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魔修求生指南 > 正文 【278】告别

正文 【278】告别

作者:桑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271章开始章节序号错了,两个271章,从这里改过来,所以276之后直接是278,不影响阅读

    *

    金乌西垂,余辉却无法穿透笼罩在圣山之上的阴云,所有的族人都被聚集在山寨入口处,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浓的抹不开的悲伤。

    蛊婆从怀里拿出两块骨简,放到金凌手中,“这是两封信,有机会了交给申荆和……七刹。”

    七刹?金凌挑眉,蛊婆准备去做什么金凌心里清楚,她要送信给申荆她可以理解,送信给七刹?这倒是有些惊奇,难道不是她认识的那个七刹?

    蛊婆看金凌面色古怪,自嘲的笑了一声,解释道:“就是幽冥宗的七刹老祖,我和他有一段渊源,也该了断了。”

    金凌将骨简收起来道:“放心吧,我会帮你把信送到的。”

    闷雷滚滚,厚重的云层中电光闪烁,大雨将至。

    老巫来到金凌跟前,将一个小布袋交给金凌道:“这些种子你拿着,到万古荒原会有用的。”

    金凌接过,深深的看了老巫一眼,他居然连自己要带大家退到万古荒原都知道。

    “轰隆——”

    闷雷声响,连地面也震动起来,蛊婆突然捂住心口道:“它们开始进攻了。”

    震天的嘶吼声和铁蹄踏击地面的响动由远及近,一些族人悲愤的握紧拳头,高呼道:“跟他们拼了,就是死也要死在圣地!”

    “拼了,跟他们拼了!”

    这时,一个人突然指着远方喊道:“快看,是颂大人,颂大人来了。”

    众人向着那人指的方向望去,黑暗中一个小小的身影正缓步走来。

    突然一道闪电映撕裂了黑暗,金凌看到走过来的蛊颂脸上,带着象征巫的面具,他妥协了?

    “颂大人他继承了巫!太好了!”有人竟然因此喜极而泣,蛊颂的威望出乎金凌意料的高。

    蛊婆看到这一幕,也默默的留下了两行清泪,老巫在她背上拍了两下以示安慰。蛊颂戴上了面具,就代表着蛊婆失去了儿子,巫蛊族有了新的巫。

    蛊颂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下,走到了蛊婆和老巫面前,他的目光来来回回的看着两个人,尤其是蛊婆,面具后的眼眶红着,嘴巴张着,却最终没有喊出那一声娘。

    他已经不是蛊颂了,而是巫蛊族新任的巫。

    蛊颂移开了目光,不带任何留恋的从蛊婆和老巫中间走过,来到了金凌面前,和她四目相对。

    金凌在蛊颂眼中看到了平静和解脱,还有一些希冀和疲惫,他解开了一道枷锁,却又自愿的背上了另一个枷锁。

    蛊颂扫视周围的族人,而后慢慢的举起了他的双手,交叠于眉心,对着金凌单膝跪地,低呼:“请月姆示下,巫蛊族人何去何从。”

    他的声音平稳平和,没有包含丝毫的不愿和挣扎,他认同了金凌月姆的身份,臣服在金凌脚下,接受自己巫的职责,向金凌诚心的请示接下来的行动。

    这一刻,所有的族人都屏住了呼吸,目光落在金凌脸上,这个他们不怎么认同的月姆,却能够让他们尊敬的颂大人臣服于脚下,巫蛊族人的心中,都是惊涛骇浪一般。

    金凌不知道蛊颂在神树林中都经历了什么,但她听到了蛊颂经久不息的哭声,这一刻的臣服一定是经历了痛苦不堪的斗争。

    不管怎样,蛊颂已经妥协了,真的也好,假的也罢,她都接受了。

    白天在离海边,金凌握着老巫的烟杆想了很多。

    接受和信任蛊颂她也很艰难,她也很害怕,可是人不能因噎废食,过去的仇怨都已经过去,她该讨回来的也都讨了回来,有些事是该试着放下了,身轻才能如燕高飞。

    不怪别人的算计和利用,要怪就怪自己不够强大吧。

    金凌托着蛊颂的胳膊将他扶起,看了后面抱着孩子的妙香一眼,从妙香的手里接过了熟睡的孩子放到蛊颂怀中,高声道:“我给这个孩子取名小草,按巫蛊文的发音就是阿莎依。”

    蛊颂抬头,看金凌的眼光中多了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金凌笑着,继续道:“这个孩子交给你来抚养,等我有一天不做这个月姆了,就让她来当下一任月姆,今天当着所有族人以及前任月姆和巫的面,这是我的承诺。”

    蛊颂抱着孩子的胳膊收紧几分,目光闪动了两下,感觉他手里抱着的不是一个孩子,而是把双刃剑,亦可杀敌,亦可伤己。

    “月姆放心,颂定不服您所托。”蛊颂目光内敛,坚定道。

    妙香在金凌身后看着,忍不住腹诽,金凌一定是嫌养孩子麻烦,所以才迫不及待的丢给蛊颂,不过看蛊颂的神情一定又想多了,啧啧啧,真可怜。

    金凌心有所感回头看了妙香一眼,妙香一惊,尴尬的笑。

    倾盆大雨突然而至,狂风将浓重的血腥味从战场吹来,还有那些撼天震地的巨响,全都沉甸甸的压在众人心头。

    老巫把手里的拐杖交给蛊颂,什么也没多说,看了蛊婆一眼道:“走吧,雨再下一会路就不好走了。”

    那语气那神情,仿佛只是出门访友一般轻松惬意,可是所有的族人,此刻都已经反应过来,老巫准备去做什么。

    蛊婆走到蛊颂身边,嘴巴张了又闭,最后只是在他肩头拍了两下,快步跟上了前面的老巫,亦是一句话也没留下。

    所有的族人呼呼啦啦的跪地,纷杂的挽留声夹杂着痛哭声,不经事的小孩子都感受到了浓郁的绝望和悲伤,张着嘴哇哇的哭起来。

    蛊颂用衣带将阿莎依背在身后,握着老巫的拐杖看两个人慢慢的下山,一点点消失在滂沱大雨之中。

    即便他已经对自然神起誓,即便他已经遗忘了自己,即便他已经割舍了所有的情感,此刻他还是克制不住的泪流满面。

    原来这面具,并非是让他记得自己的身份,还能将他情绪掩藏,不让人知道他的脆弱,只留给族人强硬的一面。

    “自然神佑我巫蛊族魂永世长存!”蛊颂高举拐杖道。

    “巫蛊族魂永世长存!”

    山呼海啸,一浪接着一浪,向老巫和蛊婆告别,送他们前往没有归途的战场。

    ---

    求推荐票~~求订阅~~(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