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魔修求生指南 > 正文 【749】发难

正文 【749】发难

作者:桑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凌杀说起他去追查那个和尚和狱破天的事情,那个和尚被天书院的驻地,凌杀难以接近,便想着从其他地方下手。.M

    而后莫远之现莫天瑶死的那天,因为岱川压下了莫天瑶的死讯,莫远之不忿,便要回莫家找人。

    凌杀就是那个时候跟上的莫远之,但跟上莫远之的不止他,还有重伤的狱破天。

    中间的波折不提,凌杀在半路上杀了莫远之,还搜了他的魂,从而知道了不少事情,却在刚抽出莫远之的魂魄时,防御松懈被狱破天偷袭,才成了这副样子。

    莫远之的头颅被凌杀砍下来,身躯却被狱破天夺走,他猜想,狱破天原本就是想杀莫远之,伪装成莫远之然后潜入天书院准备做什么事情。

    “我知道狱破天想干什么。”金凌轻声道,“他跟天书院有血海深仇,定然是为了报复天书院。”

    凌杀认同的点头,又拿出一个巴掌大的琉璃瓶,里面有一团灰的魂魄正疯狂的撞击瓶壁,魂魄如雾气一般,不时会有一张狰狞的脸从雾气中显现,用力的嘶吼,正是莫远之的魂魄。

    “莫远之为天书院干过不少龌龊事情,包括操控十殿冥狱为天书院谋利之事他也知道一二。他魂魄里的记忆就是实证,但是这实证要怎么拿出去,十分棘手,用不好就会把自己也拉下水。”

    金凌捏着瓶子道:“爹,这些都交给我,你安心养伤吧,那边的大戏也该开场了。”

    金凌带着莫远之的魂魄回了自己房间,没有着急去方寸棋盘那里,想必该来的人已经都来了,正准备宣布新任的三吧。

    金凌不慌不忙的在房间里布阵,她准备亲自搜一次莫远之的魂魄,他是元婴初期修为,灵魂强度比她差不多,所以要防备着些。

    莫远之上次跟她说到东方寂的事情时欲言又止,说东方寂涉及天书院两件隐秘的事情,她想知道究竟是什么。

    ……

    此时的天台界,六道浮岛环绕在中央的方寸棋盘周围,如鼎足一般托举着中央的半月形高台,十六个气势勃的男女修士分列其上,六方浮岛上的修士根本这十六人的相貌,只能隐约团影子,更不敢有人以神识窥探。

    他们是组成天道盟的主要成员,是天道盟的核心,也是当今修真界最顶尖的力量。除非特殊情况,否则他们之中甚少有人会偏私帮助自己的宗门,顶多就是以存在的方式为各自出身的宗门助威。

    在他们心中,万事当以天道盟为先。铁血盟的存在,除了为修真界荡魔,也是为了监督天道盟。

    他们头顶五个人负手而立,分别是武圣牧庸,佛子虚云,剑圣燕归尘,医圣天南星,还有一个是天书院的江九华,虽然他还不到渡劫期,但因为他是上一任三之一,故而站在了牧庸身侧。

    还有一个天狗祸斗没出现,修真界一直将他当作牧庸的宠物来不允许他一个妖参与修真界的重要事务。

    而此时,天狗依旧守在五绝界周围,保护金凌的东书世家不受任何损伤。

    虚云代表前任三说了一大篇教化世人之语,听得牧庸耳朵都起茧子了,江九华被牧庸盯得死死的,天书院出了这么大事,他却根本连下面的人都见不到,打哈欠就想跑,又被牧庸揪住了衣角。

    “小九华,说了多少次了,你最好别去,别管,我这可是为了你好,你怎么就不听呢?虚云和尚刚说了,我等大能修士当以整个修真界为先,你怎么就只担心你那个破天书院呢?这么自私可不好,别忘了你的身份,知道吗?身份!”

    江九华讪讪的笑,他一个又打不过牧庸和天狗两个,就是剑圣燕归尘也在他们两个手下讨不到便宜,前些日子才被牧庸折了一把灵剑。

    想到这些,江九华只好留在原地,不再轻举妄动,天书院的崽子们,你们就自求多福吧。

    虚云的长篇大论终于说完,下来本该是由牧庸来宣布下一任三的名单,可是牧庸不乐意,就将一切都推给了虚云。

    虚云理了理袈裟,捏着念珠道了声佛号,缓缓开口准备宣布。

    “佛子且慢,晚辈有事请教!”

    浑厚的声音如鸣钟般嗡嗡传出,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此刻这里生的事情,不光天台界内的人能到,整个修真界的人都能知晓。

    而说话的正是东方寂,虽然天书院是江忆书创建,现在又出了江九华这为即将渡劫期的圣尊,但是真正掌管天书院实权的,还是东方寂和岱川,以及辅佐他们的莫家和式微的江家。

    江九华听到东方寂声,忽然庸眼中闪过一道精光,刚才的疲惫烟消云散,饶有兴致的笑起来,江九华心里咯噔一下。

    “晚辈对此次天台会的试练存在疑问。”东方寂跃上半空,一身白袍,鹤童颜,整个人仙气凛然。

    虚云回头其他几人,牧庸抖抖衣袖,瞪眼道:“你作甚,这次是你主持,人家有问题你就好好问问啊,别委屈了人家,说咱们不公。”

    江九华眼角抽搐,想传音给东方寂叫他回去,却被牧庸一把按在肩膀上,天南星和燕归尘都对天书院和精武宗的恩怨不感兴趣,一脸无所谓的样子。

    虚云心知牧庸有谋算,但当着整个修真界一众修士的面,他只得问道:“阿弥陀佛,有何疑问,且说来。”

    江九华怕牧庸,但众目睽睽之下,东方寂可不怕,他就不信牧庸敢当着全天下人的面对他出手,如今天书院已经被逼上绝路,若不放手一搏,天书院只会被一点点的打压殆尽,最终泯灭在历史的长河中。

    “敢问佛子,若是有不轨之徒,在天台会前就串通一气,在天台会时使用下作手段暗算他人取胜,甚至不惜与魔修勾结,杀人灭口,此等作为,天道盟可会坐视不理?”

    话音一落,哗然声起,东方寂虽然没说是谁,但大家心知肚明,这么大一顶帽子扣下来,谁吃得消啊。

    牧庸‘噗哧’一声笑了,按在江九华肩上的手一伸,搂着江九华的脖子道:“小九华,你这些个徒子徒孙可真是牙尖嘴利啊。”</br></br>公告:笔趣阁APP安卓,苹果专用版,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