做,平心而发。理由只是那些违心者杜撰出的托词,如果这个世界上都需要那么多的理由的话,那就会和平很多,就会少很多很多的纷争。

    伊可妮雅她什么都不知道,也无需知道什么,她所要知道的一点就是李天一对她好,真心对她好。她所要知道的是这个世界上李天一是她可以依托的人,全心全意依托的人,不会将她推向深渊,只会将她互在手心。总之一句话,就是李天一是真心待她,没有过多虚假的理由,也没有任何托词,就是对她好。

    帕森金此时先前走了一步,刚好可以看到一个比较角落的贵宾包厢,透过包厢的晶石屏障他可以依稀的看到那个包厢中坐着一个身负圣剑的女子。 #46;ukanshunt 她坐在那里,犹如正义的审判,光辉的化身,没有任何黑暗可以将其亵渎,没有任何污秽可以玷污她的光辉。

    “犹豫的后果就是毁灭,你可以救她,也可以毁灭她。但是这一切的前提就是你有勇气挑战她。我将选择权交给你,这也是你唯一的机会,唯一挽救自己的机会。这是属于你的自我救赎,无人可以拯救了,也无人可以帮你,你需要自己拯救自己。”

    李天一见此说道。他感受到帕森金内心深处的挣扎,也知道帕森金的犹豫与胆怯。他需要一个答案,但是在他所追寻的答案中有一个是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如果不是这个答案,他也不会等待到现在,也不会如此犹豫。

    “少爷,我在门外等你,有事情的话叫一声就好。”

    帕森金似乎没有听到李天一的话,说完后就仓皇离去,也不顾李天一同不同意。

    他很留恋,但也心虚。在他人面前他是判神骑士团的骑士长,是无所畏惧的斗士。但是,那一切其实只是他隐藏自己怯弱的拖词。

    英勇,其实他配不上着两个字。他一直在逃避,但是又在渴望。成为死亡骑士就是最好的解释,如果不是渴望,他不会成为亡灵,更不要组建判神骑士团。但是他始终卡在神域,无法重返巅峰,这就是他逃避的完美诠释。

    李天一没有多说什么,该来的总会来,该想明白的总会想明白。

    ps:今天晚了抱歉--连续码了三章不满意,删了重写--至于原因不想解释。然后....求推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