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魔修求生指南 > 正文 【225】当众筑基(1)

正文 【225】当众筑基(1)

作者:桑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轰——

    两扇青铜大门在金凌身后重重闭合,风撩起金凌及腰的长发和裙角的凌乱,她没有众人想得那般苍白无力,而是像跟钉子一般钉在地上,坚毅挺拔,缓缓拿下了她遮挡阳光的手。

    一双黑眸波澜不惊,不带半份情感,面无表情的扫视众人。

    申荆和蛊婆心中一悸,尤其是申荆,感觉金凌身上有股令人颤栗的气势,不过十多年未见罢了,她怎么会变得如此冷漠,这些年还有在遗境之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蛊婆身为女人,是比男人更心细如发,她一眼就看到了金凌眉心,红珠不在,元阴尽失,这十年间发生了什么?之前的金凌虽然总是据她于千里之外,可却从未像此刻这么冷漠的令人心颤。

    “骨楼?白骨楼呢?他在哪里?”穆葬海突然对着金凌咆哮起来,凭什么她能出来,而他的骨楼却不见踪迹,魂牌是裂了,可魂牌没碎,没碎就还有一线生机。

    金凌冷冷的望着穆葬海道:“我怎么知道?”

    “我杀了你!!!”穆葬海癫狂起来,元婴中期威压排山倒海,汹涌澎湃,他挥起的手掌中紫色尸气翻滚沸腾,搅动周围空气都发出嘶吼之声,谷中骤然暗了几分,空中雷光响应那团尸气,在金凌头顶咆哮。

    “老皮你敢!!”

    “穆葬海!!”

    蛊婆和申荆同时怒吼着出手,同一时刻,天边一道无可匹敌的乌光袭来,一只大手轻飘飘的播散了上空阴云,又对着穆葬海屈指一弹,元婴后期的穆葬海遭受重创,仰天喷出一口鲜血,连退数十步才定住身形。

    他嘴角和鲜血如同他的双眼一般鲜红,他盯着高空吼道:“无渊你欺人太甚!”

    “她要筑基了!”申荆突然大喊起来,“无渊你别忘了我跟你说的话。”

    金凌的确是要筑基了,她被穆葬海的元婴威压一冲,身体本能抵抗使得丹田和经脉内的阴气再次沸腾起来,这次她再无法强压,只能顺应筑基,可是在这里怎么行。

    就在此时,空中那只大手虚空一抓一抛,金凌立刻被一团乌云护持其中,这一瞬间,金凌感觉外面的一切都消失了,整个天地间只剩她自己。

    虽然不知道无渊为什么会护持她,但此刻无疑是最好的筑基机会,所以金凌果断的盘膝而作,开始筑基。

    大圣见金凌被一团乌云包裹,瞄了瞄旁边几个人,本能的感觉蛊婆是个好人,便立刻蹿到了蛊婆身后躲藏起来。蛊婆低头看了它一眼,能被金凌带出来的,自然是金凌的妖宠,她会护着的。

    无渊未曾理会穆葬海的质问,只是那只大手一直停留在高空之中,穆葬海受伤不轻,旁边又有蛊婆和申荆虎视眈眈,他只得忍下一口恶气,压下满心悲痛,甩袖离去。

    幽泉峰这边的动静,整个幽冥宗都看到了,先是结丹弟子奉命过来查探,得知是金凌从遗境之中出来就地筑基之后,立刻回去禀报。

    这之后,整个幽冥宗都沸腾了。

    巫蛊遗境之中被困十年,安然无恙的出来已是千古奇事,竟然还能就地筑基得宗主亲自护持,这简直就是要一飞冲天啊。

    红衫得知此事,亲自带着屠血娇和一众红叶谷弟子前往幽泉峰,金凌当真是太让她惊喜了,这次她能从里面出来,是连屠血娇也没想到的。

    当初屠血娇回来,得知此事叹了好几句可惜。

    她这一筑基,夜离当年筑基的盛况算什么?金凌可是被遗境法则压制了十年,一出来就自然筑基的。

    不像其他人,顺风顺水的修炼到了火候,在最好的洞府,吃最好的筑基丹,得到最好的指点。

    所以仅凭自然筑基这一点,金凌将比夜离,百里幽甚至冷清秋走得更远,她将震惊幽冥宗上下,甚至整个西泽。

    红叶谷这一批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去了,但这其中却不包括施灵和凤羽凤乐。

    施灵废了好大的功夫才找到些许物资,其中有几株药是制作筑基丹的主药,本想带回去托人多为她炼制几颗筑基丹,谁曾想她却在最后被一群猴子打劫,心里的难受劲还没过去,居然又晴天霹雳,让她听到金凌还活着的消息。

    长久以来她都是觉得,自己将替代金凌,成为红叶谷下一个传奇人物,可金凌还活着,她的所有光芒都会被金凌这个贱人掩埋,施灵她绝对不能接受这样的事情发生。

    而凤羽凤乐,听到金凌消息,又惊又喜又忧虑,她们这一刻是真的害怕了,同时也被自责折磨着心神,不敢见金凌,不知道要怎样面对金凌。

    等到红衫和红叶谷众人到幽泉峰的时候,才发现整个幽泉峰都被幽冥宗的弟子围了,里三层外三层,高空上再三层。

    几乎全宗的弟子都聚集在此处,想要看看这个能在巫蛊遗境之中和妖兽生活了十年的奇女子,更加想要看看,鲜少有人做到的自然筑基,是怎样的盛况。

    彼时,血煞门中。

    “罗修呢?”七刹黑着脸问卓立群。

    卓立群低着头,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待他感觉周围气压越来越低时,硬着头皮道:“我派进去的十个血煞门弟子全灭,罗修他未见踪迹,但是……”

    “一次说完!”七刹已在暴怒边缘。

    “是,但是有个炼尸台弟子行迹可疑,他从遗境中出来就离开了幽冥宗,我亲自追上去却在尸国边境看到了他的尸体和一口空的养尸棺。养尸棺上有罗修的气息,他跑了,应该是往九幽方向。”

    “混账!”七刹一掌将手旁茶几拍成齑粉。

    卓立群立刻跪下道:“师傅放心,我已给在外的战魔堂弟子下令追杀,一定不会让他跑了的。”

    “他知我要杀他,终有一日定会回来报仇,偏偏他半魔之体又不肯听话,若是成长起来相当可怕,必须扼杀在摇篮中。”七刹稍缓怒意道。

    “师傅,那个金凌……她也从巫蛊遗境中出来的,现在正由宗主护持着筑基,是……自然筑基。”卓立群小心翼翼道,他感觉七刹对蟲谷的两个女人都很关注,所以他有必要跟七刹说一声。

    七刹沉默了半晌,脸色似乎又黑了几分道:“等她筑基成功,帮我给蟲谷送上一份厚礼。”,说完之后七刹就离开了大殿。

    卓立群愣在原地,师傅的脸色分明就是不悦,可送礼这话却说的认真,是他的错觉吗?这个金凌凡事都要压夜离一头,又害他断了两指,以师傅的为人,就是不计较也不会给好脸色,为何要送礼?

    当真是搞不清楚。

    ----

    求推荐票~~求月票~~然后今天就这两更了~~老加更真的吃不消,毕竟还要上班~让我缓缓再爆发~乖~(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