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魔修求生指南 > 正文 【173】反击(2)

正文 【173】反击(2)

作者:桑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蛊婆屈指一弹,一只雌黄蛊没入金凌胸口,金凌没有任何抵抗,她知道蛊婆用意,吞了口血腥味很重的唾沫,道:“曲墨尘不是我杀的。”

    有些虚弱的声音掷地有声得在刑堂之中响起,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金凌身上,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白骨楼心死如灰,已经开始思索着接下来的对策了,白血薇死死的攥着自己的袖子,见顾云清的目光最终落在她身上,低着头不敢抬起。

    穆葬海尤不死心,道:“蛊术一道,在座的并无几人了解,谁知那蛊有无觉察谎言之用?”

    话音一落,一道金光径直朝穆葬海射来,他慌忙放出尸气护体,但那金光没有受到丝毫阻碍,飞快的进入他体内。他只觉心脏上有一异物,却根本无法驱逐。

    蛊婆雍容自若,问道:“穆葬海,不然你来给我说说,金凌是怎么杀害的曲墨尘?”

    穆葬海虚伪的面具再也戴不下去,冷哼一声便在最后面找了把空椅子坐下,面色阴沉。

    金凌见蛊婆只用一只蛊就封了穆葬海的嘴,心中冷笑,这个穆葬海就算不相信雌黄蛊的作用,但也不会用他自身去挑战雌黄蛊的威力。

    没了穆葬海的支持,再加上雌黄蛊,看白骨楼和白血薇还要如何将这戏演下去,白骨楼,你以为就只有你是睚眦必报之人吗?我金凌也是!

    两只雌黄蛊分别没入白骨楼和白血薇胸口,蛊婆和金凌还未开口,顾云清已经站了起来,朝白血薇一步步走过去。

    曲墨尘自幼跟在他身边,形同亲子,顾云清在他身上付出了大半生的心血,可现在,他的半生心血就这么惨死了。

    “白血薇,本尊问你,墨尘可是你杀的?”

    白血薇惊恐的双眼里蓄满泪水,张着嘴巴想要摇头说不是她,可眼前突然一暗,她的皇兄白骨楼已经挡在了她面前。

    “是我让她这么说的。”白骨楼沉着脸道,垂在身侧的手颤抖着。这件事只能他来承认,他认了还能活,而血薇认了,就只有一死了。

    只是这雌黄蛊……姑且一试吧,“血薇说得那些话都是我教的……都是……都是我做的……”,是我让血薇出来陷害金凌的。

    白骨楼说完紧张得屏住了呼吸,“砰”“砰”“砰”,他的心脏有力的跳动着,雌黄蛊没有发作。

    蛊婆眯起双眼,一语双关,这小子居然能这么快想到雌黄蛊的漏洞。

    “皇兄……不是的……”白血薇哭喊道。

    白骨楼回身一个巴掌抽过去,怒道:“闭嘴,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要你何用!”

    “是我设计了这一切,愿受任何惩罚。”白骨楼转过来望着顾云清道。

    顾云清看着白骨楼那张没有丝毫悔意的脸,心中大恨,抬起右手,掌心续起一团阴气。

    而白骨楼,毫无惧意,仰头迎上。

    “顾云清,你若敢伤骨楼分毫,我必要灭你花国!”穆葬海站起怒喝道,雌黄蛊在他体内,他说得并无半分虚言。

    红衫也是紧张得看着顾云清,至阳火她还未得到,白骨楼不能死,“云清你冷静些!”

    顾云清的手终是不甘心的放下来,金凌看着这一切,摇头冷笑。

    顾忌么?她也有,死?她也怕,可是她不会像顾云清这样,就这么将这口气咽下去。

    白骨楼有恃无恐,所以他就可以肆意的践踏他人而不惧怕任何惩戒,怎么能,怎么能让这样的人逃之夭夭。

    就算不能杀他,也要让他尝一尝自己曾经受过的所有痛苦,要让他知道,这世上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被他欺凌,算计他人就要做好被他人报复的准备。

    金凌甩开戚萱儿搀扶着她的手,踉踉跄跄的走到蛊婆面前,道:“婆婆,你身上可有三日**蛊?”

    蛊婆眉头蹙起,道:“三日没有……”,见金凌失望的神色浮现,蛊婆一笑,取出一只竹筒道:“七日倒有一只。”

    金凌发自内心笑了,露出只剩一半的犬齿,她拿着竹筒,在两只鬼眼褐毒蛾的陪同下,一步一步走向白骨楼。

    “**蛊最**,一经入体便是不眠不休的蚀骨之痛,它会让你保持着无比的清醒,去感受令人疯狂的痛苦。”

    金凌站在白骨楼面前,晃了晃手中竹筒,阴狠道:“七日,你若承受不住这苦楚,发出哪怕一点点细小的声音,这蛊立刻就会吃光你的脑子。只有一言不发,细细体会这**之痛,你才能活。”

    “大胆!你这分明就是要杀人!”穆葬海拍案而起,一股劲风迎面袭来,他立刻发现他体内似乎又多了一点什么东西。

    “穆葬海,”蛊婆冷笑道:“宗规是宗主所定,死得也不是简单的内门弟子,而是合欢峰的亲传。我也只是替无能为力的卓长老施行罢了,若他有种,未必就会死。”

    穆葬海一口怒火憋在胸腔上不来下不去,闷得生疼,脸色铁青的瞪着金凌。

    红衫在旁简直想拍案叫绝,这些都是穆葬海说过的话,现在被原封不动的还给他,真是痛快。蛊婆他惹不起,有火也只能自己受着,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太痛快了!

    金凌面对穆葬海杀人的眼神不为所动,顾云清在旁盯着她手中的竹筒,也是一副期待的样子。

    两只看似无害的飞蛾围绕在白骨楼身侧,他拳头紧握再也装不出淡然,双眼大睁如铜铃,咬牙切齿道:“今日之仇,我记下了!有本事你一辈子也别出蟲谷。”

    他现在所面临的,正是金凌刚刚面临过的境地,一模一样。

    金凌扒开竹筒的盖子,凑到白骨楼脸前,四目相对,狠狠道:“我等你!”

    竹筒向前一递,一到青光如利剑刺入白骨楼身体之中,白骨楼的脸惨然变色,倒地抽搐,双眼爆出,面红如火。

    七日**蛊的痛或许不及剔骨锥,但它却是让人在无比清醒的情况下痛足七日,并且不可以发出任何声音,所以白骨楼极力忍耐着,那双爬满血丝的眼睛瞪着金凌,竟有癫狂的笑意散出。

    “你以为这样就完了?”金凌看着脚下的白骨楼,取出降魔杵狠狠得朝他的肩膀刺了下去。

    白骨楼身体崩到极限,降魔杵全根没入,他依旧是没发出一声,瞪着的双眼笑意全无,只余恐惧。

    金凌转动着降魔杵,她要将她所受的全数奉还,包括肩上的那个洞。

    “皇兄——”白血薇感觉到白骨楼气息微弱扑上前来,不知从哪摸出一包银针,拔出一根就要帮白骨楼针灸解痛。

    鬼眼褐毒蛾轻轻的落在白血薇手上,霎那间,她的双手就像被墨水浸染一般,变得漆黑如墨,手中银针掉落,发出细微的声响。

    “我的手!我的手怎么了!我的手为何没了知觉?我不可以没有手的,不可以!”白血薇惶恐的哭喊着。

    “面善心黑,这是给你的惩戒!”蛊婆喝道,站起身来理了理衣衫,挡住门窗的飞蛾纷纷退散,外面已是夜色无边,却也比这刑堂内亮堂许多。

    ---

    求推荐票~~今天四更求个表扬~~嘿嘿~~(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