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魔修求生指南 > 正文 【239】离开幽冥宗

正文 【239】离开幽冥宗

作者:桑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月票70加更~~

    *

    那天为殷邪布阵之前,金凌就向殷邪询问了祭炼之事,而这启发于白骨楼当日从都礼手中逃脱的景象。

    能够被祭炼的尸体,从低等到高等分为,腐尸,湿尸,毛尸,干尸。而无垢虽然是尸体,却不属于其中一种,而是一种传说中的存在,玉尸。

    玉尸除了没有灵魂之外,基本与活人无异,经脉正常,血流正常,容颜皮骨万年不变。

    但终归,他也是尸体,只要是尸体,就可以被祭炼。

    祭炼无垢金凌花费了很长的时间和很大的代价,用大半年的时间耗费八十一滴精血和灵魂之力将其魂祭。

    魂祭耗费的精血和时间都非常多,也很容易让人修为损伤,甚至伤及根基,所以在炼尸台,一般都只使用血祭。

    只有在足够条件下,得到非常坚固的尸体,才会有人魂祭一具作为保命工具,而一个修士一生,只能魂祭一次,强行魂祭第二次,就会损伤灵魂,轻则折损寿数,重则痴傻疯癫。

    白骨楼的沉鱼落雁用的也是血祭,而他能让沉鱼落雁承受他所受到的攻击,是穆葬海传了他秘术。

    这秘术的效果,用魂祭同样能达到。

    现在,金凌无论受到什么伤害,都会由无垢的尸体承受,直到这具尸体完全消散,金凌才会重新受到伤害。

    无渊无法离开幽冥宗九天阴煞阵的范围,而在这个范围内,金凌和无垢的尸体不论分开多远的距离,魂祭的效果都会存在。

    金凌看着无渊那副想要杀掉她却又不敢动手的样子,笑了起来,“你对我的任何伤害都会由无垢去承受,而你若是想要囚禁我,等我寿数耗尽的那一日,无垢也会随我灰飞烟灭。而你若是解了我禁制让我离开,只要我出了西泽,我立刻就可以解除我和无垢的魂祭,这样你就可以安心的和无垢在一起了,我说到做到。”

    无渊瞪着金凌,她的确没有别的选择了,她是可以囚禁金凌,但她却不能让金凌拥有和她一样无尽的寿命,只要她和无垢都待在幽冥宗内,无垢永远都会有危险,一个人若铁了心去死,谁也拦不住。

    只有金凌出了幽冥宗,无垢才能无虞,到时候要她小命易如反掌。居然敢将无垢祭炼,这是无垢绝对不能有的污点,她不会让无垢受如此大辱。

    无渊铁青着脸挥手,金凌只听‘啵’的一声,身体中那道禁制破碎了。

    “人走可以,将你在巫蛊遗境之中搜刮的东西留下。”无渊冷声道。

    果然提到了这个,金凌笑着道:“无渊大人,你觉得你现在还有跟我提要求的资格吗?现在不该是你跟我要东西,而是我跟你提条件。”

    无渊看了眼旁边昏迷的蛊婆,“你可以走,她得留下。”

    “她不走,我也不走。”金凌态度强硬,“跟无垢比起来,蛊术算什么,蛊婆又算什么?难道不是吗?”

    无渊垂眸看着旁边棺材里的无垢,又一次被他肩上的血色刺痛的双眼,只觉得心痛得无法呼吸。金凌说得没错,跟无垢比起来,什么都不重要了,她只想要无垢。

    “你们趁早给我滚出幽冥宗,迟早有一日,我要你们挫骨扬灰,为无垢报今日之耻。”无渊咬牙切齿目呲欲裂。

    蛊婆身上禁制解除,她缓缓醒来,有些茫然的看着金凌和无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费尽心机几十年,蛊颂为此也没少筹谋,却怎么也无法让无渊同意她离开,而她现在昏迷这一小会,局势就天翻地覆。

    “我还要一物。”

    “你莫要得寸进尺!!”无渊大怒,但却只能忍着怒气不敢对金凌动手。

    金凌将降魔杵收起,缓声道:“不过是想跟您要个《血煞**》的全本而已,很难么?这是我最后一个要求,给我,我马上就走。”

    无渊看着金凌那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双拳捏得‘咔咔’作响,周身杀意蓬勃,但依旧不敢动金凌分毫,她看不得无垢受丁点伤害。

    一块骨简抛过来,无渊压着怒火低吼,“滚!”

    金凌并不担心这骨简有假,因为她的命和无垢的命绑在一起,只要她还在乎无垢,就不会给她假功法。

    金凌搀扶着蛊婆,两人一起离开了幽泉峰。

    “婆婆我们必须立刻离开,在无渊安排人追杀埋伏我们之前,你还能支撑吗?”金凌低声问道。

    蛊婆揉揉额角道:“无碍,现在就走吧。”

    金凌抛出乌雷羽,“前面这段路先用我的乌雷羽吧,虽然慢一点,但胜在稳,你抓紧时间调息。”

    蛊婆知道金凌的用意,没有推拒坐在乌雷羽上,等到无渊反应过来必会派出杀手,那些人凭金凌是应付不了的,所以后面的路途必须得依靠她才能安全到达南荒,只要回到南荒,也就不怕无渊了。

    大圣在灵兽袋里憋得难受,金凌一跳上乌雷羽就将大圣放了出来,妙香也从醉花阴中飘出,和大圣一前一后的守护着,让金凌安心的操纵乌雷羽离开幽冥宗。

    ……

    彼时,尸国边城外官道树林中,林乔焦急得在树下踱来踱去,她身后还有个少女懒懒的靠在树上,风撩起她斗笠上的轻纱,露出的脸赫然就是已经死掉的施灵。

    施灵将轻纱拉好,这可是件不错的法器,可以遮掩她的容貌,要是让人发现她没死,可就麻烦大了。

    想起这件事,施灵在林乔背后狠狠瞪了她几眼,嘟囔道:“每次遇上屠血……就没好事情!”

    施灵第一次遇上屠血娇,屠血娇就剥夺了她红叶谷弟子的身份,把她送去合欢峰当鼎炉。现在她好不容易凭自己的努力回到了红叶谷,当上了三代亲传,竟又被屠血娇‘弄死’,让她成为一个没根基的散修。

    说的好听,戚萱儿让放她一条生路?呵呵?戚萱儿又那么好心么,这些年险些折磨死她,要不是她聪明,怕是现在还学不到功法呢。

    “我说你师傅还能不能来了?不能来我可自己走了?”施灵没好气道。

    林乔扭头,眼中射出两道杀气,“想滚就趁早滚,师傅带着你也是拖累!”

    施灵被呛得一怒,旋即又不知想起了什么,靠在树上笑了,“话说那天我在威灵塔看到你偷偷跟着金凌,你是不是认识金凌啊?看你的神情又好像不是旧相识?莫非是仇……”

    施灵话还没说完,林乔忽然一个箭步冲过来捏住了她的脖子,五指收紧凶狠的瞪着她道:“祸从口出,今日之祸就是因你口而起,你到现在还不醒悟吗?再有下一次,不用师傅出手,我会直接要了你的命!”

    --

    求推荐票~~求月票~~(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