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魔修求生指南 > 正文 【276】最后的话(2)

正文 【276】最后的话(2)

作者:桑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蛊颂失魂落魄的坐在神树前,整个人都很颓丧,到这一刻,除了退除了逃,他再想不出别的办法。可是他不能,这不是巫蛊族的退,而是他的让步,他感觉背后就是万丈深渊,他不敢退,不能退。

    老巫走到蛊颂面前,幽幽的叹了口气,“颂,你这样活着不累吗?”

    蛊颂如同木偶一样坐着不动,眼神呆滞。

    “阴阳生死蛊让你时时刻刻都游离在生死边缘,你每天醒过来第一件事情就是在担忧自己还有多少日子可活。一开始喂养你的是明然,想必你看着生死蛊吞食明然血肉时,心里并不好过吧?现在,我不知道是谁的帮你喂蛊,但我想,你的心里不会比你娘喂蛊时好受多少。”

    “你成为你想要的那种巫又能如何?你这样得到了长生又能如何?你的性命永远要靠他人自愿的牺牲来延续,这自愿能维持多久?你每一天都担心这些不累吗?”

    “生死蛊已经吞噬了你的眼你的理智,难道你还要让它吃掉你的心吗?奉养神树之灵有何不好?神树之灵赐你百年寿命,让你可以脱离阴阳生死蛊而活,即便是只有百年,也是你可以肆意的百年。”

    “放下吧颂,放下手里的虚妄,你才能拿起更好的实质。生命的可贵在与眼前的美景和周围的人,睁开你的眼,好好看一看这周围吧。”

    蛊颂的拳头一点点握紧,他抬头看着老巫那双明亮如星的眼,看着老巫抬手解下了脸上的面具,看着老巫将面具放在他面前。

    “颂,我等不到你的答案了……”

    老巫慢悠悠的离开神树林,留下蛊颂一个人望着面具怔怔出神,老巫的每一句话都重击在他心上,他的所有心思都被老巫看穿,他在老巫面前,从来都是个**裸的人,藏不住任何小心思。

    蛊颂看着那张面具,只觉得重达千斤,压得他喘不上气,他颤抖着伸出手,手指刚刚碰上那面具的时候,肚子里的阴阳生死蛊突然震动,蛊颂连一点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倒在地上痛苦的按着肚子,感觉他全身的血肉都被生死蛊吞噬。

    任他怎么恳求,怎么挣扎都是无用,喊不出声,只能独自一个人承受着濒临死亡的惊恐和绝望。

    不要,不要,我不要死,我不要就这样窝囊的死在这里,救救我,谁来救救我。

    可是神树林中寂静得连风都停止了呼啸,没有人能来救他,他谁也指望不上。

    “颂儿?”

    蛊颂猛然回神,捏着脖子大口的喘息,半晌之后他才发现,老巫的面具好好的摆在那里,他的阴阳生死蛊根本就没有发作,可是那短暂得只有几息的幻象,依旧让他此刻害怕得每个毛孔都在颤栗。

    身体被按在蛊婆温暖的怀抱中,蛊婆温柔的,有节奏的一下一下的拍着他的背,让他从恐惧中一点点走出来。

    “为什么不在我什么都不懂的时候让我死?为什么要在我想活的时候剥夺我活的权利?为什么啊娘……”

    蛊颂忽然哭了起来,紧紧的抓着蛊婆的衣襟像个受惊的孩子,放肆的大哭,蛊婆抱紧了蛊颂,哄孩子一样晃动着身子,泪流满面。

    “娘,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我害怕,我害怕自己会像阿叔,阿姐还有那些死在战场上的族人一样,孤零零的躺在冷冰冰的地上,再也不能笑不能动,再也不能回到娘身边……”

    “颂儿,人追求长生正是因为不想死,这没什么,但是真正要面对死亡的时候,我们也不能害怕。就像娘,时日无多,可是每每想到娘这一生,任性过,潇洒过,痛苦过也喜悦过,娘的心是满的,所以娘不再害怕,娘可以坦然赴死,娘希望你也能一样。”

    蛊颂听出了蛊婆话里的意思,突然抬起头盯着蛊婆,眼泪还挂在脸上,抓着蛊婆衣襟的手握紧道:“娘你要做什么?你不要我了吗?”

    蛊婆慈爱的笑,脸上的皱纹比起之前多了许多许多,但却显得她更加祥和美丽,她轻轻的帮蛊颂擦去脸上泪痕,柔声道:“有些事情,凭老巫一个人是无法完成的,我们巫蛊族的月姆,就该有月姆的样子,怎能让他一个老家伙跑在前面,这样娘岂不是很没面子?”

    “不要去,娘你不要去,求求你,别去别抛下我,我什么都没有了,我只有娘你了啊。我会想办法治好你的,我可以的。”蛊颂抓着蛊婆的衣襟发狂了一般的扯动,眼泪决堤。

    “颂儿,娘知道你从来都不肯认你爹,你喊他爹也是为了让娘高兴,你的心里只有娘一个人。可你自己也说过,你已经长大了,你要独立的面对这个世界,你要有你自己的生活,而不是一辈子都活在娘的羽翼之下。所以从现在起,你要真正的坚强起来,做你自己想做的事情,娘希望你到了最后的日子,也能像娘一样,回首往事而不悔。”

    蛊婆第一次,强硬的推开了蛊颂,强硬的忍下了眼泪,强硬的站起来走掉。

    “娘……”蛊颂像蛊婆的背影伸出一只手,这一声娘叫的蛊婆的心碎裂成渣,眼泪还是划出了眼眶,她握紧拳头忍着没有回头。

    “颂儿,娘这一生,最不后悔的事情,就是让你活下来。”说完,蛊婆狂奔而去一刻也不敢停留,生怕多留一息,她都会忍不住将蛊颂重新拥入怀中,她都会失去做那件事的勇气。

    “娘——”蛊颂的哭声撼天震地,一声比一声惨烈,他扬着头放肆的哭喊,将心中所有的害怕宣泄,声音传出神木林,回荡在巫山脚下,每一个族人都听得到他撕心裂肺的哭声,被他感染想到即将失去的家园,默默的流泪。

    一时间,悲伤的情绪充斥在空气中,绝望的阴云笼罩了山脚下的每一寸土地,月姆神像那张微笑的面容也被遮掩,再也看不真切了。

    老巫在山寨入口等着蛊婆,看她满面泪痕而来,叹息道:“破而后立,明然你做得没错。”

    蛊婆扫了眼老巫那张爬满皱纹的脸,抹掉眼泪挤出笑容,“老巫你也没错,与其痛苦的永生,不如肆意百年,我也希望颂儿能够看开,不要再被心魔纠缠。谢谢你,谢谢你没有放弃颂儿。”

    老巫摇头,“不是我不放弃他,而是他确实足够优秀,他只是一时陷入迷障罢了,等他拨开着迷障,他将是巫蛊族历史上最优秀的巫。”

    ---

    求推荐票~~求订阅~~

    (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