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魔修求生指南 > 正文 【549】疯狂一搏(1)

正文 【549】疯狂一搏(1)

作者:桑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南无音手里攥着古月狂塞给他的戒指,艰难的抬手将身上最后一颗紫玉涅槃丹放入口中,当初他就是用这颗丹药留住了申荆性命十日,让他有时间能从巫山赶回摇光城。

    如今,他也要吃下这颗丹药,再活最后十日了。

    “妙香,金凌……”南无音叫着两人的名字,妙香一直就在他身边,金凌盯着莫问天右拳紧握,听到南无音叫她,暂时收回目光,界河要彻底关闭看样子还需要三四个时辰的时间,且听听南无音要说什么。

    看到金凌,南无音将古月狂的戒指递过去道:“这是古月狂的炼器传承,此刻或许只有给你最合适不过了,还望你不要拒绝,另外,我想请妙香帮我做一件事情。”

    金凌接下戒指点了点头,南无音眉头舒展开来,拿下他手上的翠玉扳指塞进妙香手中道:“我本名南司音,生于五绝界南琴世家,南琴世家中有一架古琴名曰绿绮,如有机会,帮我毁了它。”

    妙香点头,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她在南无音身边学艺十多年,早已将南无音当作了自己的师父,就算她知道南无音只是想用她牵制金凌,她也不能忽视南无音这些年诚心传艺之恩。

    “师父,我会的师父,我一定会帮你毁了绿绮的!”

    南无音柔和的笑了,生命将逝,何苦再坚守他的无情道?他抬手摸了摸妙香的头,安慰道:“莫哭,你是我南司音的弟子,出去也不能坏了我南司音的名号,你可知我曾是琴帝唯一的传人,好好学学金凌,以后莫要叫人欺负了去。”

    “嗯!”妙香咬着嘴唇不断的点头,握着扳指的手一点点收紧,将眼泪也生生忍下去。

    丹药起效,南无音恢复了些许力气,但是他的元婴受了重创,此刻也只是活着罢了,他看金凌一直盯着界河若有所思,不禁问道:“金凌,你可是有什么办法?”

    所有人都朝金凌望去,这种时候金凌也不想再瞒着,她摊开她的右手,手心烙印着一朵火红的彼岸花,仿若真实,散发着醉人的香气。

    金凌轻声道:“这是无垢留给我的黄泉之地,这其中封存着庞大的空间之力,要斩杀一个合体期还是绰绰有余的,只是我修为太低,催动它需要一些时间。”

    众人原本燃起的希望又被浇灭,头上那个是合体期,金凌只要敢泄露出一丝一毫令莫问天感觉到危险的气息,立刻就会被莫问天绞杀,她是没有机会完全催动黄泉之地的,这一点她自己也知道,所以一直没有动手。

    “或许我可以放手一搏。”金凌目光变得深邃,她已经开始在心中思量对策。

    “不行!”四个声音一齐响起,凌杀,傅清河,妙香甚至是吕良仁都斩钉截铁的拒绝了金凌的想法。

    凌杀忍住胸中翻滚的血气,上前一步扳住金凌的肩膀道:“我绝对不能让你去涉险,这次出不去我们再想办法,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爹陪着你!”

    傅清河也大声道:“对,打不过就跑,也没什么丢人的,老子经常干这事。”

    “对对对,我师父就这尿性,打不过就跑嘿嘿嘿。”吕良仁附和道,结果又挨了傅清河一脚。

    时妤沉默着,妙香也不知道说什么,大圣只是抱着金凌的腿不撒手,一副金凌去哪它去哪的样子。

    南无音咳了两声道:“金凌,就算你能杀了这个合体,可你别忘了,至正界有三个合体,界河能被修复,就说明另外两个在外面合力施法,你能保证杀了这一个,你还能杀了外面那两个吗?”

    一片沉默,南无音说得对,不能只考虑这边的危机,出去后怎么逃脱更应该一早就计算好,不然到时还是一死。

    南无音扫视四周,还留在此处的人目测之下不足五百,还全都是残军败将。他耗尽了阎罗殿能动用的全部财产,以及暂时封闭丹田的秘术才让黄泉界的修士众志成城,如今却被一个合体剑修击得溃不成军。

    南无音叹息一声幽幽道:“这次怕是真的没机会了,没有人手,就算出去了,要如何抵抗那边的正道修士。”

    “人手?”金凌脑中灵光一闪,目光登时投向已经裸露在外的九幽,海水干涸,无数海妖的尸体堆积在九幽边缘,常年笼罩在九幽之上的魔气都被一次又一次的震荡击散,但依旧无法一眼看到九幽之底,更显得九幽深不可测。

    吕良仁没来由的打了个寒颤,颤声问道:“金凌,你想干嘛?”

    “我们此时已经走投无路了对吗?”金凌深邃的目光扫过在场每个人的脸,大家都不约而同的低下了头,确实没有人有办法了,时妤攥着拳头,终究欲言又止,她可以撕开一条路,但前提依旧是靠近界河,越近越好,这和直接从界河出去几乎没什么区别。

    “那么,我也没什么好犹豫的了!他们封锁黄泉界,不就是为了封锁魔物,断我们仙路,让我们跟魔物自相残杀,凭什么!他们凭什么主宰我们的命运,就因为他们自诩正道,就要把我们都一竿子打死吗?”

    金凌略显激动的声音刺激了傅清河的神经,他这些年被追杀的简直都要发狂了,顿时破口大骂道:“什么狗屁正道,都是伪君子,没卵蛋的孬种!”

    吕良仁也道:“师父,你这辈子说话就跟放屁一样,但你这句话,徒弟我顶你!”

    傅清河一脚把吕良仁蹬出去三丈远,凌杀满面忧思的看着金凌,对于他们所言心中并不完全认同,毕竟他也是正道的一份子,舍小保大在面对特殊情况时不得不如此作为,他可以理解正道的良苦用心。

    可他也遭遇过不公,也遭遇过小人,知道并非正道就是绝对,所以他的心中一直自有一杆秤,他更像是徘徊在黑白边界上的人。

    此时此刻,作为一个父亲,他知道金凌这些年来过得多不容易,她变了,她已经没有了所谓的道心,而这是他无能为力的。

    他亏欠了金凌太多,在她的成长中没有尽到做父亲的责任,所以他没有资格去指责或者教导金凌什么,他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无论金凌做什么都不横加指责,只要站在她身后,陪着她,帮她便好。

    “金凌,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不用怕,就算天塌了也有爹帮你顶着。”

    金凌看着凌杀,感受到他眼神中的鼓励和支持,心下宽慰,她爹不是固执的人,遇事自有主张不会被正道的教义绑架,所以他才会和傅清河这样的魔修做了这么多年生死之交。

    “金凌,你到底打算干什么?我怎么听了半天也没明白呢?”吕良仁站在三丈开外的地方,手里拿着一面造型夸张的大盾,只露个脑袋在外面问道。

    金凌目光一凛,传音众人道:“我要打开魔界,释放所有魔物!”(未完待续。)</br></br>++(本站重要通知: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