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魔修求生指南 > 正文 【242】分开

正文 【242】分开

作者:桑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为何?”穆葬海奇道,看刁麒锐的目光变成了审视,屠血娇轻易就买通了他炼尸台的弟子,难保他身边没有别的叛徒。

    刁麒锐心思电转,干脆撩了实话,“师傅不是问我为何来迟了么,其实我是被红衫老祖拦在了半道上。”

    穆葬海危险的眯眼,刁麒锐赶忙解释道:“徒儿对师傅忠心可鉴,师傅不妨先听我说完。”

    “你最好给我一个满意的解释。”

    刁麒锐从怀中取出一卷纸递给穆葬海道:“红衫老祖让我将此物转交给您,还求我在您面前说几句好话。”

    “求你?哼,红衫倒是拉的下脸!”穆葬海一把抓过来抖开,“逐出师门?昭告天下?派尹家暗卫追杀?呵呵,她还真是有心,就是不知道是不是心虚!”

    “这还真不好说?红衫那日表现师傅也看在眼中,这世上谁能瞒过师傅的眼睛,她初听此事敢怒不敢言,叫屠血娇前来对峙,屠血娇可是她最得意的弟子,现在红叶谷唯一的结丹。若是红衫所为,背黑锅红叶谷有的是人,何苦牺牲这么大?而且屠血娇杀的那些,可都是预定的筑基,红衫的损失,啧啧啧。”

    “后来打起来时,红杉对屠血娇的维护师傅你也知道,那份爱护一如师傅对待骨楼一般,如果真是她指使,她不是应该避嫌得吗?而且这么些事情,何须叫屠血娇亲自动手?就是不知道为何?当日宗主明明已经出手,却还是被屠血娇给跑了。”

    穆葬海盯着刁麒锐,冷声道:“你何时这般为红叶谷着想了?”

    刁麒锐脊梁骨一凉,赶忙道:“我这可是为了师傅你着想啊,尸国骨国相邻,现在已经尽归师傅你手,余下的就属鬼国强大,而鬼国居于西泽中心,比邻着其他各国,师傅若是能得花国……”

    刁麒锐习惯话说一半,但后一半的意思,穆葬海已经明白。

    不错,红衫现在已经低头示好,管是不是她做的,她已经损失惨重,红叶谷几十年内别想有所起势,是生是死都是他一句话的事情。

    反倒是可以用此要挟红衫,她的母族尹家最近在花国势头正猛,若归他羽翼之下,花国可徐徐图之,这之后,左右夹击,鬼国就……

    穆葬海满意的看了眼刁麒锐,道:“下去疗伤吧,过些日子,你随我去红叶谷走一趟。”

    刁麒锐会心一笑,拘礼告退。

    如今的局面正是屠血娇所能争取的最好局面,这一切也在按照屠血娇的设想而发展。

    穆葬海的怒火可以发泄在屠血娇身上,而这件事还能让他在红衫身上得到更大的利益,所以他是否真的相信真凶是屠血娇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野心,又可以向前迈出一步。

    而红衫,低头俯首,能保住红叶谷,保住尹家。所做的牺牲未必就是件坏事,屠血娇只能希望,红衫知道卧薪尝胆,知道借刀杀人。

    这是屠血娇能为红叶谷,为红衫做得最后的事情了。

    事情能顺利的走到这一步,刁麒锐功不可没,而他此刻走在回去的路上,沾沾自喜洋洋得意,红衫一个元婴老祖亲自求他一个结丹,还许诺了诸般好处,而且能将穆葬海说动,让其信服他的说法,这些都让刁麒锐心里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人人都得到了好处,这件事也能就此告一段落了。

    ……

    万里高空,云烟飘渺,寒风瑟瑟。

    金凌揉揉被冻僵的脸,还好她身上这件衣服是件三品法器,不惧寒热,让她感觉没那么冷,但是外露的皮肤上还是爬满了霜花。

    从幽冥宗出来已经大半个月了,她一刻未停的赶路,蛊婆一直坐在后面打坐不曾醒来过。大圣怕冷回到了灵兽袋中,只有妙香对寒热无感,一直陪在金凌身边。

    “我们到哪了?”妙香第十三次问金凌,她实在是觉得如此赶路太过无聊。

    云层很厚,看不到下面的景象,金凌闭上眼睛,一直往南。

    “刚过魂国。”

    妙香没听到金凌第十三次回答不知道,却听到了蛊婆的声音,惊喜道:“婆婆你醒啦。”

    蛊婆笑笑,感激的望向金凌的背影,道:“这些日子辛苦你了。”

    “应该的。”金凌的声音从前面传来,她依旧闭着眼睛。

    “这些日子可有异常?”蛊婆问道,向周围看去。

    妙香摇头,刚要开口却听到金凌冷声道:“跟了五日,西北方向和东北方向,两拨。”

    “有人跟着我们?我怎么不知道?”妙香惊道,赶忙朝金凌说的两个方向望去。

    冬青穿云而归,金凌睁眼,浑身漆黑的冬青一头扎入金凌右眼之中,同时一团白光从冬青身上浮现,融入金凌眉心。

    识海之中,小神识星回归,继续围绕着大神识星旋转。

    金凌揉着额头,一心二用之法她还是掌控得不太好,每次将这颗神识星附在冬青身上,收回时总是头痛得厉害,还好冬青温顺,没有丝毫抗拒,不然她的识海一定会受到重创的。

    她是通过冬青的眼睛,看到那两拨人,其中一波居然是老相识,人首妖身的怪物,也不知是谁,对她如此穷追不舍,过了这么多年还能遇上。

    蛊婆此时也已用蛊探查完毕,神色有几分凝重,思量片刻之后,蛊婆做出了决定。

    “金凌,看来你我必须分开了。”

    金凌回头看着蛊婆,其实她也正有此意,用飞行法器赶路虽然快,但也更加容易被追踪,相反走陆路的话,因为地形原因,相对会安全很多。

    “金凌,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这件法器应该可以极速远遁吧?”

    金凌点头,蛊婆松了口气道:“如此最好,这两波人来势汹汹,修为高且数量不少,不出两日必会追上来,你在跟前我施展不开。不如你先远遁,走陆路掩藏行迹,我们到南荒天堑之外的南留城会合。”

    “妙香,”蛊婆突然唤了妙香的名字,屈指一弹将一只蛊虫射入妙香体内,“别怕,这只蛊能掩藏你身上的魔气和你的鬼身,若非用特殊的鉴别法器,别人只当你是个筑基期的修士,你们两个一起上路也能迷惑敌人。”

    金凌接过蛊婆手上的令牌,看她跳下乌雷羽凌空而立,衣袂翻飞,鬓角之下银丝飞舞,她一笑,眼角也有了岁月的痕迹。

    “走吧,别耽搁,路上警醒些。”蛊婆如同叮嘱自家孩子出远门一般,语气轻松,充满关爱。

    “婆婆,你……保重。”妙香不知道金凌为什么不喜欢蛊婆,她只觉得自己跟蛊婆接触以来,发现她对金凌很用心,所以对蛊婆好感浓郁,此刻竟有几分不舍。

    金凌看着蛊婆良久,最终什么也没说,暗暗催动了‘乌雷遁’,乌雷羽带着她和妙香顷刻间化作一道黑色闪电,劈开厚重云层,远遁而去。

    ---

    求推荐票~~求月票~~(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