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魔修求生指南 > 正文 【079】夜谈(2)

正文 【079】夜谈(2)

作者:桑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感谢“拔刀洗慧飒飒”“埃洛塔”“书友160502144937097”的打赏,多谢~~~

    ————————————

    “申长老,冒昧的问一句,我拜你为师,你能教我什么?”

    申荆一愣,是啊,他能教金凌什么,半吊子的符阵之术?炼器?恰恰相反,现在是他在指望金凌能够传授他天书院的符阵之术,从而破解永仙城谜题。

    金凌平稳心绪,道:“申长老,我不想做别人羽翼之下的雏鹰,离开黄泉界也是我的执念,但除此之外,我也有自己要追求的道,心中有自己的原则底线,我们注定做不成师徒。”

    申荆看着金凌,少女眼中光芒四溢,满满的自信与坚定,这份追求自己道的坚定一如他要离开黄泉界的决心,就像自己不容别人质疑自己的决心一样,面前的少女也绝不容许别人干预她的原则底线,不然便是鱼死网破的惨烈。

    这个叫金凌的臭丫头,还真是一头死倔死倔倔驴!

    ……

    申荆脑袋昏昏沉沉的回到万法堂,到最后也没能让金凌答应做他的弟子。

    反而两人将话说开之后,聊了许多关于永仙城的事情,最后竟然把酒言和,将过往之事一笔勾销,颇有些成了忘年交的势头。

    想起这个臭丫头,申荆不由的笑了笑,觉得她像极了年轻时的某人,眼睛不由自主的望向蟲谷方向。

    “师傅,想婆婆就去找啊,干看着有什么用?”星火突然出现在申荆身后幽幽道,语气尽是调侃。

    申荆抬脚踹向星火却踹了个空,星火一直陪在申荆身边,对他的脾气摸得极准,知道什么情况可以躲,什么情况万万躲不得,今日申荆明显心情不错,所以躲了又何妨。

    “师傅你这么晚干什么去了?”星火笑得暧昧,心想该不会是去蟲谷了吧。

    干什么去了?申荆回忆着,不就是去找那臭丫头问问那阵……

    申荆一愣,猛拍大腿横眉冷哼道:“这个奸诈的臭丫头!气煞我也!”他这才发现,绕来绕去金凌到最后也没说她到底是不是天书院弟子,还有那个阵,到底怎么破的一个字也没说!这属狐狸的臭丫头!

    噬魂谷。

    金凌望着星空回想着和申荆的谈话,关于永仙城她有了一些了解,总算是对于离开黄泉界有了一道突破口,只是现在的她还太弱小,申荆结丹修为钻研符阵多年,连一块石碑上的符文都弄不明白,换了她,又岂会那么容易。

    要渡过九幽到达永仙城,必须有元婴期修为才能避过凶煞无比的地魔气,虽然无比遥远,但她会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绝不放弃一丝一毫的机会。

    还有最后她问申荆的那个问题,阴气与灵气如何共生?这两种性质完全相反的能量一旦相遇,就会不死不休,在这里以阴气洗涤自身,若不能解决这个问题,离开就等于死。

    这个问题申荆居然从来就没想过。

    都是暂时无解的问题,想多了平添烦恼,不过申荆今夜到访也不全是给她增添烦恼,他最后还告诉了金凌一个很重要的信息——鬼符镜的最强杀招!

    这老家伙在炼器上果然是个天才,一个简单的二品法器居然能被他炼出这么多花样,就是以前在大界中排行前十的天书界,她也没听说过这样多功能的法器。

    月上中天,已是深夜。

    金凌收拾了碎成渣的石床,看外面星辰满布,决定今夜就在外面修炼,可刚走到峡谷口,就见自己的院门口立着一人,暗红衣衫,朱唇泣血,惨白的面容在夜色下叫人一眼就能认出。

    “屠师叔?”

    “跟我来。”屠血娇抛出红绫一脚踏上去,金凌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踏上红绫任由屠血娇载着她飞过噬魂谷,飞出幽冥宗。

    乌色云彩擦脸而过,刺骨的寒冷侵袭周身,金凌突然有些恍惚,看着前面那个暗红背影,好像回到了当日初到幽冥宗的时光。

    那时的她,只剩一口气,身体残破得像个破布娃娃,狂风一卷便会四分五裂,若不是屠血娇,她不知是会变成鬼还是会消散于天地之间。

    屠血娇一言不发的驾驭红绫载着金凌,飞越一座座高山,一片片森林,始终追着血月的方向。

    个把时辰之后,红绫停在一处荒废的乱葬岗上方,屠血娇看着下面幽幽道:“当日,便是在此处发现你的。”

    金凌顺势看下去,乱葬岗的规模不大,墓碑倾斜,尸骨遍野,鬼哭狼嚎的,阴风一吹便会有类似婴儿啼哭的声音,她记得这些声音。

    “初见你时,你浑身浴血只剩一口气,双眼紧闭手中握着那把降魔杵,我奉师尊之命要去办事,并不打算救你,回来之时,纯粹好奇过来看了看,发现你的眼睛已经睁开了一条缝,那道光,我至今记忆犹新。”

    金凌并非冷血动物,心底也有感性的地方,但是不论前世还是今生,她都是个理智占上风之人。

    一向威严的屠师叔突然如此明显的跟她打感情牌,而且这张牌她根本拒绝不得,理智让她不得不警惕。

    屠血娇转头看着金凌,玩笑中半带认真道:“如果我以救命之恩要求你帮我做一件事,你可会答应?”

    金凌很认真的回答:“会,但是自此之后,屠师叔于我,便只是红叶谷的屠师叔罢了。”

    “你就不问问是什么事吗?”

    “父母生育之恩大于天,救命之恩等同再造仅次于父母之恩,不论是什么事我都没有理由推拒,也不想在道心之上留下伤痕。”

    “道心?呵呵,你觉得在黄泉界有道心这种东西吗?何为道?何为魔?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你所追求的道不过是一曲空谈,这黄泉界,甚至外面的三千大世界中,哪个不是为了自己随意抢夺他人欺凌弱小?说白了,一切都是魔!道?只不过是魔头上那顶漂亮的帽子罢了。”屠血娇突然激动起来。

    金凌无话可说,她其实并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道,什么又是所谓的魔,她只知道本心,一切有违本心之事,都不是她的道。

    “算了,与你说这些有何用!我问你,此次内门甄选你的目标可是到第二轮止?”

    金凌点头坦白道:“是,我只想通过第二轮。”

    “上古之时,三族鼎立,以巫蛊族为首,虽然巫文失传,但蛊术还在,蟲谷传承便是最正统的蛊术传承,难道你就不曾动心?”屠血娇仔细看着金凌,若不是蛊婆只收凝气期弟子,连她都忍不住要去争一争,金凌怎会没有丝毫心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