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魔修求生指南 > 正文 【144】南荒来人

正文 【144】南荒来人

作者:桑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这个蛊颂!

    传信回去的话,无疑是鬼差最快,可是她的腰牌宗牌都在蛊颂手中,没有这两块牌子,别说是鬼差,就是她自己都很难穿过幽冥宗外围的煞气屏障。

    金凌先去找了凤羽凤乐的父母,询问之下大喜,凤羽凤乐果然给她爹娘留下了传信的鬼差令旗,金凌借用令旗给凤羽凤乐传信,让她们速去寻找蛊婆,就说蛊颂有难在孟河镇芙蓉巷。

    金凌决定先过去探查一下,如果没有把握,她不打算自己涉险。

    她马不停蹄的赶到芙蓉巷口,此时正是深夜,虽然没到满月的日子,但也差不远了,平时荒凉的芙蓉巷此刻焕然一新,巷内点着红色灯笼,气氛暧昧,还能听到丝竹之声和男女调笑的声音。

    又开始了!

    此时进去无疑是凶险无比,她还是在此等蛊婆赶到吧。

    就在这时,排山倒海的杀意从背后涌来,这强大的威压令金凌浑身汗毛瞬间直立,心底的恐惧立刻被激发到极致。

    金凌急速运转丹田阴气,只来得及施展玄阴盾回身抵挡。

    “吼——”

    一只全身漆黑凶悍无比的黑豹从天而降,一只豹爪便有千斤之力,金凌的玄阴盾在这黑豹面前就像是一层纸一般,被轻易的击穿。

    霜灵甲连催动的时间都不够,那恢宏的气势便将金凌整个拍飞出去。

    痛!

    金凌感觉五脏六腑都爆裂了,喉头那奔涌而出的鲜血怎么都忍不住,“噗”的一口喷出,就连七窍之中都有鲜血流出。

    这实力太悬殊了,金凌没有任何抵挡之力。

    “鹏钩阿大,居然是个小女娃,要不是我收得快,差点被拍成肉泥了。”昆马从黑暗中走出,肩上停着一只浑身钢针的老鼠,长长的鼻子不停得向着金凌的方向耸动,然后‘吱吱’的叫了两声。

    鹏钩紧跟其后,看到金凌脸上满是疑问,“你是谁?那个男人呢?”

    黑豹在一丈远的地方不住的摩擦着地面,绿色的眼睛盯紧了金凌,金凌不知道这一切都是怎么回事,她何时招惹上了这般厉害的两个人物,看样子修为都在结丹之上。

    “什么男人,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金凌捂着胸口挣扎着爬起,小心的观察着那黑豹的动作。

    昆马上前一步,怒道:“少骗人了,你身上明明有那个西泽男人的气息。”

    月光之下,金凌终于看清了这两个男人的长相,粗犷中带着野性,跟蛊婆的感觉有些相似,“你们是南荒人?”

    “既然知道,那就快快交代了,人在哪?东西在哪?”鹏钩阴狠的瞪着金凌。

    金凌的脑子飞速转动,能将这一切联系起来的,就只有一件事,一个人,一样东西。

    玄石!杜衡!

    可恶!她到底还是被杜衡这个死人摆了一道,这些人一定是奔着杜衡来的。杜衡对冷清秋还真是爱之深啊,临死了都要为她布置好一切,把她拿来给冷清秋当挡箭牌。

    玄石是好东西,而且还是一般人舍不得丢掉的好东西,他一定是在里面做了什么手脚,留下了金凌都难以察觉的气息,一旦这些追杀他的南荒人露面,那她就是扰乱视听的棋子。

    金凌身上的疼痛随着她的愤怒不断加剧,接连吐了三口血,金凌晃晃悠悠的站着,慢慢的笑出声来。

    “哈哈,哈哈哈……”她笑到眼角含泪,她果然天真到这种程度了吗?一次又一次的被人利用,连个死人都能算计她,她不过是想孑然一身的走下去,怎么就这么难?怎么就这么难!

    都当她是良善之人吗?都当她好欺负吗?都当她天真到傻吗?

    欺人太甚!简直欺人太甚!

    “鹏钩阿大,这个女娃娃疯了,不如杀了算了!”昆马面色不悦的看着笑得癫狂的金凌。

    鹏钩抬手制止,金凌这个时候笑声慢了下来,她眼眸低垂,轻声道:“东西给你们,能不能给我一条生路?我不想死……”

    “那要看你给的是不是我们要找的东西!”

    金凌从镯子里取出东西,用力的握在手中,背后那催人性命的丝竹声,此刻听来是那般悦耳。

    “给你!”

    一块骨简被金凌高高抛起,昆马和鹏钩的眼睛紧紧盯住那块飞跃翻转的骨简,待看到骨简背面镶嵌的阴火珠时,只听到那边轻飘飘的一个“爆”字。

    火光耀眼,黑豹一跃而起却扑了个空,金凌已经消失不见。

    “狡诈的西泽人!”昆马怒吼,快步朝芙蓉巷中追去,可是走到巷子口,他却被一面无形的墙推开了。

    昆马指挥黑豹攻击那面墙,依旧毫无用处。

    鹏钩仔细盯着前面那条灯火通明,平淡无奇的巷子,道:“别试了,西泽有好多诡异的术法,这里这个不是你我能应付得来的,我们就在此处等,若是日出之时还不出来……”鹏钩脸上闪过令人胆战心惊的狠绝。

    ……

    浓郁的脂粉香气混和着酒气,形成一股很令人血脉喷张的味道。推杯换盏的清脆响声,男女调笑的暧昧低吟,还有那令人放松的丝竹舞曲,这些都在刺激着人的神经,让人沉沦在温柔乡中不能自拔。

    胳膊被人猛得一拧,一个尖利的声音在耳畔炸响:“你还不赶紧去给客人倒酒?”

    胸口传来一股清凉之气直冲入脑,金凌猛的回神,身上回归的疼痛令她愈发清醒。

    手拂上胸口,金凌紧咬牙根,这玄石坑了她却又一次帮了她,让她又矛盾又愤怒,若非玄石的清凉之气,她怕是没这么快醒来。

    金凌看着眼前这些亭台楼阁,香阁暖帐,中央高台之上舞女只穿一缕轻纱,纤细腰肢扭动着,男男女女凑在一起做着些令人不忍直视的事情。

    这里面身着铠甲的兵痞占了大多数,其次就是一些读书人和生意人,简直真实得不像是幻境。

    金凌有些慌张的在周围搜寻,似乎并没有看到外面的那两个南荒人,难道他们进不来?抑或他们被送到了别的幻境之中?

    这时,一只咸猪手搂上金凌肩头,充满酒肉气息的嘴巴凑上来,“姑娘怎么一个人,来陪爷乐呵乐呵。”

    金凌眼中杀意闪动,两指捏住那只手用力一扭,‘咔’,那人还没叫出声来,下巴又被一双玉手卸了,腿上也是一声脆响,几个呼吸间那人便断了一手一腿,被金凌随意的丢在一边。

    她抬手看看自己的穿着,跟这里面的女人一般无二,一尺轻纱能遮住多少皮肉?

    就在她准备去找几件衣服遮一遮时,一个女人挽着红绫从天而降,有如九天玄女一般轻飘飘的落在舞台中央,一身华服衬得她美若天仙,就连金凌看了都要沉醉在她那高贵典雅的气质之中。

    --------------

    求月票!求推荐票!求订阅!求收藏!(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