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魔修求生指南 > 正文 【100】醒来

正文 【100】醒来

作者:桑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感谢“007”“QWE0362”“考拉two”“痴书一书痴”的打赏,还有“书友150601201151973”的打赏和辣么多的评论,太感谢你了~~~

    -------------------------------

    蟲谷地处幽冥山脉最隐蔽的深处,地势低凹聚水,空气潮湿四季如春,植被茂密品种多样。随处可见各色奇花异草,颜色艳丽者居多,香气怡人,虫鸣鸟语蜂蝶环绕,一派祥和之相。

    但所有人都知道,蟲谷之内危机重重,即便是一株毫不起眼的路边野草,也有可能见血封喉。

    蟲谷深处,竹制的吊脚楼中,窗边的竹床上躺着一个酣睡正香的少女。

    金凌也不知自己究竟睡了多久,或者说多久了她都没有这样躺下肆无忌惮的睡过一场,只觉得心身都无比疲累,只想睡个昏天黑地。

    可是几天前她就开始觉得脸上总是痒痒的,还有个熊孩子的声音不停的在她耳边念叨不休!

    “咬啊!快咬死它蛛蛛,小灰你一边去,别打扰蛛蛛,唉唉唉,小花你别勒死她了,娘要骂我的……”

    好痒!好吵!

    金凌不情不愿的睁开一只左眼,顿时被吓散了所有的瞌睡。

    她的脸上停留着一只带着红绿花纹的剧毒蝎子,对着她的眼睛高高翘起尾部一副战斗姿态,那根闪着绿光的螫针就抵在她的眼珠之上。

    金凌压低呼吸尽量保持不动,只要她稍稍动一下,那根螫针就会刺到她的左眼。

    搔痒难耐的感觉又从头顶袭来,不多时两只五彩斑斓的蜘蛛分开她凌乱的头发爬上她的额头,金凌可以很清晰的感觉到蜘蛛腿上刚毛划过她皮肤的刺痛感。

    脖子上冰凉湿滑,金凌极小心的转动眼珠朝下看去,一条花蛇盘在她脖子上弓起上半身蓄势待发。

    “咬啊蛛蛛……”

    两只蜘蛛以金凌光洁的额头为战场打在了一起,蛊颂在旁边兴奋的挥舞着拳头,嘴角挂着坏笑。

    金凌放在身侧的拳头紧紧握着,这熊孩子!居然在她脸上玩这些剧毒的虫子!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金凌忍下心中怒气缓缓闭眼继续睡觉,决定不理会这个蛊颂。

    吊脚楼外,蛊婆依旧坐在高大的灌木下缝着衣服,好像永远也缝不完一般,直到她的飞蛾将黑衣少年领到面前,她才放下手中针线。

    “罗嘎拜见婆婆。”

    “坐吧。”蛊婆给罗修倒了一杯热茶,取出当日罗修送来的贝叶道:“既然你已经入了血煞门,我可以让你重提一个要求,算是还了你们族长的恩情。”

    罗修低头思索了片刻,道:“我想看一看‘巫蛊史籍’?”

    蛊婆倒茶的手一顿,抬头盯着罗修半晌,见他很是坦然没有遮掩,放下茶壶道:“此物原本是非我族人不得观看,可现在巫蛊一族没剩几个人,给你看看又何妨。”

    蛊婆将整整一箱九册巫蛊史籍放在罗修面前,罗修似乎也没想到竟有这么多,蛊婆笑道:“这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只不过是巫蛊一族记录族内大事的记事薄罢了,你要看哪个年代的?”

    罗修看着蛊婆认真道:“大战前那册。”

    大战,指的自然是灭魔之战,蛊婆取出其中最残破的一册递给罗修,不同于其他的册子,这册的边角磨损非常严重,一看就是经常被人拿在手中观看的样子。

    一片贝叶有一掌宽,从最底部固定,打开像一把扇子一般。每片发黄的贝叶上都写满了米粒大小的圆形奇异文字,字与字之间没有任何标点和空隙,像经文一般晦涩难懂。

    但罗修却看得认真,其中有好几片贝叶上有烧焦的痕迹,还有几片断裂遗失了一部分。

    看到最关键的地方,罗修的心一沉,这片贝叶遗失了一半,最关键的部分就在其中。

    他合上册子双手交还给蛊婆,朝后面的吊脚楼深深的望了一眼,道:“多谢婆婆,敢问婆婆,金凌可还好?”

    “死不了!”蛊婆语气有些冷道。

    出了蟲谷,罗修回头望着那重重迷瘴眉头紧锁,摊开手掌,其中有一只小虫被血丝编制的牢笼束缚在其中,罗修念头一起手心窜起一簇血色火苗,那虫子立刻灰飞烟灭。

    蟲谷内蛊婆悠然的喝了口茶,感觉到自己的蛊虫被毁不在意的笑了笑,她放下茶杯翻看着罗修刚刚看过的贝叶,灭魔之战后族群迁移至唯一未被波及的南荒,期间同其他部族大战小战不断,这册贝叶史籍遗失过数次,这丢失的地方早已找不回了。

    也不知他,究竟在找什么?

    血煞门。

    全门弟子以血炼煞,弄得整座山都飘荡着浓郁的血腥味,就连天空也永远一片血色,土地随便抓起一块都能捏出血水来。

    从决战到今日已经是第十日了,夜离到此时方才转醒,丹田内空荡荡的没有丝毫阴气,这令他突然慌张起来。

    夜离艰难的抬起右手摸向左臂,心顿时沉入万丈深渊,他的左臂他的血海剑都不在了。

    卓立群推门进来,看到床上夜离一脸颓丧,摇摇头道:“门主最疼爱的就是你,他已亲自前往九幽,要为你取一只地魔将的手臂,帮你重铸血器,你大可放心。”

    夜离闻言脸色好转,身体好像被巨兽踩过一样,到现在还动弹不得,他默默的闭上眼睛,回想着那一场让他一生难忘的决战。

    人不思过往则难以自省其身,夜离仔仔细细的回想决战的每一个细节,自己的每一次心态变化。

    金凌一出现就表现的极为轻松自信,事出反常即为妖,这让他不得不认真的对待这个人人都看不起的对手。

    所以一开始面对三只鬼卒和她媚术的围攻,谨慎的心理使得他并未全力以赴,不想在一开始就过多的浪费阴气。

    别人的看法他从不在意,嘲笑他也罢,看不起也罢,那都是别人的事情,与他无关。

    可是师傅却不这么想,一次次的催促扰乱了他平稳的心绪,他不得不打破自己的套路,从稳扎稳打的节奏变为速战速决,很明显,金凌就等着他的速战速决。

    他毁了金凌的最大依仗,金凌破了他唯一的护身血器,这让他很震惊,而震惊的原因就在于他心底那连自己也没注意到的,对金凌的轻视,或许自己是真的开始享受凝气第一人这个光环了。

    也是从这一刻起,他的心灵已经失守,情绪主导了行动,为自己的失败埋下了伏笔。

    紧接着他最大的底牌隐身鬼卒被金凌轻而易举的灭杀,这说明金凌在跟他决战之前,充分的了解过他这个对手,而他呢?

    凝气五层,红叶谷那种地方的女人,靠着天生血煞的罗修和好运才能走到决赛,是的,这就是她对金凌最真实的印象,是他轻敌了。

    还有最后那一刻,血煞本就是凝气期不能控制的东西,他竟然会傻到用精血去催动,只是因为看到那诡异的符文,他就能慌乱到那种程度。

    这个金凌竟能在不知不觉中对他造成如此大的压迫感,即便是对上血煞天生的罗修,他也未曾慌乱过一丝一毫。

    意识到自己对金凌的轻视和心灵的失守,让他又错误的高看了金凌,他的平常心灰飞烟灭。

    爆炸来临,他以为自己是不惧的无畏的,可当血海剑断裂的那一刻,他深深的体会到了死亡的恐惧,那是比他想象得更加可怕的感觉,所以他逃离了擂台。

    夜离想到此处,眼角溢出一滴泪水。

    卓立群见状冷哼,“她的实力远不及你,不过是个不知所畏的女人罢了!”

    夜离睁眼望着屋顶,眼里不见悔恨,平静道:“不,输了就是输了,而且输给她我不冤!所谓实力,并非只有武力。下一次,我会光明正大的赢回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