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魔修求生指南 > 正文 【272】答案(2)

正文 【272】答案(2)

作者:桑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感谢“両仪”的和氏璧打赏,熊抱么么哒~加更2送上~~

    *

    金凌接过盒子,“哪一个答案?为什么没有树?还是您给我的暗示?”

    老巫席地而坐,又拿出了烟杆,大有促膝长谈的意思,“都说说。”

    金凌看了妙香一眼,示意她先退开,妙香抱着醉花阴点头,跑到了远处独自欣赏离海美景。金凌扫视周围这片祥和宁静,在这样的环境下,却要让她去诉说阴暗,真有几分强人所难。

    “适者生存,物竞天择。树的存在让草无法汲取阳光,草在极端的环境下,以自身为引,用火灭了树。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草将嫩芽藏在根系之中,逢雨便疯长,这是草类的抗争,是弱小者的抗争。”

    “没错,这是自然神的造化,告诫巫蛊族人,莫要轻视弱小,蚁为图腾也是这个道理,千里之堤毁于蚁穴,这是西泽人的说法吧。”

    老巫抽着旱烟,金凌将手中的盒子收起,那里面装着的,是一丝至阳火,也确实是阿莎依想要知道的答案,只可惜她没命承受。

    “说说阿莎依吧。”老巫的声音突然充满了疲惫。

    “从您留下我开始,我就隐隐觉得,您已经选择了我,但我不是太确定。直到您说起大叶草和小叶草时,我就明白您在考验我,而阿莎依便是考题,我说得可对?”

    缭绕的烟雾让金凌看不清老巫的双眼,只能看到他轻轻的点了点头。

    “大叶是阿莎依,她有蛊颂的支持,有族人的拥护,而我除了空口无凭的血脉之外,什么都没有。我原本以为,您的意思是让我利用阿莎依站稳脚跟,可是您却说了雨季过后那句话。”

    金凌深吸了一口气,“您的暗示到这里我已经明白,但是您还嫌这把火烧得不够厉害,又让我去思考草原和树的关系,草原和树,为了生存,两者只能存其一。呵~巫蛊族人口口声声说我是污秽之人,可是比起老巫您的心思,和你们信奉的自然神,谁更污秽?”

    “如果不是遇上你,阿莎依会是位受人爱戴的月姆。”老巫狠狠的吸了一口旱烟,以此来平复情绪。

    “那您为何要选我?”

    老巫看了金凌一眼,有些疑惑,见金凌也同样疑惑后才道,“巫蛊族已经到了不破不立的时候,这是自然神降下的天启,也是巫离大人留下的启示。你应该知道,这一界在巫蛊族人口中,称作何界?”

    “我知道,巫灵界,这又怎样?”

    老巫被烟呛到,剧烈的咳嗽起来,“咳咳咳,枉你聪明得可片刻间领悟草木之道,却连这么简单的事情也未看破,我问你,你是巫离血脉,你应该叫什么?”

    金凌额角突的一跳,“我……巫凌,难道巫灵界是……”,得出这个结论金凌自己也吓了一跳,她从未向这方面想过,也从未有过这样的野心,难道寂寒渊说的,巫离下的那一盘棋是……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巫离的洞明术真有这么厉害?她能料到万年之后有个巫凌,又为何没预料到魔尊和她自己的死?这简直太荒谬了!

    “所以从你的名字传入我耳的时候,月姆之位就只能是你的了,这是巫离大人定下的,谁也没有权利更改。”

    “我想要看看,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才有了这考验。乱世之中,没有过人的胆量,智慧,手腕和心性,都无法生存,而要成为将巫蛊族从战火中挽救的月姆,更加需要这些品质和能力。你聪明果决也狠辣,最重要的是你不会被多余的情感影响,所以没有比你更合适做这个月姆的了,尤其是在这生死存亡的时候。”

    “阿莎依,生错了时代,所以只能沦为牺牲品。不光是你的牺牲品,更是颂的牺牲品,既然注定了要牺牲,现在的结果对她来说也是种解脱,对颂来说,却是最后的考验。”

    金凌抛开心中荒诞的感觉,揉着额角,“那我若要废了蛊颂巫之位,可需要老巫您的同意?”

    老巫抽完了一袋烟,将烟灰抖落,“关于颂,你需要他,他也同样需要你,巫蛊族需要你们两个人才能渡过眼前战祸。这也是我作为老巫对你的恳求,希望你能给颂一个机会。”

    金凌沉默了片刻,她也知道自己现在根本杀不了蛊颂,也不能杀蛊颂。

    首先是因为巫蛊族人并不能接受自己,她需要一个受人爱戴的巫来辅佐。其次南荒的战事她了解的并不多,带兵打仗她并不擅长,所以她更加需要一个谋士来出谋划策。

    偏偏,现在这个最合适的人选就是蛊颂,他有能力,有拥护,自己也足够了解他,形势所迫,她可以放弃过去仇怨,可是蛊颂呢?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如你先听我说完我的解决办法?”

    “您说。”

    老巫站起来看了看神树林方向,拿起拐杖,“大家都快到齐了,边走边说吧。”

    ……

    神树林中,周围几个山寨的巫蛊族人都到了,全都席地而坐,坐满了神树林每一个角落,足有近千人。大家看着这片只剩枯枝的神树林,心中都很沉重,感觉头顶阴云密布,只能暗暗期盼,老巫今天能带给他们些许希望和曙光。

    神树之下,蛊颂和蛊婆站在一起,对面依旧是那五位长老。

    蛊颂的面色阴晴不定,衣角都被他抓得皱巴巴的,蛊婆摸了摸蛊颂的头问道:“颂儿,你在紧张什么?”

    蛊颂摇头也不说话,没有了阿莎依,他再找不出一个可以和金凌抗衡的人来,可恶,从什么时候开始,老巫竟站到了金凌那边。

    “颂儿,不管发生什么,你永远都是娘的好颂儿,你知道吗?”

    “可是娘你已经背叛了我。”蛊颂苦笑道。

    蛊婆心中抽痛,抬在半空的手僵在那里。

    人群骚动起来,众人看到老巫和金凌缓步而来,却没有看到阿莎依,族人并不知道内情,全都低头交谈询问,窃窃私语。

    倒是五位长老之中,有几个暗暗握紧了拳头。

    老巫和金凌在神树下站定,老巫上前一步清了清嗓子高声道:“今天叫大家来,是要告诉大家一件大事。”

    人群安静下来,老巫年迈,众人都不像他太大声伤了身子。

    “我族月姆明然回归本是喜事,可惜为了抵御兽王族的侵犯,明然她燃烧了寿数祭蛊,虽成功击退兽王族,却也自损不轻。所以,巫蛊族现在也不得不选出下一位月姆了。”

    众人哗然,齐齐向蛊婆投去注目礼,有些人的眼眶都红了,心里越发沉重,觉得前路一片暗淡。

    蛊婆的事情,只有少数人知道,老巫今天是第一次公开说出来,他们虽然知道老巫这十年来都在培养月姆的继承人,可是谁也没想到会这么快。

    --

    求推荐票~求订阅~~(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