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魔修求生指南 > 正文 【101】留下

正文 【101】留下

作者:桑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感谢“艾达uu”“颠倒琉璃梦”“考拉two”和“痴书一书痴”的打赏~明天就要上架了,我终于熬出来了,请追更的和养肥的,明天务必来给我个首订,这真的很重要,关乎我以后的推荐位啊!我不要再裸奔啦~~~

    ——————————————

    第二日一早,金凌清清爽爽的醒来。

    脸上没有恼人的毒虫,她穿着里衣光着脚从床上下来长长的伸了个懒腰,身上各处关节‘咔咔’作响,看来她真是睡得太久了。

    床上突然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金凌转头一看顿时头皮都炸了,无数花生米大小的蜘蛛正如潮水一般从她床上的席子下涌出来,密密麻麻的激起一身鸡皮疙瘩。

    金凌站着不动,蜘蛛潮向着门口涌去,其中几只爬上了她光着的脚面,上面有一道淡粉色的疤痕。

    只见几只蜘蛛停在那疤痕之上开始吐出细细粘腻的蛛丝,八只爪子交错着将蛛丝织成一张细网覆盖在她的伤口之上,冰冰凉凉的还有些痒。

    完成工作的蜘蛛立刻退去,那莹白的蛛丝网快速的被金凌的皮肤吸收,脚上的疤痕竟一点也看不出来了。

    金凌撸起袖子,胳膊莹白光洁,还有她的脸,摸起来滑滑的很有弹性,所有的伤口和疤痕都不见了,不过一想到这些天自己都睡在蜘蛛堆里,金凌还是冷不丁的打了个寒颤。

    桌上放着一套黑红衣裳,上面绣着精致的花朵,还缝着许多银片,上身短衣下身长裙,感觉很像她前世所见的苗族服装。金凌利索的套上衣服穿上草鞋,意外的合身,好像是专门为她制作的一般。

    金凌将头发用桌上的银梳简单的挽起,看起来很清爽利落又很优雅。

    走出吊脚楼,就见蛊婆和蛊颂正坐在楼下的桌旁,蛊颂低头扒着碗里的饭,蛊婆捏着针线在缝衣服。

    金凌心中有些踌躇,她在决战之前,申荆就跟她说了他去找蛊婆的事,以及蛊婆的态度,他的目的当然是希望自己能知难而退,因为最后就是赢了,蛊婆也不会收她做弟子,她可真是受了申荆的无妄之灾!

    不过当时她只权衡了那么一盏茶的功夫就做出了决定,她已经走出了红叶谷,被形势逼得无法后退,那便绝不能犹豫后悔。

    现在不论是回到红叶谷,投入其他几脉,还是做申荆的弟子,这些都无法令她心安,他们或多或少都想从自己身上得到些什么,而且待在过于关注自己的人身边,《星河图》的秘密更容易暴露。

    唯有蟲谷,看似龙潭虎穴,实则有一线生机。

    金凌收敛心思,走过去恭敬道:“金凌拜见婆婆,多谢婆婆帮我疗伤。”

    蛊婆听到金凌的声音头也不抬,专注的缝制手中的衣物。

    这时,正在吃饭的蛊颂一脸天真的端起自己的碗仰头对金凌道:“你要吃饭吗,我的五毒饭给你吃啊。”

    说起吃饭,金凌确实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可低头一看蛊颂递过来的碗,顿时一阵胃痛。

    那是一碗血红米饭混合蝎子蜈蚣蜘蛛等五种毒虫的……炒饭!蛊颂故意将虫子用勺子捣碎,流出许多红的,白的,绿的粘稠汁液糊在血米之上,看起来好像一滩未经消化的呕吐物!

    这个蛊颂!定是记着上次被她吓唬的事情,故意报复她。

    金凌面无表情的移开目光,蛊颂继续埋头吃饭,脑袋一点一点的,嘴里‘哧哧’偷笑。

    太阳从东边落到西边,蛊颂出去玩了三次回来,喝了口水对金凌笑笑,挥舞着小拳头示意金凌加油,然后又第四次离开。蟲谷内的光线渐渐暗下来,蛊婆这才缝完手中的短袄,揪断了线头。

    只见她从另一边的桌子底下取出一个背笼扔在金凌面前,背笼里放着一些日常器具,蛊婆声音冷淡道:“自己找地方住,无事别来烦我。”

    金凌抿着嘴什么也没说,面色如常的抓起背笼离开,里面有一张地图,清晰的标注了蟲谷的地形和安全区域,谷西方向有个红圈,应该是自己要居住的地方。

    除此之外,图上没有多余的东西,蟲谷的隐秘也不会这么轻易的告诉她。

    金凌根据图上的指示寻找自己的住处,蟲谷内情况很复杂,到处都是毒虫毒花,她小心的放开神识戒备,只走看起来被人走过很多次的路。

    对于蛊婆的态度,她没有资格做任何质疑?绝对的实力面前她只能闭嘴接受,而且蛊婆放任她自生自灭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也是她最想要的结果。

    顺着小路走了半个时辰,姹紫嫣红的巨大灌木越来越少,清泉流淌的‘叮咚’声越发响亮,金凌掀起挡路的芭蕉叶,眼前豁然开朗。

    左手边的斜坡上是一片望不到边际的苍翠竹林,清泉从山顶流淌而下在右手边形成了一个小小的湖泊,里面开满了各色睡莲,几只青蛙站在莲叶上鼓着腮帮子‘呱呱’叫的欢快。

    小湖清澈见底,一群群鱼儿慵懒的吐着泡泡,阳光洒落,它们身上的鳞片反射出色彩斑斓的光芒。

    竹林这边斜坡上有一座布满青苔的吊脚小楼,背靠竹林面朝小湖,一层很潮湿堆放着一些杂物,二楼只有一间屋子和一个露台,屋子中的桌椅板凳床都是竹子做的,看起来有些年头。

    总算这住的地方世外桃源一般令她神清气爽,心中的抑郁也被驱散,变得平静了许多。

    金凌没有着急打扫,小湖边有一块巨大青石做成的石桌,她将背笼里的一一取出摆在上面,除了一些生活必须的工具外,还有一块腰牌。

    巴掌大小的圆形竹片,红黑二色为主色调,周围刻着充满民族风情的图腾,中间是……一只蝼蚁?

    金凌知道很多蛮荒部族都有自己崇拜的图腾,多为凶猛的虫兽。可作为最强盛的巫蛊一族,其图腾怎么会是一只渺小的蝼蚁?

    金凌在腰牌中留下自己的阴气印记后,一股无形的气息瞬间流遍全身,蟲谷带给自己的危机感和压迫感立刻小了许多,树林中被自己吓跑的蛇虫鼠蚁慢慢的露了踪迹,甚至有几只蝴蝶翩翩飞舞着落在了她的肩头。

    看来自己被蟲谷的生灵接受了……

    金凌转头看着平静的湖面思考自己的处境,或许蛊婆不是想要她的命,如果她真的想自己死,就根本不用将她带回蟲谷疗伤,只要让自己死在那堆废墟中就好,然后再重新选一个弟子,或者把夜离带回来,岂不是皆大欢喜?

    但蛊婆却偏偏把她带了回来,还费心治好了她。金凌望着桌子上的地图和腰牌,蛊婆给她蟲谷的腰牌,让她在蟲谷内住下,这是否能够说明,蛊婆还没有决定好究竟要如何对待她?

    蛊婆的心思在摇摆,金凌却稍稍松了口气,蟲谷这么大,大家各居一边,若能老死不相往来也不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