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魔修求生指南 > 正文 【五百六十七】心结解开

正文 【五百六十七】心结解开

作者:桑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傅清河目光幽深,回忆着当年的场景,眉宇间充斥着懊悔,“你娘被那个神秘人掳走,我找了十多日,等我找到你娘的时候,她已经当时你就在她怀中,被她紧紧的护着,襁褓之中就带着那柄降魔杵。或许是在野外待得时间太长,我抱起你时竟然感觉不到任何生气。”

    金凌眼眸低垂,那个时候,原本的金凌就已经死了吧。

    “你爹后脚赶到,他当时几乎崩溃,抱着你和你娘嚎啕大哭,就在他准备随你们去的时候,你忽然哭出声来,说起来要不是你那一声啼哭,你爹也不会活到现在。我欠你们凌家太多,一条命已经不够还了,今后我的命和吕良仁的命都是你的,你要做什么尽管吩咐就是。”

    这会正在屋里搂着傀儡木槿睡觉的吕良仁冷不丁的打了个喷嚏,他恐怕永远也想不到,傅清河老逼着他娶金凌的目的,是要用他的命给凌家还债。

    “那个神秘人,身上可有什么特殊的标记或者其他线索?”金凌问道。

    傅清河摇头,“这个神秘人我也查了很多年,找不到任何线索,他当时浑身都被黑袍包裹,不带法器,连面具上都没有任何花纹,只是那个面具的样式给人一种很诡异的感觉。”

    金凌唇抿一线,摊开她的右手,黑色彼岸花在她手心盛开,心念一动无垢的面具出现在手中,傅清河一眼扫过来身子一抖竟吓得从凳子上摔下去,颤抖着手指着金凌手中的面具道:“怎么会?怎么会在在你手里?”

    当傅清河第一次提到面具的时候,她就想到了无垢的面具,现在看到傅清河的反应,她只觉得脑子里一团乱麻,真是越查越乱。

    先不说无垢能不能从黄泉界出来杀人,以及他沉睡了一万年这件事。就说他这个人,当年能够因为巫离就把魔界打开报复社会,杀巫离后人这件事他肯定也是做得出来的,但是如果是无垢的话,要杀一次杀干净就好,为何每次独独留下孩子?

    而且无垢确确实实不可能从黄泉界出来,分身的话,依照她最后在九幽之下看到的那些事情,无垢的分身只有一个寂寒渊,寂寒渊更变态,更加不会留下孩子,他是连巫离也想杀掉的。

    那么带着这个面具的人,肯定是对无垢十分了解的人,不然也做不出这样的面具。金凌首先想到的就是巫离,可她会杀自己的后人吗?

    还有莫墟言,他到过黄泉界,肯定见过无垢,他是个十分正派的人,况且还和巫离有过一段情,就算他忽然发现巫离是个坏人或者反目成仇,

    要杀也是斩草除根。

    狄亚罗?他和巫离都同归于尽了。但是无垢说巫离还活着,会不会狄亚罗也还活着?

    金凌想不出所以然,将面具收起来,这些人中首先排除了无垢和寂寒渊,毕竟他们是一直被关在黄泉界的,在外面能做这件事的还是只有莫墟言。

    而且巫蛊史籍中记载,巫离从来没有离开过巫灵界,就在她想跟着莫墟言出去的时候,无垢失踪,然后紧接着魔界就被打开,灭魔大战打开序幕。

    由此可见,巫离的男人,可能就只有无垢,莫墟言和狄亚罗三个人了。所以这边理不出头绪,就得从莫墟言的生平上下手。再者,他是正道修士,如果打着除魔卫道的旗帜杀人,放过一个无辜的婴儿,似乎也是解释的通的。

    “清河伯父可有办法帮我查一个人生平的所有事?”

    傅清河从地上爬起来,“你说,我可以想想办法,实在不行去天机阁买也行。”

    “天机阁?”金凌疑问,她为何从来没听过这个机构。

    傅清河解释道:“哦,天机阁其实就是天道盟掌管整个修真界各种信息的地方,比较隐秘,但是天机阁其实还做着暗地里的买卖,就是消息情报那种,我也是无意间在别人那里听说的。”

    “原来如此,我要查的人叫莫墟言,是正气宗的开宗祖师,之前我在正气宗想要查,却被人捷足先登把他所有的记录全都拿走了,所以只能麻烦清河伯父援手了。”

    “小事小事,不要这么客气,一家人嘛,太客气就生分了。”

    该说的都说完了,金凌拜托傅清河去看看凌杀的情况,然后就回到自己的屋中盘坐在床上,想修炼却怎么都静不下心来。

    她总觉得自己知道的信息已经够多了,就差关键的一点就能弄明白所有的事情,甚至她感觉这个关键点就在自己眼前,只是她没有注意到而已。

    无心修炼,金凌干脆从床上下来坐在桌边,挑了挑灯芯让房间里亮一些,然后取出她在来的路上买的符笔,符纸还有阵盘。

    出了黄泉界就要开始使用符纸和兽皮制符了,先前她尝试过,发现她习惯了刻符时的力道,现在画起纸符来反而不能得心应手,一切又得从头开始练习。好在她技巧和要点上已经完全掌握,现在只要习惯符笔的力道就好。

    长夜漫漫,金凌就在不停的画符中渡过,杂乱的心绪也一点点平静下来。

    第二天一早,金凌一打开房门就看到凌杀站在门口,他面容沧桑,但眼神却清亮了许多,似乎是解开了心结,笑得坦然道:“金凌,今后所有的事情,你尽管放开手去做吧,爹不会成为你的牵绊和负累,爹会做你的帮手。其实说到底,你爹我就是一个俗人,U看书( ww.uukans.com )甚至有些虚伪自以为是。直到昨夜我才想明白,所谓正义和苍生比起你娘和你,在我心中根本什么都不是,你娘的仇,咱们一起报,你身上的枷锁,爹跟你一起破!”

    “好!”

    父女俩相视一笑,所有的不快和心结都烟消云散。

    曾经在心魔劫中,金凌没有选择杀父证道,就是因为她相信他爹,是永远都会站在她这边的,而事实证明,她没有选错。

    这一刻开始,金凌金丹上遗留的疤痕,开始一点点的消除,她最大的心结,也解开了,而她的魔道,注定与前人不同。

    “爹我有东西给你,或许可以打动净月宫的花长老,你跟我到院中来。”

    凌杀有一瞬间恍惚,他都已经答应了金凌不再干预她的决定,但金凌依然尊重他的选择不想他心中煎熬,他凌杀何德何能,可以得到金凌这样的女儿。

    凌杀压下热泪盈眶的感动,跟上金凌的脚步。未完待续。<!--flag010-->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