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魔修求生指南 > 正文 【446】找死

正文 【446】找死

作者:桑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当天夜里,金凌修炼中途醒来,发现时妤和大圣竟不在厢房里,不过她放在桌上的冥石也不在,金凌笑了笑继续闭眼修炼。

    时妤一定是在鬼车的撺掇下出去逛了,正好又是鬼车活跃的夜晚。时妤可以安静的待着,但那鬼车可不行,一路上只要是夜晚,看到什么都好奇的紧,又有大圣跟着,金凌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即便时妤不言不语,金凌也能感觉出时妤她明白这里她人生地不熟,要想快速找到虚天剑的另一半重铸,就必须依靠金凌和南无音的势力。

    温养完了魔君角,金凌继续运转无相魔气打熬自己的骨头,裂痕是愈合了,但最好还是多巩固巩固,免得有被忽略的地方。

    一夜苦功,金凌第二天接近午时才悠悠转醒,一站起来身上就‘咔咔’直响,感觉自己的身体又强韧了几分。

    《无相魔功》日常修炼就附带打熬身体的功效,所以越往深处修炼,身体强度越强,修炼到最厉害的时候,据说自身都可以当作法宝使用。

    时妤他们还没回来,金凌也没什么逛的兴致,她一向是有需要时才去买东西,没需要时便宁愿把时间花费在修炼,刻阵盘,研习阵道或者其他感兴趣的东西上,总之一切以提升自身实力为主旨,其他都是能不做就不做。

    原本想醒了以后就带时妤上路的,现在时妤既然还没回来,金凌决定到对面锦绣堂看看,顺便买一件红衣穿。

    收起腰上阎罗殿的牌子,金凌和掌柜的曹进说了一声,径直走进了锦绣堂。

    这里的生意同样很好,不光男修多,女修也不少。锦绣堂一开始就是做各类型法衣出身,所以在这方面比阎罗殿老道,这些聚集在一起叽叽喳喳的女修此刻就正拿着一堆法衣在身上比划。

    金凌这种上了结丹期修为的,一进门就有笑容可掬的女侍迎上来,带她去里面的小间伺候,不过金凌只想随便买件法衣,便摆了摆手,在大堂内的椅子上坐下道:“红色的法衣,四品的,拿几件来看看。”

    女侍会意,笑道:“前辈是要往血衣教方向去吧,您稍等,我这就去给您拿。”

    不一会就有三个妙龄女侍过来在金凌面前一字排开,手上拿着样式各异的艳红法衣抖开让金凌观看。金凌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哪里是什么法衣,不就是几根布条吗?

    胸口和后背都大片大片的露出来,裙子旁边也开了高叉,走起路来大腿若隐若现。

    “前辈,这是血衣教现在最新的款式,以前辈您的风姿,穿上这样的法衣定能艳压群芳,倾倒万千。而且这三件法衣都是四品中阶法衣,上分别刻画了不同的符文,这件能抵御风沙炎热,还……”

    金凌靠在椅子上摆手,“都拿走,找普通一点的就好。”

    四个女侍互相看看,也都是伶俐的人,顿时明白这位前辈不喜欢这种款式,再仔细留意了金凌现在的穿着,规规矩矩没什么特别之处的黑衣,是以舒适方便为首要前提的简单大气款。

    几个人告退,过了片刻之过来一个女侍,手中拿着一件普普通通的正红色交领襦裙,窄袖,裙摆刚到脚面,衣襟、袖口和束腰上均用同色丝线绣着暗纹,简单大气却又不失美艳。

    “这件是四品高阶,在我锦绣阁也放了几年,毕竟北漠炎热,修士虽然不惧寒暑但也喜欢清凉着装,所以这种款式倒是很少有人需求。”

    女侍细心的为金凌解释,“这件法衣和所有法衣一样,均避水,防火,净尘,除此之外它没有主动或被动触发的功能,唯有本身防御力非常强大,四品低阶法器和四品以下的术法难以撕裂这件法衣,前辈若是喜欢,我们只收四十块四品冥石。”

    金凌起身摸了摸,确实如她所说材质非常不错,而且一般的四品高阶法衣都在五十块四品冥石以上,这件只收四十确实划算。

    出门时她从蛊颂那里拿了一百四品冥石,给了时妤三十,自己还剩七十,这下又要去一大半,她怎么感觉她老是这么穷呢?从来都没有冥石多得花不完的时候。

    “就它吧。”

    金凌对穿什么同样没有太多想法,红也好黑也好,穿起来舒服不碍事就行。

    “师傅,你看那件衣服,你穿起来一定很美。”

    一个元气满满的男声响起,下一刻女侍手中的法衣就被一个清秀少年抓在了手中,拿到站在门口的那个白衣少女身上比划。

    白衣少女看起来和少年差不多大,两个人也就十**岁的样子,少女包子脸有几分可爱,此刻眼含娇羞,双颊绯红,很小声道:“飞扬,你别闹了。”

    金凌掏冥石的手顿住,女侍也朝那两人看过去,白衣少女一身素白仙气飘飘,看起来年纪很小却是结丹中期修为,而那个少年活泼好动,笑得神采飞扬,修为也有筑基后期。

    女侍走过去恭敬道:“不好意思前辈,这件衣服那位前辈已经买下了。”女侍说着就去拿少年手里的衣服。

    少年瞥了金凌一眼,手一躲仰头道:“她给你冥石了吗?”

    “正要给。”

    少年坏笑,立刻从怀里摸出一块冥石塞给女侍,“那就是还没完成交易,这件衣服我买了。”

    女侍低头一看,居然是一块五品冥石,不过锦绣堂效仿阎罗殿,也是诚信为先,女侍当即将冥石递回去,强硬道:“我锦绣堂有锦绣堂的规矩,我与那位前辈已经定下了交易,所以您纵是给我再多冥石,这件法衣我也只能卖给那位前辈。”

    少年闻言不以为意,下巴扬得更高,“好了好了,我再给你两块还不行吗?你们做生意不就是要赚冥石吗?我让你们赚得多,这件衣服你应当卖给我才是,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们都不懂,还做什么生意啊?”

    又是两块五品冥石放在女侍手中,女侍脸色已经很难看了,暗暗后悔自己刚刚怎么没捏紧这件法衣,一不小心就让这少年抢了去,看这少年的态度,此刻要抢回来恐怕有点难了。

    少女感受到了来自金凌的低气压,低着头小心的拉了拉少年的衣服,“飞扬,还给人家吧,我们再买别的。”

    “不要,这是我第一次想给师傅买东西,今天一定要买下来,我……”

    “嘭”

    少年话还没说完,几人就听一声巨响,少年整个人朝后飞去出,重重的砸在对面阎罗殿的门柱上,震得门柱开裂,阎罗殿的牌匾都晃了几晃,上面禁锢的冤魂凄厉的叫唤起来。

    而金凌一手背后,一手拿着那件法衣,就站在少年之前站的位置,右脚刚刚踩在地面上,一对眼中杀气四溢。

    (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