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魔修求生指南 > 正文 【六百一十三】搏阵(一)

正文 【六百一十三】搏阵(一)

作者:桑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蒋冰两人一路跟着金凌走向执法堂,一路上遇到不少外门同窗,但凡男弟子,纷纷热情的向金凌打招呼,但凡女弟子,一个个鄙夷嘲讽,态度鲜明。

    倒是跟在后面的蒋冰,不论男女弟子,对她的态度大都和善,让蒋冰甚是得意。

    执法堂外已经围了不少弟子,气氛有些微妙,金凌从他们幸灾乐祸的表情上就能看出,他们全都是来看热闹的。

    金凌面色如常的迈入执法堂,立刻有一道炙热的目光射过来,金凌还未看过去,识海中就响起质问声,“昨夜为何不来?”

    北安易眼眸中要喷出火一般盯着金凌,金凌淡漠的从他身上移开目光,如此冷漠的态度气得北安易差点冲上来杀了金凌。他先前费劲心机才让她替了蒋冰的名额,可这个女人居然以此去挑衅蒋冰,逼得蒋冰狗急跳墙,直接告到了北傲萱跟前。

    今日要是她过不了北傲萱这一关,他也吃不了兜着走。

    院落中,此时站着两人,金凌第一眼就注意到了那个身形挺拔,美貌无比的女人。她元婴初期修为,出身北棋家嫡支,身上带着与生俱来的傲气,站在那里自有一股锐利的气息充斥全场。

    光这股气势,就胜过了外门所有长老,不亏是内门棋术府的大长老,内门弟子的教导方针一向都由她审核,所以她对内门考核舞弊之事一向严惩不贷。

    但是北安易也有些本事,把蒋冰和潘迎春考核的照影玉弄丢了,所以北傲萱才破例让她们俩重考一次。重考是恩,严查是威,恩威并济,震慑外门。

    北傲萱身边站着外门的执法堂长老,结丹后期的北兴平,白发苍苍佝偻着身子,陪着小心。他是庶支,也是北安易的舅父。

    蒋冰一个人走进来,把花幼荷留在外面,进来之后她全然变了一个人一般,眼神中带着些许委屈,惴惴不安的站在金凌身侧。

    “两位长老,多谢你们愿意给冰儿一个机会,冰儿这次一定会好好考,一定不会让两位长老失望的。”一番话说得软声细语,样子楚楚可怜,叫人不忍苛责。

    北傲萱的目光落在金凌脸上,她自始至终没有丝毫表情,甚至有些神游天外,这幅不认真的样子叫北傲萱心中更加不屑,清了清嗓子厉声道:“这次本长老亲自出题,你等最好收起那些肮脏的手段。我北棋山庄旨在培养出众的阵道人才,而非培养你等如何勾心斗角耍手段。”

    蒋冰她知道北傲萱不是在说她,偷偷斜眼看向金凌,心中冷哼。

    “外面的弟子,想观战的尽管进来!”北傲萱高喝一声,院外躁动的弟子闻言呼呼啦啦的涌进来,不消片刻就将几个人围在中央,水泄不通。

    北傲萱见时辰差不多了,翻手取出一张棋盘,棋盘一出,哗然之声沸腾,北兴平,北安易和蒋冰纷纷变了脸色,只有金凌一脸疑惑。

    “炼阵棋盘!那不是内门弟子考核才会用到的东西吗?”

    “是啊,内门弟子学阵进度比外门快的多,所以每次考核都要用到炼阵棋盘,而外门弟子则不用。”

    “据说这个棋盘是两两对阵,黑白棋子都是特殊炼制的,可以用神识将阵法刻录进去,放进棋盘就会起效。这不单单是考验阵法刻画,更是阵法相搏,太难了。”

    “我们外门入内门的考核也只不过是抽签,抽到什么阵,三次机会内布出来就算过,这下可真是玩大了。”

    北安易偷偷传音给北兴平,北兴平壮着胆子向北傲萱进言道:“大长老,外门弟子的习阵进度一向不如内门弟子,用炼阵棋盘是否太强人所难?”

    “哼!已是结丹修为居然连搏阵也不会,

    此等弟子要来何用?”北傲萱厉色道,声音中夹着元婴威压,周围外门弟子立刻噤若寒蝉,羞愧的低下头。

    北傲萱扫视众人,昂首教育道:“习阵在于己身,若是一个个都靠着北棋家强灌给你们,那不如不要学!”

    “开始吧。”清亮的声音插进来,金凌眉宇间有些不耐,唧唧歪歪一早上了,真是令人烦躁。

    金凌一出声立刻吸引了众人目光,一个个看傻子一样看着金凌,眼神中不吝鄙视。

    “你看她嚣张那样,她连基础阵图都画不出来,别说搏阵,她的棋子到时候能落下去起效就是奇迹了。”花幼荷悄声跟旁边的人道。

    “就是,她才几斤几两,居然还这么大言不惭。”

    鄙夷的声音越来越大,北傲萱也看着金凌,眼中闪过一丝欣赏,她拿出炼阵棋盘的时候考核就开始了,迎难而上的气势也是北棋家弟子十分重要的品质,相比起脸色发白的蒋冰,一脸无所谓的潘迎春忽然顺眼起来。

    北傲萱的神色落在蒋冰眼里,U看书( ww.uukanhuco )心想潘迎春一定是装镇定,她这个女人最是会装,不能让她占了先机,虽然搏阵她不擅长,但比起潘迎春,她还不至于落了下风。

    想到此处,蒋冰高声道:“炼阵棋盘冰儿早有耳闻,今日正好一试。”

    北傲萱这才满意的对她点点头,将手中棋盘抛起,四四方方的棋盘在两人之间落定,其上浮起一黑一白两颗棋子,金凌还未动,蒋冰先出手将黑子摄入手中。

    金凌不以为意,手也不抬,神识一动白子飞到面前,悬在眉心处。

    北安易恼怒的瞪着潘迎春,她半斤八两居然还不知道抢黑子,要是她输了,他事后定要杀了这个女人。

    神识注入白子,炼阵棋盘的规矩浮现在识海中,金凌皱眉,这种东西她还是第一次接触,看似是围棋的模式,但根本就和围棋没关系。

    谁先击溃对方全部阵法,谁就赢。

    棋子类似阵盘,将大阵刻画进去之后落子,大阵若成,落子可成,大阵若失败,落子就会消失。落子消失事小,让对手看穿你棋路才是最麻烦的。

    而且棋盘上可以吃子,吃子就是破阵,用自己的阵破掉对方的阵,就可以用自己的棋子替代对方位置上的棋子。

    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用高阶大阵碾压,然而金凌回忆了潘迎春的记忆,她确实是个草包,会的只有五行基础小阵,如果她贸然使出高阶大阵,必然立刻引起怀疑。

    金凌还在考虑怎么办的时候,执黑子的蒋冰已经在棋盘正中央落下一子。

    (未完待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三掌门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