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魔修求生指南 > 正文 【五百六十六】当年之事

正文 【五百六十六】当年之事

作者:桑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并非我喜欢杀人,这些年来我杀得人已经够多了,早都腻了,如非必要,我甚至连手都不想动。身份令牌的事情,爹既然已经找到了别的办法,那我自然乐得轻松。但是身份令牌好解决,你我的身份又要怎么解决?爹你想过这个问题吗?”

    凌杀心中五味杂陈,他明白金凌的意思,“被天书院通缉的是我,傅兄这些年过得虽然辛苦,但也潇洒,我可以和他一样。但是你对于天书院来说,早已是个死人,你可以抛开这一切重新开始。”

    “我不愿,这有违我本心。”金凌斩钉截铁道。

    凌杀激动的站起来,“你背负的因果已经够多了,你的前路已经荆棘密布,又为何要给自己找麻烦呢?”

    金凌笑不及眼底,神情冷淡,“就算我现在弃魔修道,难道我就能消除我身上的因果,走上康庄大道了吗?莫说情势不容,就是我自己,也不愿。”

    凌杀眼中闪烁着泪花,悔恨道:“我答应过你娘要照顾好你,你娘若是在世,定然也不愿看到你成了现在的样子。”

    “说到我娘,”金凌拿起酒壶给自己斟了一杯酒,辛辣的液体划过喉咙,让整个胸腔都变得,“爹你对我娘的了解有多少,你可知她的来历非比寻常?”

    “你如何得知你娘的来历?”凌杀错愕道,他也知道金玉的来历有蹊跷,可是这么多年根本什么都查不到,只知道她是被一对金姓夫妇收养的弃儿。

    “爹你坐下吧,我慢慢跟你说,话有些长。”金凌看着凌杀安稳的坐好才慢慢道:“黄泉界中那些臣服于我称我为月姆的人,就是娘的本族,巫灵界巫蛊族。他们的先祖叫巫离,娘是她的后人,我也是她的后人,所以我才可以成为他们的领袖。”

    “怎么会?”凌杀双目大睁,已经隐隐感觉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东西。

    “巫灵界被天道盟封闭之后就改名黄泉界,我到黄泉界虽说是意外,但却充满了命运的味道。爹你给我的降魔杵就是巫蛊族先祖巫离的一根肋骨,她的神念一直在上面,她引导我成为了巫蛊族的月姆,让我了解了一万年前事关魔界的一场大战。也是因为巫离,我得到了魔君狄亚罗的传承,真正踏上魔道。”

    “被困九幽时,依然是因为巫离,我被她的男人无垢所救,黄泉界能够打开,就是无垢在一手引导,而他却告诉我说当年魔界是他打开的。最后我们能出来,是因为狄亚罗的传承让我有了魔界至尊古魔的魔晶,所以我才能号令群魔。

    ”

    金凌从丹田中唤出无相黑莲,漆黑的莲花蕴含这磅礴的魔气,却分毫不外泄,“这朵无相黑莲便是魔君狄亚罗留给我的,它可以让我在魔气和灵气之间转换。而且还有另外一朵太一白莲,本身吸纳灵气,也可以在魔气和灵气之剑转换,它在另一个人身上。来汇合之前,我遇到了那个人,他警告我,当年的事情如果我继续查下去,我会死。还有,魔晶中的记忆力提到过一件灭世之物,我猜就在我和他身上。”

    金凌收起无相黑莲,苦笑道:“说了这么多,爹你觉得我现在还能回头吗?”

    凌杀看着金凌,看她这般无所谓的样子心中钝痛,她说得这样轻松,可这背后的辛苦凌杀根本不敢想象。

    这些话,金凌也从未跟人说过,她一直都知道她被卷进了一个旋窝之中,已经深陷,无法逃脱,唯一能做的就是任凭旋窝将她越拉越深,好到旋窝之下看看,究竟是谁的手,在搅弄风云。

    “爹,我娘的死没有那么简单,巫离所有的后人都是女子,也只会诞下女婴。而女婴一旦存活下来,她的娘亲就会立刻被人杀死,这些都是我亲眼在巫离的肋骨中看到的。一万年来,只有我是活得最久的,我不想死,我也不想逃。”

    凌杀抓起酒壶一饮而尽,忽然自嘲的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摇头,拎起旁边的酒坛晃晃悠悠的走出了小院。

    金凌没有阻拦,话没有几句,但是其中的内容却太庞大,她爹这么多年一直在自责没有保护好她娘,金凌不指望她爹能理解她,只希望今天这些话能让她爹明白,她娘的死是谁也无能为力的,他们都不应该逃避,应该揪出这个幕后的人。

    而要做到这一点,他们不能当逃犯,他们得堂堂正正的站在明面上,积攒自己的势力。

    “傅伯父,您若是有事就出来说吧。”金凌高声道,吓得藏在房顶的傅清河显得从上面滚下来。

    “金凌你怎么知道我在房顶上?我可是元婴期,你个小丫头才结丹中期,不应该看透的啊?”傅清河挠着头走过来坐下。

    金凌笑而不语,有毗卢眼在,即便看不透傅清河的经脉,她也可以看到那里的气息和别处不同,很容易就猜到有人在那里藏着,而会做这种事情的也就只有傅清河了。

    傅清河两只手捏在一起,( ukanhucom )几次张口却又闭上,半晌之后还是说出来道:“金凌啊,你刚才跟你爹说的,关于你娘的事情都是真的吗?”

    金凌点头,傅清河眉头舒展些许,嘀咕道:“难怪当时我觉得那些人很不寻常。”

    金凌闻言一震,“你说什么?!”

    “你别急你别急,我正准备跟你说呢,当年你太小你爹不让我告诉你,现在我觉得你比你爹靠谱,还是告诉你吧。当年你娘快生的时候,我被正道追杀,迫不得已找你爹帮忙,你爹就把我藏在了他和你娘当初住的地方,然后伪装成我引开那些人,只要几百里,你爹恢复他的样子线索就算断了,这招我们百试不爽。”

    “可偏偏就在那天出事了,”傅清河愧疚的低下头,连金凌的眼睛也不敢看,“那天你爹刚走,就来了一个神秘人,带着面具也看不清楚修为和男女。他的目标明显是你娘,你娘为了保护我只身引开了他,我才得以存活。”

    “然后呢?”金凌紧张道,她在巫离的神念中也一直看不清楚是谁在下毒手,甚至连个影子都没有,傅清河一定知道什么重要的线索。(未完待续。)<!--flag010-->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