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魔修求生指南 > 正文 【359】善后

正文 【359】善后

作者:桑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此时此刻,翁豹心中简直万马奔腾,他们巫蛊族怎么会出了这么个要命的月姆,简直叫他不能相信,之前狼女的种种行径,他根本无法联系到圣洁光辉的月姆身上,眼前这个人颠覆了他心中对于月姆形象的认知,翁豹真想骂几句脏话来抒发心中震惊,太可怕了,太不可置信了!

    更要命的是,巴哈死了,他临时反水,狼女可以往那一坐不管不顾,可这后面的烂摊子要怎么收拾还得他来费脑筋。

    想到此处,翁豹上前两步单膝跪在老巫面前,拱手道:“老巫受惊了,今日所为实乃迫不得已,望老巫恕罪。”

    老巫的一颗心从刚才开始起起落落,最后的体力也要耗尽,虽然他猜不出翁豹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外面还有巴哈的人,巴哈下手狠毒定然将他在天狼营地的所有势力都拔除了,而能处理巴哈部队的就只有翁豹了。

    而翁豹很聪明,没有任何解释只表明了一个态度,此时他就是要杀了老巫自己当巫,也没人能阻止他,可以说老巫这一刻开始已经丧失了一切,他要活就得暂且依靠翁豹的权势。

    只要他能坚持到大军胜利而归,那一切还能回到他手中。

    “无妨,今日多亏了你,巴哈曾经许诺你的在我这里依然作数。”老巫虚弱道。

    翁豹一笑,“多谢老巫,阿加你留在此处照顾老巫,我去外面处理一下。”

    老巫听翁豹命令阿加的语气强硬而又气势十足,心中猜想翁豹杀巴哈可能是因为利益分布不均,而巴哈比起他来说更难掌控,所以在最后关头翁豹选择了他。

    想到此处,老巫又对翁豹补充道:“这些日子我要静心养伤,天狼营地的所有事物都交由你来打理,这是令牌,阿加,拿给翁豹大人,阿加?”

    阿加呆呆的看着巴哈死不瞑目,泪流满脸的尸体,被老巫唤了两声才回过神来,红着眼眶过去拿了老巫手里的令牌跑过去交给翁豹。

    翁豹伸手去拿令牌,看阿加眼眶红红颤抖不已,伸出去的手放在了阿加头顶揉了揉,温柔道:“有我在不用怕,跟好巴牙。”

    阿加一愣,翁豹已经拿了令牌离开营帐,她鼻头一酸眼泪止不住的下落,心中暖意洋洋,这种时候还能关心她的恐怕就只有翁豹大人了,她还以为翁豹大人变了,原来翁豹大人还是那个温柔的翁豹大人。

    “阿加,过来……给我……给我换药。”

    翁豹一走,老巫再也装不下去,虚弱的样子立刻表现出来。阿加赶忙拿了之前那位医者调制好的伤药小跑过去给老巫换药。

    老巫强撑着一口气睁大眼睛盯着阿加,想到阿加手中的阴炎煞火,和她最后对自己的护持,老巫忽然道:“我死了你不就自由了?”

    阿加手一抖立刻跪在床边低着头道:“不,我不想您死,我的一切都您给我的,您死了我也就什么都没有了。”

    老巫看了阿加头顶半晌,此时他唯一还能用得上的,就是阿加和巴牙巴火了,而且看翁豹似乎对阿加有些特别,或许这里面也有什么别的原因,想到此处老巫态度缓和,柔声道:“起来吧,我就随便……随便问问,不必惶恐,换……换药吧。”

    金凌依旧是把小狼留在了营帐里,自己跟着翁豹出去,老巫想要阻止却最终什么都没说。

    翁豹一个小小的举动确实保住了阿加,但也会让老巫将阿加抓得更紧,不过暂时来说,这对阿加是件好事。

    外面天色渐亮,朝霞光辉洒落,几处营地中炊烟袅袅升起,那些没有搅进来的人恐怕都不知道昨夜这一场血雨腥风。

    金凌没走两步就在草丛里看到被折成两半的骨牌,正是老巫给翁豹的那块,金凌笑了笑,现在的天狼营地可以说已经完全落入翁豹之手,老巫的令牌自然比不上翁豹一句话。

    不过这些人中必然有一部分只听巴哈的话,就看翁豹能否妥善处理了。

    兽王族上百营地分布各处,拿下一个天狼营地只算是一次小胜,若是天狼营地真的完全沦陷,那么很有可能造成其他营地各自为政,或者联合推选新任巫出来,一旦有了新的头领,就会产生新的局势。

    所以老巫还有活着的必要,金凌还需要他这个人的威势和凝聚力。

    天狼营地表面宁静暗里汹涌,人员调动频繁,越来越多的尸体被人发现,空气中的血腥味经久不散,恐慌就像瘟疫,快速的蔓延着。

    这是翁豹处理不了的事情,最后他‘客气’的请老巫出面,将大家聚集在一起,由老巫讲述巴哈的狼子野心以及翁豹的衷心耿耿,将杀害各位元老,残杀手足,甚至将之前暗杀的事情都推到了巴哈头上,又说了一大篇安抚的话语,这才让众人暂时心安。

    经历过最初几天的慌乱之后,翁豹累得脚不沾地,终于将一切都处理好,听从他的都留下驻扎在营地主要出入口,不听他的只有少数几个头领,翁豹用蛊和毒杀了几个之后就全都老实了。

    好不容易忙完可以休息片刻,翁豹一回到自己的营帐就见金凌气定神闲的坐在地毯上的矮几跟前,正用小刀割着刚刚烤好的羊腿优雅的吃着,那双眼在她这么平和的状态下还是那么的凌厉。

    翁豹不由的想,这位月姆选择当个瞎子太明志,她的眉眼叫人看一眼就忘不掉。

    “参见月姆大人。”翁豹单膝跪地,向金凌行了巫蛊族的礼。

    金凌放下小刀,一边嚼着口中羊肉,一边取出阵盘布下隔音阵,慢悠悠道:“蛊颂为何这般信你?”

    翁豹额上流下一滴冷汗,这话听在他耳中就成了,我凭什么信你?不过他倒也能理解,内奸做到他这种地位反水的几率太大,换了他也会质疑一下。

    翁豹深吸了一口气,慢慢道:“我阿娘和阿姐是……惨死在兽王族人手中的,当年我……亲眼看着她们……,兽王族屠虐了我们整个山寨,我那时只有三岁,被我阿娘藏在房梁上……最后是颂大人找到了我,这些年我每每闭眼时都能看到我阿娘和阿姐被兽王族人……”

    ---

    求推荐票~~求订阅~~

    (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