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魔修求生指南 > 正文 【166】刑堂传唤

正文 【166】刑堂传唤

作者:桑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虽然这孩子到黄泉界的经历有点莫名其妙,可已经到了这里,谈何回去。

    手上的纸符是灵气所画,根本不能用阴气催动,也没什么用处。金凌拿出背笼里的另一只烧鸡放到她怀里,起身离开破庙。

    刚走没两步那孩子追上来,将一个东西塞到金凌手中,她力气奇大,金凌的左手居然都没能拗得过她。

    那是她脑袋上的紫色水晶蝴蝶,做得很粗糙也有些灵力波动,但也只是件装饰品罢了。

    小姑娘抱着烧鸡扬着头,奶声奶气道:“姐姐是好人,花花喜欢姐姐。这是花花亲手做的哦,送给姐姐。”

    还没等金凌说什么,小姑娘就自己跑回了破庙中。她不向金凌求助,倒有几分骨气和倔劲。

    金凌摇摇头将东西扔进手镯里,抛出乌雷羽飞向幽冥宗。

    金凌刚走,血河边及腰的草丛之中,一个衣着华贵的少女缓缓站起,满面泪痕的望着天空中那逐渐渺小的身影,抽噎着道:“居然……居然是她?可惜父皇不让碰她,不然我……我定要为如花报仇。”

    白血薇取出手帕抹掉满手的鲜血,看着脚下那具已经没有了温度的尸体,哭道:“墨尘哥哥,都是薇儿说错了话害了墨尘哥哥,可是薇儿也没有办法,希望墨尘哥哥喜欢薇儿留下的礼物,薇儿欠墨尘哥哥的来世再还吧。”

    白血薇抽噎了两声,走出草丛看到旁边的破庙,决定进去收拾一番换件衣服再回去,皇兄最讨厌血腥味和不干净的东西了。

    走进破庙,里面空无一人却有一只啃了一半还冒着热气的烧鸡,白血薇警觉的查探了一番,见真的没人才放下心来换洗。

    ……

    金凌一回到静竹山居就拿出了放在背笼底部那册薄薄的贝叶册,封面上就写着‘蝼蚁’二字,下面还有一串数字,显然是各种蛊虫介绍中的一册。

    这册除了封面,内里只有两片贝叶,上面的内容也少得可怜。

    金凌仔细看过去,很多内容都是她知道的,不知道的也就是上面说,蝼蚁的蚁后是所有蚁类中最温和无属性的一种,蚁后所产的工蚁和兵蚁形同完美复制,跟蚁后一样无任何特殊属性。

    一直看到最后面,金凌再也没看到什么特别的东西。

    后面还有一句猜想,说蚁类足有上万种,比已知的蛊类还要多。每一种都有其特点,譬如火毒蚁可产生一种灼烧感强烈的毒素,雷光蚁有轻微雷元力等等,唯有蝼蚁无任何属性,却成为了月姆巫离的本命蛊,或许这其中有何关联。

    放下贝叶册,金凌直觉此人的猜想方向应该没有错,只是这在什么地方有联系呢?

    金凌的目光又落到‘完美复制’那四个字上,脑中模模糊糊又有了别的想法。

    就在这时,蟲谷入口处的铜钟响了一下。

    蛊婆每次和蛊颂一起闭关就会将蟲谷封闭起来,她有蛊颂给的牌子才能进出,别人若在此时有紧急事情,便会敲响谷口铜钟。

    铜钟只响了一下,或许不是找蛊婆,而是找她?

    金凌一路走到入口,都没有看到蛊婆。腰牌上的光芒推开毒瘴,露出一条直通谷外的小路,金凌走出去就见两个杂役弟子等在外面。

    其中一个看到金凌,快步迎上来压低声音快速说道:“蔡师兄让我告诉你,曲墨尘死了,小心卓长老。”

    金凌还没来得及反应,另一个杂役弟子走过来,恭恭敬敬的对金凌道:“金师叔,合欢峰顾老祖和刑堂卓长老请您往刑堂走一趟。”

    曲墨尘居然被他一语成谶,真的死了。不过这件事跟她有何关系?蔡谧托人示警,看来是来者不善了。

    “容我禀告婆婆一声便跟你们走。”金凌道。

    后来的那个弟子躬身,态度非常强硬道:“还请金师叔不要难为于我,顾老祖吩咐了,一见到金师叔第一时间将您带到刑堂,不许您和任何人接触。您若执意如此,小的只好禀告顾老祖亲自来请了。”

    ……

    与此同时,红叶谷洛神殿。

    施灵跪在大殿中央,满脸急切与惶恐,向红衫呼喊道:“老祖您快救救金师叔,千万不能让金师叔去刑堂啊。”

    施灵的头狠狠的磕在白森森的地砖之上,印下一片血迹,她看着镜面一般的地砖上映出的那张‘情真意切’的脸,她的身体压抑不住的抖动着,恨不能现在就跳起来放声大笑,畅快淋漓的大笑。

    她施灵的机会终于来了,她终于有重见天日的一天了,金凌啊金凌,你怎么也没想到吧,我要利用你来找回我失去的一切。

    施灵回想着今日,先是她突然发现体内的禁制消失了,她立刻就知道曲墨尘八成是死了。

    原本想趁着别人不知道的时候拿着曲墨尘的信物去聚阴堂支些冥石换面令牌逃离幽冥宗的,可没想到居然让她听到那两个杂役说,要传唤金凌去刑堂的事情。

    天赐良机,她怎能不把握住。

    戚萱儿站在红衫身侧,毫不掩饰的白了施灵一眼,她从第一眼看到这个施灵的时候,就很不喜欢她。要不是她提到金凌,她才不会将她领到红衫面前。

    “你详细说来。”红衫沉声道,金凌是红叶谷和蟲谷的唯一纽带,屠血娇在这上面耗费了大量心血,绝不能就此断了。

    施灵垂泪道:“我跟金师叔是同时入门的,虽然我被迫去了合欢峰,可相识之情还是在的。曲墨尘这个禽兽在我身上下了禁制控制我,所以许多事情我都是迫不得已的……”

    “说正事,谁要听你这些废话啊!”戚萱儿不满道。

    施灵拳头紧握哀怨的看了戚萱儿一眼,继续道:“曲墨尘今日被白骨楼的妹妹白血薇约出去后没多久,我身上的禁制就突然消失了,我到聚阴堂去询问情况,谁知就听到了金师叔被传唤到刑堂的事情。”

    施灵说到此处,又重重的叩首道:“师祖一定要救救金师叔,杀害曲墨尘的一定是白血薇,金师叔是冤枉的,我愿意出面为金师叔作证,只求事后老祖能保我一命。”

    (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