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魔修求生指南 > 正文 【六百六十一】制造意外

正文 【六百六十一】制造意外

作者:桑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回到屋里,金凌放出一只飞蚁,它双翅上无昧火幽幽燃烧,现在她蛊域里所有的蚂蚁身上都带着无昧火,她让吕良仁收集那些东西,就是想再试一次炼制无昧火。

    如果成功,无昧火将成为东书世家的独一无二的标志和底牌,想到以后东书世家弟子每人手中都有无昧火,那样的光景,怕是叫整个修真界都要震上一震。

    金凌抓紧时间调息,等恢复了全盛状态就去寻妙香,然后往西岭兽族走一趟,弄清楚天狗究竟为什么会认识她。

    她是穿越而来的,所以从婴儿时期就有记忆,在她的记忆中,她从不曾见过天狗这样的人物。那么天狗认识的极有可能是原身,在原身未死去时。

    当初金玉被戴面具的人掳走,前后不过几天时间,原身出生到死去也就在这几天内,天狗在这几天内见过原身的话,也一定见过戴面具的人,或者,他就是戴面具的人。

    金凌不放过任何一点可能性,只要有一点能弄清事情来龙去脉的希望,她就一定得去探个清楚。

    ……

    三日后,苍水城东古道旁。

    “小师叔,怎么又发作了?”妙龄少女担忧的看着坐在树下扶着额头的青衫男子。

    男子摇摇头,摸出一粒丹药服下道:“已经第三次了,较头两次轻了不少,想必尊上已经离开,我们得加快脚步,这次一定要找到尊上,**,扶我起来。”

    林**扶上官隐站起来,忧愁的看着他眉心那一点黑气消失,问道:“小师叔,你如何确定尊上就在苍水城中呢?”

    上官隐深吸一口气,俊俏的脸被刻印折磨的毫无血色,“没错的,我们这一脉的刻印和其他人的不同,我能感觉到那就是尊上在催动刻印。”

    他们这一脉一万年前就是尊上最忠心的属下,所得到的刻印和其他人不同。尊上可以将自己的力量通过刻印送给他们直接提升修为和力量,所以不管催动谁身上的刻印,他们都会有所察觉,并且每次刻印发作,所承受的痛苦加倍。

    林**当初伪装成杏林宗医修前往五绝界寻找尊上遗骨,虽然到最后关头没能看到尊上复生,但从之后北棋山庄被灭门事件来看,尊上一定是复生了,极有可能就藏身在北棋家唯一的幸存者身上。

    天书院那点隐秘,别人或许不清楚,他们这一脉忠心守候了尊上一万年,早已摸清了几个背叛尊上的叛徒底细,其中就包括天书院。江忆书的后人妄图通过铲除圣上附身之人得到解脱,简直是做梦。

    他查到北棋家唯一的幸存者当日被铁血盟的人救走,后来又被带到了武明界苍水城,所以特意前来寻找,这次一定要想办法将尊上夺回。

    上官隐看了眼林**,轻声道:“只要尊上回归,我等一定能立于修真界之巅,你的愿望,尊上也一定能帮你实现。”

    林**满怀希冀的点头,“嗯,我相信。当初在尊上的洞府中,我被重伤前已经记住了在场四个人的相貌,只要看到就一定能认出来,尊上一定就在他们其中一人身上,对吧小师叔。”

    “没错,

    我们快些赶路,我感觉尊上可能已经离开了苍水城,往西边去了。”

    说完,两人重新拿出飞行法器,往苍水城中疾驰。

    ……

    金凌离开苍水城,跟妙香在城西十里亭会和,见到妙香时,她一身素雅的书生直缀,带着头巾,还描粗了眉毛,抹黑了皮肤,看起来就像个文弱书生。

    “云雪,这边这边。”妙香看到金凌笑得很开心。

    金凌走进了才突然发现妙香气息不畅,紧张道:“受伤了?”

    妙香无所谓的笑笑,“不是,是有一次差点失手,我一急被‘心殇’反噬了,不过不要紧,调息几天就能好。”

    金凌询问了妙香一些细节,得知这些天她确实够拼。

    精武宗的比斗进行时,苍水城外也开了几处斗场,有一些没能参加武神祭的阵道弟子和武道弟子一对一切磋,妙香就混迹在这些斗场中,总共制造了八场意外。

    其中五场是武道弟子‘失手’打死了阵道弟子,三场是阵道弟子‘意外’重伤了武道弟子,最后武道弟子伤重不愈而亡。

    妙香挑的目标来头都很大,都是周边几个依靠着精武宗的大宗门,其中有一个形意宗的弟子,自称是钟离凤的后辈,和一个天书院的外门弟子切磋。

    那场外围开了赌盘,八成的人都压了钟离凤的后辈赢,因为那个后辈确实在形意宗有些名气和战绩,而这个天书院的外门弟子,修为不如人,身份也不如人。

    结果,天书院的外门弟子赢了。

    说起这一场,妙香眉飞色舞甚是得意道:“你都不知道,我在最后关头,心想这场必须闹大点,就干脆用你教我的拆符胆方法拆天书院弟子的阵,可能是我运气特别好吧,一下就拆对了地方,然后那阵就爆了。本来两个都活不了, ww.uukasu.nt 我出手护了那个天书院的弟子一下,嘿嘿,我聪明吧?”

    “确实,难得你蒙对一次。八成的人赔了钱,钟离凤那位后辈还有点背景,当时一定闹得很厉害吧。”

    妙香点点头,“对的,当时就有人闹起来,说只是切磋何必这么认真,发现钟离凤的后辈死掉之后,他的随从过去查看天书院弟子的伤势,我在那个时候一记‘心殇’打过去,要了那个天书院弟子的命,然后你猜怎么着?”

    金凌看妙香一脸邀功的样子,虽然猜到,但还是顺她的意思问了一句,“怎么样?”

    妙香掩嘴笑得跟狐狸似的,“我装成阵道弟子,当场就喝斥那个随从说,切磋意外而已,何必趁着对方无反抗之力时杀人,此等用心,简直险恶!我说得可义正言辞了,这辈子都没这么正派过。”

    “没人发现端倪吗?”

    妙香很肯定的摇头,“当时这场比斗都看好钟离凤的后辈,都说无悬念,所以那些高阶的修士都去另外的地方观战了,在场的只有结丹期和结丹期以下的修士,我有把握的。”

    “那就好,这几场意外激起的怨气还需要一定时间的发酵,我们先往西岭方向去,路上遇到世道经的铺子再继续打听看看吧。”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flag_bq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