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魔修求生指南 > 正文 【392】心性(2)

正文 【392】心性(2)

作者:桑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当天夜里,金凌失眠了,感觉有种外力在阻止她睡去,还在她脑中一遍遍的回忆白日被退婚的场景。金凌并不伤心也并不恼怒,只是有些烦躁,脑子却乱糟糟的一团,无奈之下她只好起床到院中呼吸新鲜空气。

    明月皎洁,院子角落里还堆着白日没来得及劈完的柴,柴刀嵌在木桩上,被明月照耀反射出刺目的白光,从金凌眼前扫过。

    一瞬间金凌好像被剥夺了心神,双目无神的走向柴刀,一把抓起转身出了小院,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走着,她身后跟着一团黑蒙蒙的雾气,看起来像个人形却有没有实质,鬼魅般如影随形。

    金凌穿越街巷,一直走到了新开的镖局后院,抬手‘咚咚咚’的砸得门板直响,在门板被拉开的那一刹那,金凌猛然回神。

    她那位竹马吕良仁衣衫不整,脖子上还残留着暧昧的红痕,面色不善的看着她,看到她手上拎着的柴刀时,立刻就想起了前些日子发生的因为退婚而引发的灭门惨案,他退后了两步,暗暗扫了眼不远处的武器架,戒备道:“这么晚你来干什么?”

    “我……”金凌完全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到这里的,她一低头就看到自己手上锋利的柴刀。

    “郎君是谁啊?人家还等着你呢。”软糯魅惑的声音由远及近,白日金凌没来得及看清面貌的女子一身轻纱,里面只有一件水红色肚兜松散的挂着,根本遮不住满身春色。

    金凌低头看了柴刀片刻,依然想不起来自己拎着刀到这里来的目的,半晌之后她将柴刀往吕良仁脚下一丢,面无表情道:“送你,我走了。”

    金凌对他们实在提不起兴趣,可她这一举动却在吕良仁眼中成了赤|裸|裸的威胁。

    “站住,你别以为这样威胁我就有用,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肩膀被狠狠钳住,金凌跟凌杀习武多年她的身体已经有了本能反应,闪电般抓住那只手就是一个过肩摔,将人重重的甩了出去。

    被摔到青石板路上的吕良仁骂骂咧咧的站起来扶着腰,满目怒火,“我就知道你没安好心,你果然是来杀我的。”

    金凌白眼扭头就走,可对方却不依不饶起来,挥拳朝金凌后背攻来,金凌反身一拳,‘砰’的双拳一碰,刚猛的拳劲袭来,金凌退了一步,但对方却被她击退了三步。

    她记得从小吕良仁就打不过自己,既然他要找死,那自己只好顺他的意思了。

    金凌欺身而上,拳法飘渺灵动却又直攻要害,几个回合下来吕良仁就被她打得鼻青脸肿,金凌一脚奔向他的膝盖,只听‘咔’的一声,膝盖骨整个碎裂,吕良仁倒地痛呼,那边的美妇人尖叫一声就跑回屋里,似乎是去搬救兵了。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幸好我没有娶你,不然迟早被你杀了……”

    金凌冷眼走过去,脚踩在吕良仁俊俏的脸上缓缓用劲,“不用迟早,我现在就可以成全你。”

    “你……”

    “咔”金凌猛地用劲,一声脆响过后对方的下颚骨碎裂,再也说不出半个字来,金凌冷声道:“生平最讨厌唧唧歪歪的男人。”

    “金凌……”

    凌杀忽然从黑暗中走出,眉头紧皱看着金凌,满眼的心疼。金凌的脚依旧踩在吕良仁脸上,心里有种干坏事被抓包的感觉。

    “爹,你怎么来了?”金凌偏头,有些不敢看凌杀的眼睛。

    凌杀径直走过来定定的看了金凌几眼,金凌把脚拿下来退到一边,吕良仁‘嗯嗯啊啊’的向凌杀伸着手,凌杀叹了口气将他扶起来,他那双眼还不住的往金凌身上瞪。

    这时,凌杀偏头看了眼吕良仁脸上那个小巧的脚印,抬手慢慢帮他擦干净,吕良仁立刻有种找到救兵的感觉,自己的女儿干出这种事,凌杀怎么也要给他个交代吧。

    凌杀幽幽开口,“你这张脸上,连我女儿脚底的灰都不配沾上。”

    说罢,凌杀轻飘飘的在吕良仁胸口拍了一掌,吕良仁双目一瞪,整个人像断线的风筝一样飞出去,正好撞在正从屋里涌出的人身上,立刻一片东倒西歪,痛呼惨嚎。

    金凌咧嘴一笑,她就知道他爹最是护短。凌杀宠溺的摸摸金凌的头,“你还笑?要收拾他你告诉爹就好了,别脏了你的手,来,爹背你回去。”

    金凌顺从的趴在凌杀背上,不管那边鸡飞狗跳,也没人敢出来拦着他们两个,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听着夜里敲梆子的声音朝自己家走去。

    “白日里看你正常,还道你长大了想开了,没想到你倒是学会偷偷摸摸的上门找场子了。”

    金凌撇嘴,“我才没有,我是真的没放在心上。”

    凌杀摇头苦笑,“你啊,心比针眼还小,别以为我不知道。小时候马捕头他儿子抢你一回肉包,你呢?抢了他十年,还回回揍人家屁~股,他一个男孩子多少好面子,被打了也不敢脱~裤子给他爹娘告状,你这丫头,阴险着呢。”

    金凌脸上烧烧的,“我现在不是没打他了嘛。”

    “你倒是好意思,都这么大姑娘了还干混事,马小子现在见了你比见了阎王还害怕,说起来那小子倒是不错,马捕头为人也正直,你们……”

    “爹!你没把吕良仁打死吧?要是打死了人,马捕头铁面无私肯定要抓你的。”

    “没,但他也好受不了,他师傅那里我早晚会去说清楚,放心,爹有分寸。”

    两个人笑闹着回家,这一章算是彻底翻过去了,金凌一家三口也算过了几天安生日子,但宁静不可能永恒,片刻间就会被打破。

    这日金凌刚从附近的山上砍柴回来,一推开门就闻见一股血腥味,她的心头立刻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扔下背后的柴火拎着刀朝屋里走去。

    推开爹娘居住的屋门,映入眼帘的就是她娘骑在凌杀身上,手握着尖刀刺入凌杀心脉,面容狰狞嘴角溢血,满屋乱七八糟都是打斗的痕迹。

    凌杀奄奄一息的转过头来,一张嘴就是大口的鲜血涌出,眼中含泪看着金凌,挣扎道:“跑……快跑……”

    金凌的脑袋嗡的一下炸开,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娘为什么要杀她爹?可是不自觉的,她将手中的砍柴刀握得更紧。

    至亲的背叛和死亡双重压力之下,金凌会有什么表现,这令她身后一直跟着的鬼魅意外的期待。(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