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魔修求生指南 > 正文 【458】计划

正文 【458】计划

作者:桑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金凌直接回到厢房,远离了赛啼,她一直压制的心才剧烈跳动起来,鬼知道阎罗殿的人怎么证明自己是阎罗殿的,再留下去露出马脚那就是一定的了。

    一到没有阳光照射的地方,鬼车立刻蹦出来告诉金凌,灵震的确是从祭坛下面传出来的,他们已经可以确定了。

    祭坛是血衣教最神圣的地方,除了祭司和祭子,一般教众都没有资格上去,更何况她一个外人。

    思来想去,金凌也没有头绪,找不到办法,这时江文青却找上门来。

    他一进来就将一个盖着红布的托盘摆在桌上,带着歉意道:“我是奉大祭司之命来向道友赔礼的,早间之事实在是那个奴才不懂分寸,大祭司已经亲自抽了他鞭子,这一百块四品冥石聊表心意,还望笑纳。”

    红布揭开,一百颗四品冥石颗颗饱满,莹莹闪闪一片摆在金凌面前,金凌看都不看一眼嗤笑道:“这种奴才在我阎罗殿根本就没有活路,大祭司居然还能留他,当真是叫凌某无话可说。”

    “道友有所不知,圣君圣寿在即,大祭司为了这个寿礼忧思多日,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两个好苗子,一个便是那男宠,调教的时日还是短了些,所以野性难驯冲撞了道友。”

    金凌眼珠微动,“不是两个好苗子吗?杀了一个还有另一个,怎么就杀不得了?”

    江文青摇头道:“不成的,另一个可是百年难得一遇的阴阳同体,是要带给圣君做圣子的。”

    金凌兴趣满满道:“阴阳同体?凌某当初只是听闻贵教如苏力的传奇,却还从未见过真正的阴阳同体,不知这一位在何处?能否叫凌某看一看怎么个阴阳同体?”

    “道友莫急,此人现在就关押在祭坛下的水牢里,明日一早道友同大祭司一同上路时就能见到了,在下还有些事情,就不叨扰道友了。”

    江文青走后,金凌站在窗边望着祭坛,他说的阴阳同体莫非就是十目?祭坛下有水牢,虚天剑可能就在水牢里或者水牢里面某人的身上,水牢里除了看守的祭子就是犯人,那些祭子在成为祭子的时候就会被送到各大祭坛侍奉,一生都不能离开祭坛。

    那能将虚天剑带进去的就只有犯人,不知道里面除了十目之外还有些什么人。

    照目前的状况,金凌心里有了两套方案,一个是明日一早她和赛啼离开之后让叶蓁蓁和善真打进来,大圣趁着乱战的时候潜入水牢寻找,但这个计划的隐患是大圣对虚天剑没有感应,万一藏得太深,叶蓁蓁又支撑不了多久,大圣很可能还没找到就被发现,而且她如何脱身也成了大问题。

    第二套方案是今夜就动手,夜里鬼车和时妤可以分开行动,她和时妤易容之后,再引叶蓁蓁进来三面夹击分散注意力,让大圣和鬼车一起潜入水牢寻找,有鬼车在,找到的几率大增,运气好还能将十目一起救出来。

    但第二套方案弊端更大,无异于找死,一个赛啼抬手间就能将她们全部灭杀,更何况还有九个结丹期。但是就算第二套方案比第一套危险大得多,金凌依旧觉得第二套方案成功率更高。

    金凌和鬼车时妤商议了第二套方案,鬼车三个头来回看看,又看看时妤,大头道:“水牢入口以及下面有多少人我们都不知道,而且我们现在除了照明之外真没什么鸟用,要想最快速的找到虚天剑,金大人你得让小时妤和我们一起行动。”

    “没错,小时妤在的话,水牢下面的看守就能更快的清理掉了。”二头附和。

    金凌点头,的确是这样的,九个结丹期的祭司都在宫殿中,所以水牢下面的看守最多是筑基后期的,对时妤来说么什么难度。

    那么剩下的问题就是怎么牵制赛啼和九个祭司了,金凌转头看着桌上那一百块四品冥石,光芒耀眼令人心动,忽然想起了当年在南荒,蛊颂灭杀兽王族主力军时所用的计策。

    她捻起一块冥石叹声道:“唉……我果然没什么发财的命,送到手上的冥石也捂不住。”

    最后和时妤确定的行动计划后,金凌就带着时妤离开厢房,亲自将时妤送到了祭坛出入口看着她离开。只是时妤离开,祭坛的守卫问了两句便放行了,然后立刻就有人跑去汇报情况。

    这样会引起怀疑没错,但她也并非是血衣教囚禁的人,然后整个下午,金凌都在血衣教守卫的注视下在湖边漫步,时而坐下休息片刻,时而站在湖边定定发呆,总之一直在守卫的视线中围着湖打转。

    赛啼听了回报之后挥挥手让人下去,什么也没说,他仔细想过,阎罗殿这次和血衣教合作的意思应该是真的,正如金凌所说,挂着巡查的牌子便可以四处游走巡查,不会被其他势力怀疑。

    须罗台霸占整个北边,现在积怨廷忽然出了事情,再有阎罗殿的物资支持,整个西边迟早就是血衣教的,到时候须罗台算个屁,圣君知道这个消息一定会很开心的,这个阎罗殿的女人,可真是份绝妙的寿礼。

    赛啼丢掉手中鞭子,看了眼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云飞扬,整个后背血肉模糊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他皱起鼻子吩咐道:“来人呐,把他抬下去收拾干净,背后别留下疤痕。”

    两个祭子低着头走过来抬起云飞扬,赛啼抬手叫他们停下,眼睛在云飞扬两腿之间扫了扫道:“原本就是要承欢的男宠,那块肉留着也没什么用处,一并割了吧,也叫他长长记性。”

    云飞扬闻言忽然挣扎起来,似乎想要拿什么东西出来,赛啼眉头一皱,一股巨力直接将云飞扬击飞出去,重重的撞在殿外的墙上,留下一片刺目的鲜血,云飞扬也彻底昏了过去。

    祭子将云飞扬拖走之后,赛啼发现地上多了一个玉坠,似乎是从云飞扬身上掉出来的,他将玉坠摄入手中,一看之下脸色大变。

    “圣墓!他居然是圣墓的人!”

    ---

    求推荐票~~求订阅~~·(未完待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