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魔修求生指南 > 正文 【146】真相核心

正文 【146】真相核心

作者:桑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是执念。”金凌轻声道,“我在御鬼诀中看到过,种魂之所以能够成为幽魂然后继续进阶,就是因为深刻的执念,这是它们能量的源泉,所以这里这个幻境应该是依靠强大的执念支撑。”

    “你很聪明哦,我娘就喜欢聪明的孩子。”蛊颂夸赞道,“我蛊术一道也有吸收人执念的蛊,这一点倒是有相通之处。你之前应该了解过了吧,芙蓉馆一直闹鬼,所以才请了胡英才这个半吊子,连内门弟子都不是的幽冥宗小喽啰来镇守。”

    “听说过。”

    “这里的女人经常会被虐杀,所以她们大多怀着执念和怨恨而死,原本这成不了什么气候,可是惨死的妙香似乎能够吸收这些执念和恨意,所以才形成了这幻境。暴力拆除是行不通的,幻境是妙香执念所化,所有的规则都是她定的,所以我们要出去,就只有一条路可走。”

    金凌站起来来到窗口,看着外面站在小湖旁边,撑着红色油纸伞的妙香,她的旁边站着的正是胡英才,而在他们身后,还有个刚从柴房跑出来的童远静静的看着。

    “到底是谁杀了妙香呢?”

    蛊颂也来到窗口,道:“你不用想了,我死了五十多次了,当然会想到一开始就把童远杀了,可是结果还是一样,事情发生的时候童远还是会出现,妙香还是在问,是谁杀了她,所以我觉得问题的根本不在童远身上。”

    “胡英才我也杀过一次,成全妙香和童远,还有老鸨,她的丫鬟,暗恋她的人,倒夜香的,各种人我全都试过了,哦对了,妙香我也杀过,结果你也看到了,所以我只好自暴自弃,每次重来的时候先把胡英才揍一顿稳固地位,然后好吃好喝的等死。”

    “童远什么时候动手?”金凌问道。

    蛊颂咬着苹果道:“今晚开馆之前。”

    金凌的神情有些凝重,这件事明明就很简单,为什么会有这么多谜团。如果妙香说得‘杀’是指**的死亡,那无疑就是童远干的。

    但若这个‘杀’是指别的层面,比如害她成为花魁然后走向毁灭,那老鸨就可以算是凶手。或者她心里爱着童远,害她不能和童远在一起,心被‘杀’死的,胡英才算是凶手。

    但是这些蛊颂都验证过,全都不对,总不会真正‘杀’死妙香的人不在这芙蓉馆里吧?那这个幻境存在有何意义?

    “我去看看妙香。”

    ……

    金凌一直远远的跟着妙香,白日里她不是练习跳舞,就是在水榭里弹琴,面对一直要见她的童远,她也只是派人去打发了,看起来好像对童远并无多少感情,可是金凌发现,她一直带着那把童远送给她的红色油纸伞。

    “出来吧,我看到你了。”妙香的声音很好听,就像敲击玉器一般清脆。

    “你很敏锐。”金凌走出来道。

    妙香淡然的拨弄琴弦,道:“你和那个孩子是一起的吧?怎么以前没见过你们?”

    “我们只是过客,当然你若肯放我们走,我们也不会在这里碍眼。”金凌斜靠在水榭的柱子上紧盯着妙香。

    妙香闻言有些黯然,嘴角勾起一抹苦笑,“我也想走,可惜谁也走不了……”

    金凌还想再问,妙香却突然弹起一曲波澜壮阔的曲子,好像她的内心有满腔怨恨,要借着这琴曲发泄。

    金凌撇撇嘴,决定再去看看童远。

    一个伞匠,就算再怎么厉害也只是个凡人,也不可能连胡英才都杀得了。

    童远一直不肯离去,便被关在了柴房里。上午那会,在水榭的桥头,妙香也不知是故意还是本意,和胡英才卿卿我我,你侬我侬,童远看到之后上前质问,妙香说了很多很伤人的话。

    此时童远失魂落魄的坐在黑暗的柴房里,好像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一动不动,双目无神。

    “她都这样了,你还不死心吗?”金凌走过去问道。

    童远默默的,慢慢的摇着头,也不说话,就只是看着地面。

    金凌离开柴房来到妙香的住处,发现丫鬟们都慌里慌张的,打听之下才知道,妙香沐浴之后突然昏倒了。金凌进去后发现胡英才陪在妙香床边,握着妙香的手眉头紧皱,一脸深情。

    “我很喜欢妙香,我想教她功法,让她陪着我一起修行,可是她却怎么都不愿意,也不愿意随我一同离开……”胡英才看到金凌进来,突然道。

    金凌什么也没说,床上的妙香眉头深锁,脸色苍白,似乎病得很重。

    难道她是病死的?

    金凌漫无目的的在芙蓉馆中游走,向丫鬟小厮打听妙香的事情。一番打听之后,金凌发现妙香和童远确实是两情相悦,曾经有过一段很快乐的日子,而正是胡英才终结了这段快乐。

    事情就是这么简单,童远因爱生恨杀了所有人,这就是答案啊,为什么会不对?

    傍晚时分,金凌漫步到湖边,突然看到妙香跪坐在桃树下,一脸凄然的在埋什么东西,金凌走过去看到土里有一堆白绒绒的东西。

    “是阿远送给我的兔子,或许是种预兆,它跟着我的心一起死了,我让它入土为安。”妙香感觉到金凌,默默道。

    做完了一切,妙香站起来看着灯火通明的大堂方向,幽幽道:“夜深了,我的新生活开始了。”

    一切事情都跟着它原本的轨迹前进着,金凌根本无法阻止任何,只能随波逐流。

    就在芙蓉馆开馆前,蛊颂突然找到金凌,道:“忘了跟你说一件重要的事情,跟我来。”

    此时正是芙蓉馆最忙碌的时刻,大堂里的丫鬟老鸨鸡飞狗跳的布置舞台,布置酒桌,准备迎接今夜的第一批客人。

    蛊颂带着金凌穿过人群来到大堂二楼正中的房门口,房门紧闭,里面静悄悄的。

    “这是妙香每夜献舞前休息的地方,你试试。”蛊颂用下巴指了指房门。

    金凌小心翼翼的伸出一只手,触摸到了一层无形的屏障,她当即会意道:“妙香此刻就在里面对不对?”

    蛊颂点头,“不止她,还有胡英才,以及从后墙爬进去的童远,这里就是真相的核心,可惜我没办法探知哪怕一点点的声音。”

    蛊颂转身走到二楼的围栏旁,看着下面忙碌来往的人群,笑得无奈,“杀戮就要从这里开始了!”

    -----------------

    求月票~求推荐票~(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