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魔修求生指南 > 正文 【346】阿加

正文 【346】阿加

作者:桑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両仪】和氏璧打赏加更一,感激涕零中~~

    *

    阿加赶到老巫营帐的时候,金凌已经没有守在门口了,而且营帐的门帘被挑起,老巫等人全都没在里面,只有一个少女面朝上躺在地上,双目圆瞪脸色发青,悔恨而又不甘的望着营帐的圆顶。

    阿加看到那熟悉的身影时就停住了脚步,因为奔跑而红扑扑的脸色一点点变白,她摇着头没有了往前走的勇气,开始一步又一步的后退,脑袋轻轻的摇着,心里高呼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呜……”

    小狼咬住了阿加的裙角不松口,强硬的拖着她一点点靠近那具没有了任何生气的尸体。

    阿加张着的嘴唇不住的抖动着,双拳捏着衣角紧握,紧到她额角冒起青筋,眼睛越睁越大,眼中血丝一根根爆开将双眼染成一片血红,眼泪如同开闸的洪水倾泻而出。

    可是从始至终,她只是极力睁着血丝遍布的眼睛看着阿一的尸体,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个字也喊不出声,就这样绷着身子站着,任眼泪肆意爬满脸庞,所有的情绪都被她压在身体里,就像她以往每一次遇到事情时一样,压制,压制,永远永远都是没完没了的压制。

    她感觉自己快要爆开,心里胀痛得要窒息,张着嘴却吸不上来一口气,周围所有的东西都开始旋转,眼前发虚,连阿一最后的面容都看不清楚,全都模糊成一团,就像她每一次在梦里看到阿爸时一样,越是想要看清,越是看不清。

    可是现在,她一点也不想看清,她希望一直模糊下去,希望这仅仅只是一场虚无缥缈的梦,哪怕,哪怕这时她梦到的预言也好,这都不是真的,这是她的预言梦。

    “阿加?”

    老巫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阿加绷着的身子一抖,眼泪‘吧嗒吧嗒’的砸在地上,一口气冲散了胸中的窒息感,好疼!心里好疼!疼得真切,疼得怎么都假不了!

    阿加没有转身,只是闭眼低头,刚开还止不住的眼泪忽然之间就干涸了,她就那样站着,没有任何动作。

    老巫带着羽霜狼从阿加身旁经过,阿加的脸掩藏在阴影之中看不清楚表情,老巫越过她走到自己的位子坐下,“阿一换了你的衣服在我营帐外偷听军机情报,你告诉我,此罪应该如何?”

    阿加慢慢的跪在阿一前面,第一次觉得无比屈辱,她低头对着老巫,艰难的从嗓子里发出干哑的声音,“该……死!”

    “嗯,很好,带下去处理一下,今后没我的命令不许离开我的营地范围,知道了吗?”老巫冷冷道。

    阿加咬着嘴唇,血顺着下巴流淌到脖子,划入衣领,烫到心里。

    “下去吧。”老巫挥手。

    阿加跪着不动,她的手好像石化了一般,怎么也伸不出去,那里躺着的阿一,早上还跟她吵了一架的阿一,平时耀武扬威得理不饶人的阿一,活生生的阿一,怎么会才这么一会就变得冷冰冰。

    好安静,好可怕,好冷。

    “还愣着干什么!”老巫怒了,金凌从外面走进来,走到阿加身后拍拍怒焰獒的身子,怒焰獒用头蹭着阿加。

    阿加忽然深吸一口气利索的将阿一背在背上,迈着沉重的步子离开了老巫的营帐。

    金凌侧头用耳朵听着阿加离开的动静,又转过来对着老巫歪头,一脸不明白不了解,“加?”

    “去看着她,要是她敢离开营地,立刻咬断她的双腿给我带到营帐来!”老巫发号施令,金凌最近很听他的话,办事也一次没办错过,所以老巫很信任金凌。

    金凌狠狠点头,招呼了小狼一声就跟在快步追上阿加。

    ……

    天狼湖边树林中,阿加一声不吭,用双手在树下挖着坑,指头被碎石子划破,又沾上许多泥土,可阿加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只是无声的挖着。

    金凌靠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下,默默的等阿加处理完手头上的事情。

    阿一这样没有自知之明只会窝里横的人,死是早晚的。而她死在别人手上着实浪费,唯有死在老巫手上才能发挥她最大的价值。

    阿加绝对有野心,只是长期奴隶般的生活观念在她心里根深蒂固,所以她的性格中有些胆怯。而阿一是阿加唯一的亲人,她因为婴儿时期的记忆,从杜衡身上感受了到亲情,所以在这个亲情严重缺失的兽王族,阿加把亲情看得比什么都重。

    她自己胆小又怕死,可为了阿一她可以去赤狼坡涉险,是因为亲情。她明知无能为力,还是会为那些被女奴杀死的孩子哭泣和收敛尸体,也是因为亲情。她看着被抢走孩子的女奴死在面前,会发出那样的感叹,更加是因为亲情,她觉得自己懂得那些女奴心中的悲痛。

    阿一,是阿加心中所有亲情的承载,是阿加看得比自己还重要的人。

    如果是旁人杀了阿一,她最多是去杀了那个人而已,要做到这一点对她来说不难,只需要一点胆量和勇气,根本撼动不了她心中的奴隶思想。

    唯有阿一死在一个她根本杀不了的人手里,这个人掌握了整个奴役她的族群,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和能力,有着让阿加怕到骨子里的气势。唯有这样,阿加才在极端的压迫中反思,甚至去反抗。

    老巫其实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他一直在用阿一牵制阿加,要让阿加能够做出预言梦,就不能逼迫阿加,所以一般情况下,老巫是不会杀阿一的。

    唯有今天这种情况老巫没得选择,不杀阿一,他和战狂族的合作就可能破灭,那个战狂族人敢来兽王族已经是冒了天大的危险,他不可能同意老巫把一个看到他的人留下来。

    到了月上中天时,阿加将阿一埋进土中,自始至终她都没有再掉过一滴眼泪,脸上也再没了平日那爽朗的笑容,整个人仿佛一夜之间从一个芳华少女变成饱经沧桑的老妇。

    她拿出一块木板,握着匕首终于开口道:“你总说阿一这个名字跟那些畜生一样,但我想叫你阿姐你却也不同意。你曾告诉我说,阿爸叫木子横,你叫木一一,那这牌子上我就刻木一一好了,到了冥界你就可以大胆的告诉别人,你叫木一一。”

    刻完了牌子,阿加又拿出一个粗制滥造的坛子,“这是你心心念念的东西,你一直都很好奇里面会养出什么来,虽然等不到八十一天了,但是我现在就可以替你打开看一看,让你能放心的走。”

    那边金凌双目一睁,那是阿一的本命蛊皿,提前打开本命蛊皿,会被里面的毒虫气息伤到,但是阿加的手已经掰开了上面的封泥!

    ---

    很抱歉的告诉大家,周末两天有点事情,可能都码不了字,然后我到现在都没存稿,所以打赏加更2我只能放到明天甚至后天甚至周一,今晚还要存明天后天的稿子,十分抱歉请谅解~~(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