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魔修求生指南 > 正文 【379】三天

正文 【379】三天

作者:桑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惠风和煦,湖光山色,巫山离海还是之前的样子,生机勃勃,绿意盎然。

    只不过,巫山之上那座被巫蛊族人朝拜了万年的月姆雕像变了样子,月姆慈爱柔和的面容不见,脖子之上雕刻着数条缠绕在一起,粗细不一的蛇,看起来好像这些蛇是从月姆雕像的身体里争先恐后的往出涌一样,令人作呕。

    远处游沐风和白血薇站在一起,白血薇恶狠狠的瞪过来,游沐风跟她说了些什么,白血薇频频点头,然后带着几个人蛇一起离开。

    金凌走到游沐风身边,游沐风看着月姆雕像道:“现在这巫山,可比之前看着舒心了许多。”

    金凌看一眼就收回了视线,她没有巫蛊族人那么深刻的信仰,自然不会为了这种事情去跟游沐风理论或者拼命,她现在只想着如何活下去。

    “巫出灵开,其中的灵字并非灵力的灵,而是我金凌的凌。”上次游沐风和老巫说话,她在旁边都听到了,所以也没什么必要遮掩,目前她就是个凡人,要想活命就得把自己变成有用的东西。

    “哦?”游沐风有些惊讶,“你倒是真敢说!”

    “信不信由你,不过你可以想想我一个外族人是怎么当上这个月姆的,想想我是巫离后人,我的本名应该叫什么。想明白了你就只知道我不是真敢说,是敢说真!”

    游沐风稍稍琢磨一阵,不得不说金凌说得还真有几分道理,但是这样的话‘巫出凌开’说的就不是巫灵界大开了,这让游沐风慌张起来,他把一切都压在巫山之上了,若是巫山不是出去的路,那岂不是又要回到永仙城上,南无音那可没那么容易放过他。

    “苍穹虚天破的意思是什么?巫离埋骨地的入口究竟在何处?”游沐风问道,脸上笑意也收敛起来。

    金凌知道她不能打乱游沐风的全盘计划,如果不是为了出去,她纵是那把钥匙,对游沐风也不重要,“苍穹虚天破,字面上的意思。至于埋骨地的入口,时候未到所以我现在也不知道。”

    前半句话让游牧风放下心来,他也想过‘苍穹虚天破’可能是字面上的意思,但按照之前‘灵’字的推断,两句话重复让他心中难安,现在这样倒是全解释通了。

    “那你要何时才能知道,别想给我耍花样拖延时间,你的丹田和心窍我心念一动就能撕裂。”游沐风说着,念头稍稍动了一下,金凌立刻感觉到丹田和心窍一阵抽痛。

    不过她只是皱了皱眉头,身子纹丝未动的站在那里,她要给游沐风一个合理的解释,一个不让他反感的时长,不然游沐风的耐心有限。

    “我自有激发血脉之力感知的能力,只不过你封了我的心窍我无法运功,所以要多久不是我说了算。”金凌斟酌过,所以只提了心窍,一直以来她都是靠魔气和魔火去战斗,这些事情游沐风不难打探,相比起来她的心窍和蛊术就弱得多。

    游沐风搓着下巴注视金凌,心知她不安分,但他好歹也是元婴中期修为,只是放开她心窍的话也不难把控,这样也好让她没了理由拖时间。

    “三天,否则我就爆了你的丹田。”

    “把阿加交给我。”

    金凌和游沐风对视着,谁都没有先答应谁,而是提出了各自的要求。游沐风有些怒意,金凌身为阶下囚居然敢跟他提要求。

    “你不怕我现在就杀了你吗?”

    金凌笑,“你知道的我不知道,我知道的你不知道,你就是不抓我过来,我也会来这巫山搞清楚里面的事情。你想离开巫灵界我也想,若是能出去,天高海阔,你我之间这点恩恩怨怨当真不值一提,更何况,你我之间并没有恩怨,反而有个共同的目标。”

    “我倒是以小心之心度君子之咯?”游沐风收起怒意,“不愧是能当月姆之人,我就答应你的要求又如何,不过还是只有三天时间,过时不候!”

    “三天够了。”

    ……

    聚首坡日月崖上,此处是巫山最后一道防线,也是由游沐风亲自派遣兽师和妖人严密把手的防线,空中也有一张密集的大网,要不惊动游沐风潜进去,对申荆和南无音来说也是挑战。

    申荆的防护阵中,乌龙全都被南无音以音安抚,四个人在阵中商议接下来的行动。

    “还不如直接杀进去,这些小虾米都不够老子塞牙缝的。”申荆有些烦躁,这一路都不让他出手,不是躲就是藏,他刚刚结婴就憋了一肚子窝囊气,他还真没见过哪个元婴像他们几个这样。

    妙香紧张的看向南无音,花花也好奇的盯着南无音看,南无音低头咳了两声,“你这样杀进去,还没杀到巫山脚下,游沐风就会对金凌出手,他的毒你又不是不知道,莫要叫金凌步我后尘。”

    “那我们怎么救金凌?”妙香问道。

    南无音给了妙香一个安抚的眼神,对申荆道:“隐蛊只有一只,也只能一个人使用,所以最好是一个人潜进去先找到金凌确保她的安全,然后我们剩下的人再杀进去。”

    申荆见南无音看着他,嘴里咕哝了两声,瞅着南无音腰上的青翠欲滴的云形玉佩道:“游沐风元婴中期就把你个后期打成现在这惨样,我才刚结婴,我可打不过他,他一把毒粉就能把老子命要了。”

    南无音无奈轻笑,解下腰上流明清云佩,还没说话申荆一把就给抓过去哈哈笑道:“这下老子就放心了,保证给你们把游沐风揍趴下,小样没了毒还敢跟老子叫板,哈哈哈。”

    见申荆猴急的要抹去上面南无音的神念,南无音失笑摇头道:“此物用过之后你还得还给我,这也是大当家的借与我用的。”

    申荆半天抹不掉上面神念,急的脑门上冒汗,“知道了知道了,小气吧啦的,好歹也是阎罗殿二当家的,赶紧的,给我把你的神念抹了。”

    “花花帮你。”一只小小的手忽然伸出来,在流明清云佩上一点,南无音的神念立刻消失无踪,花花扬着脑袋一副求夸奖的样子。

    而申荆却见了鬼一样挪远了几步,这一路上他算见识这孩子的不同寻常了,说实话他现在都不确定自己跟这花花打起来能撑几招,果然牧庸家的兔崽子都是变态。

    商议好了具体计划,申荆抓紧时间调息准备后半夜行动,花花直接就去旁边睡了。

    而南无音则指挥着鬼将把轿撵抬到了远一点的地方,妙香就跟在他身后。妙香也是路上才发现南无音没有双腿,所以一直要靠鬼差抬着轿撵行动,只是她不明白,元婴期重塑肢体非常容易,为什么南无音要保持着现在的样子,用如此麻烦的方式出行。

    “你真的想好要跟我学音攻之术?你该知道我是生意人,从不做亏本买卖。”

    妙香咬着嘴唇,又想了一次她想了很多天的问题,最后还是只有一个答案,所以她肯定的点头,“一直以来我都太弱了,这一次也是一样,若是我足够强大金凌就不用去涉险,我就可以一直跟在金凌身边保护她。所以我要跟上她的脚步,我不要再被她丢下。”

    南无音一笑,“你真的很特别,你这样的鬼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若非对方是金凌,我必会下手抢了。音攻之术是我五绝界南琴世家的家传之学,你可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

    妙香点头,一点都没有犹豫,她真的再也不想像现在这样无能为力,只能求助于他人,她真的不想再被金凌丢下。

    (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