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魔修求生指南 > 正文 【195】背叛

正文 【195】背叛

作者:桑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昆泰将白骨楼径直带到了都礼面前,都礼毫不客气道:“白家可是幽冥宗最忠实的狗,你白少主来此,可别告诉我说你白家要投靠我们,让我放你过去。”

    白骨楼看着面前这个黑壮汉子,双眼微不可见的眯了一下,都不是好糊弄的的人,若他真存了欺骗的心前来,恐怕说不了几句话就会被喂了妖兽。

    但偏偏,他是下定了决心来的。

    “我来跟你们谈笔交易。”白骨楼镇定道。

    腊加和昆泰在前面守着,此时和白骨楼交谈的只有拉木和都礼,拉木根本不把这什么白家少主放在眼中,推了一把白骨楼的肩膀道:“你有什么资格和我们都礼阿大谈交易,识相的就快告诉我们,那……”

    “拉木!”都礼高声打断了拉木要说下去的话,瞪眼示意他闭嘴。

    白骨楼手指动了两下,道:“怎么?各位遇上了麻烦?”

    “你要跟我谈什么交易?若是不能提起我的兴趣,那我保证你会死得很惨!”都礼凶狠道。

    虽然如此,但白骨楼还是敏锐的捕捉到了拉木脸上不同寻常的神色,那就是有问题了。白骨楼快速分析着,他们能遇上什么问题。

    那个拉木的神色是着急,脸上还有未干的汗迹,那一定是刚刚从很远的地方疾驰而来,这条路里面,只能到自然神坛,是在自然神坛里发生了什么让他这么着急?

    现在已经是出口开启的时间了,除了出口的问题,白骨楼再想不出其他能让这个拉木着急要盘问自己的事情了。

    想到此处,白骨楼勾了勾嘴角,道:“我白家能不能投靠兽王族,我虽贵为白家少主,骨国太子,却也是做不了这个主的,但是你们若能帮我杀几个人,我不介意成为你兽王族在白家的内应。”

    “只是内应,要来何用?”都礼不屑道。

    白骨楼目光一凛,“任何事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大家都是互惠互利罢了!如果你们打听过我的事情,就知道我在白家的处境,若能得一强援我何乐而不为,而你兽王族若助我登上皇位,那你们得到的就不是一个简单的内应了。”

    “可你白家早已拒绝了我族邀约。”都礼不紧不慢道。

    “那是因为你们找的不是我白骨楼!”

    “口说无凭!你现在是想活命才会如此,等你出了这遗境,怕是马上就会翻脸不认人,你白少主的秉性,我都礼还是知道一些的。”都礼非常谨慎,这也是那位游先生会选他来执行此次任务的原因。

    白骨楼苦笑,“是啊,我是想活命,所以呢?我想活命而做出的决定你们不敢接受吗?”

    都礼看了拉木一眼,两人都看不出白骨楼是否在说谎,若是先生在此就好了,可是先生也曾交代过,要尽量拉拢更多的人,向他们施恩,付出了就总能拿到回报,拿不到的,就杀了他们自己拿。

    白骨楼看着两人神色的轻微变化,决定冒险赌一把,“我猜各位现在定是在为出口的事情苦恼吧,我可以告诉你们想知道的,这样可算有诚意?”

    白骨楼这话说得巧妙,他并没有说出口什么事情,也没说他都知道什么,因为他自己也不确定到底是什么情况,只能看他们接下来的说词随机应变。

    “你当真知道?”都礼眯眼审视着白骨楼。

    都礼是个极难应付的人,金凌这是摆明了要坑死他,可他白骨楼也不是蠢货,没那么轻易就会被她算计。

    都礼这样问虽然还是没告诉他究竟什么情况,但却承认了出口确实出了问题,这就代表他们同样出不去,而且还有另一个可能,就是宗主已经知道了里面的情况,所以出口才会有问题。

    白骨楼极快的分析出了有用的信息,自信一笑,道:“你们也知幽冥宗阵灵之神通,我想阵灵大人就算不知道里面的具体情况,也能感觉出些许端倪,所以出口才会出现问题。而且,就算这个问题克服了,我保证你们一出去就会立刻被阵灵大人灭杀。”

    都礼面色阴沉了几分,白骨楼说得有理,如果阵灵真的知道了,他们就算不指望那些人活,但就怕连信都传不出。

    白骨楼此时终于能松出一口气,内应什么的太遥远太虚无缥缈,换了他也不会为此去冒险,只有近在眼前的利益和危机才最能打动人心,只要在这些人眼里,他还有利用价值,那他就能活,也能借刀杀人。

    白骨楼趁热打铁道:“如何?这交易我们可做得?我身份特殊,出去后总有办法能拖住阵灵片刻。”

    都礼盯着白骨楼,心中还是有些担忧,“好,就算我们能出去,你如何保证你出去后不会反水叫阵灵立刻灭杀我们。”

    这个狡猾的家伙!白鼓楼在心中暗骂,但脸上依旧保持着镇定,“我说了,这是一场交易,不是你们对我单方面的利用!”

    都礼听明白了白骨楼的意思,利用是胁迫,而交易是合作,有交易自然会有把柄,这位白少主还真是看得明白。

    “说吧白少主,要我们帮你杀什么人?”都礼算是和白骨楼达成了合作意向。

    白骨楼一笑,问道:“在此之前,你是不是应该先告诉我,出口究竟什么问题,万一我解决不了,你们可就亏大了。”

    “白少主可真是会为自己打算啊,拉木,告诉他。”都礼吩咐拉木,拉木瞪了白骨楼几眼,才将出口那边的问题告诉了白骨楼。

    听完之后白骨楼眼珠微微晃动着,心里已经有了定计,“果然跟我猜的没错,这出口定是阵灵封闭的,而你们出不去不代表幽冥宗的弟子出不去,你们想想,什么东西幽冥宗的弟子有而你们没有?”

    “是腰牌!”拉木立刻反应上来,一拍大腿道:“早知道就应该把先前杀掉的那些人的腰牌收集了。”

    “不急,拉木兄弟。”白骨楼将肩头乱发甩到身后,他现在已经隐隐掌控了全局,显得从容了许多,“只剩不到五日的时间,幽冥宗的弟子也正准备埋伏你等,而我正是他们派来的内应。”

    “你说什么!”拉木上前一把揪住了白骨楼胸口的衣襟,白骨楼的目光立刻冷了下来,他活了二十几年,还从为像今日这般狼狈过,而这一切,都是拜金凌所赐。

    “拉木!放手!”都礼喝道。

    都礼吩咐,拉木不敢不听,松开白骨楼的同时还不忘推他一把。

    白骨楼自嘲的笑,抚平胸口衣衫,道:“这一切都是他们逼我的,所以我要你们杀的,就是幽冥宗凝气期的精英弟子,夜离,百里幽,冷清秋,还有一个定要碎尸万段的金凌!”

    “我会告诉你们,他们的计划,他们埋伏的地点,还有那个贱人布下的所有阵的位置!只要你们将她给我挫骨扬灰,神魂俱灭!”

    ---

    求推荐票~~求月票~~第二更下午更哦~~(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