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魔修求生指南 > 正文 【031】争辩

正文 【031】争辩

作者:桑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月色晦暗,万法堂广场一片狼藉,夜离同白骨楼从白日打到黑夜,还是未分胜负。

    夜离实力超群,逼得白骨楼也亲自加入战局,以一敌三丝毫不落下风。

    围观的大部分人被这场持久且气势恢宏的大战震慑,早已熄了夺丹的心,可还有那么个要丹不要命的趁两人打得无暇顾忌之时,借助一件匿形法宝摸到药瓶跟前。

    “药瓶是空的!!!”

    随着那人一声惊讶大喊,夜离同白骨楼同时撤手飞扑而来,在场围观的百多双眼睛也齐齐看向那个拿着药瓶满脸不可置信的弟子。

    白骨楼劈手夺过药瓶一脚踹飞那弟子,一看之下眼冒火光,喷薄而出的怒火使得他一下便将药瓶捏成粉末。

    “是谁!!谁干的!!有种给老子滚出来!!!”白骨楼被怒气染红的双眼扫过在场每一个人的脸,试图将那小贼抓出来碎尸万段。

    震惊的众人被白骨楼的怒吼惊醒,全部鸡飞狗跳的仓皇逃窜,怕白骨楼一怒之下屠了全场,以他的性子定是做得出来。

    相比白骨楼的歇斯底里,夜离显得很镇定,见丹药确实已经不见了,他轻叹一声慢慢将血海剑收起准备离开。

    “你就不好奇是谁摆了我们一道?”白骨楼压着怒火问道。

    夜离停下脚步淡然道:“丹药已经不见,是谁并不重要!”说完夜离便头也不回的走了。

    白骨楼险些被夜离的话噎死,不过他不得不承认夜离说得有道理,丹药已经不见了,就算把那小贼找出来恐怕也拿不回丹药。

    可这无比艹蛋无比窝火无比委屈的感觉怎么办?!!!不行,就算找不回丹药他也不能白白放了这小贼,敢在他眼皮底下偷他的东西,他有一万种办法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白骨楼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几乎已经看不出人形的沉鱼落雁,四肢不全,脸上血肉外翻,白骨楼的心上挨了一记重拳,可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他拼劲全力要战胜夜离拿到上品破境丹,可到头来居然白忙活一场,一想到恢复沉鱼落雁面貌的花费,一向以有钱自居的白骨楼嘴角也不由抽了几下。

    “这件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白骨楼阴笑连连,连夜上刑堂告了炼丹长老一状,罪名是欺诈,说他根本就没炼出上品破境丹,今日那个药瓶根本就是空的。

    他自然知道这是诬告,但他就是要仗着自己的身份将事情闹大,逼得他们帮他将这小贼揪出来!!

    阴暗潮湿的刑堂内,四周摆放的各种刑具寒光闪烁令人胆战心惊,散发出血液腥臭气息,死在这里的修士数以万计,便是再强大的鬼魂到了这里,也会吓得魂体消散。

    “放她娘的狗屁!老子在幽冥宗炼丹的时候,白骨楼他娘还没生出来呢,一枚狗屁破境丹老子用得着骗人么?五品血婴丹老子都炼了不下百枚,上品破境丹有什么炼不出来的!!!”炼丹长老红着脸破口大骂。

    “那您老倒是再炼一颗出来吓吓我啊?”白骨楼从外面缓步走进刑堂,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

    “你!”炼丹长老气的脸色红转紫,指着白骨楼的手不断颤抖,他一早都说了那枚上品破境丹是无意间炼出来的,当时他在丹房内睡觉,小童在药材里混进了什么,放置的时辰都无记载,一时半刻他根本炼制不出第二枚上品破境丹。

    “哼!”炼丹长老甩袖转头对上首的刑堂长老道:“丹药一向都是封印在药瓶中,时辰不到根本无人能够打开,也带不出万法堂去,我看这上品破境丹无故失踪,必然是那星火与人串通,在封印符上做了手脚!”

    炼丹长老不敢得罪白骨楼,便毫不犹豫的将脏水泼到星火身上,他师傅申荆那老东西正在闭关,星火没有依仗正是最好欺压的时候。

    白骨楼笑得越发灿烂,这剧情完全按照他预想的方向发展着,吵吧闹吧狗咬狗吧,等所有人的怒火都被点着了,这小贼就该现原形了。

    “放你娘的狗屁!你个屁。眼长脸上的老东西满嘴喷粪!我徒弟偷你老婆还是拐你女儿了,你自己拉不出丹药怪我徒弟没给你吃。屎,欺负我徒弟没人罩着是吧!”

    不堪入耳的叫骂声从外面传进来,炼丹长老脸色煞白的看着昂首阔步走进来的老头,嘴角抽了两抽,申荆这老东西怎么这节骨眼上出关了!真晦气!

    白骨楼被申荆那套骂词逗乐了,果然是幽冥宗人恨鬼嫌没人待见的炼器大长老,这张嘴太厉害了。

    星火尴尬得跟在申荆后面,向刑堂长老投去抱歉的眼神,刑堂长老有些嫌弃得移开目光,多看申荆一眼都不愿意。

    申荆须发皆白唯酒糟鼻通红发亮,穿得破破烂烂五颜六色跟个乞丐窝里的花蝴蝶似得,整日玩世不恭到处惹事,可偏偏他非但精通炼器又懂得符阵之术,所以大家看在宗主的面子上对他还算客气。

    “这位师弟,唉你叫什么来着我怎么想不起来了,算了无所谓了也不重要,这位师弟我问你……”申荆一屁股坐在刑堂长老下首问道。

    刑堂长老额角狂抽,捏着椅子扶手的指节渐渐发白,他真想一掌拍死这老东西!

    “师弟啊,咱们幽冥宗凝气期丹药争夺的规矩是什么?”申荆问道。

    刑堂长老正要张口,申荆突然转向白骨楼问道:“师弟不知道算了,臭小子你说!”

    椅子把手‘咔’的被整个掰下来,刑堂长老瞪了申荆一眼将头偏到一边,果然不能指望这老东西不招人厌。

    白骨楼忍着笑看了刑堂长老一眼道:“丹药之争,不设门槛,各凭本事,能者得之!”

    “你他娘的知道啊,那你他娘的大半夜把我师弟拉到这里作甚,媳妇躺在床上裤子都脱了你把我师弟拉来安慰你受伤的小心灵,输不起就说输不起,小小年纪心思忒多,我和炼丹长老打起来对你有什么好处?告诉你臭小子,在座的玩阴谋的时候你还没生出来呢,没事趁早给我滚蛋!”

    白骨楼神色一凌,笑容僵在脸上目光渐渐深沉下来,这申荆果然不是一般角色,看来今日这事是不成了。

    刑堂长老脸色难看的坐在上首一言不发,炼丹长老被申荆点透才察觉白骨楼的目的,心中气闷道:“就是,申长老说得对!”

    “关你屁事,把你的屁。眼给我闭上!”申荆语不惊人死不休。

    炼丹长老半张的嘴是张也不是合也不是,气的浑身颤抖金丹不稳险些背过气去,赶忙取出一颗丹药吃下才顺过气来。

    白骨楼眯眼扫过申荆同他身后的星火,看到星火状似无意的避开时心下了然,对申荆拱手道:“今日之事的确是晚辈输不起所致,等他日申长老收徒之时,晚辈必将生死战帖送上,因为晚辈确实输不起!”

    申荆难得认真的打量了白骨楼一番,直到他消失在外面的夜色中也久久没有回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