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 正文 第八节 忍无可忍

正文 第八节 忍无可忍

作者:故土难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如果秦浩明知道兄弟的想法,一定要大呼冤枉。大明已经内忧外患,国内盗贼横行,民众流离失所,到处饿殍遍地,他哪里还有得闲的功夫。

    现在他颇有时不我待,只争朝夕的感觉。闭关修炼、锻炼身体、笼络秦家村村民、购买这些物资,一步步走来,可以说都有深意,只是时日尚浅,一时之间无法发挥作用而已。

    甚至包括故意考验张云,也是希望他快点成长,今后好成为他的左膀右臂。

    古话说得好,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秦浩明不认为自己可以独自面对满清鞑子,更不会凭着一腔热血和鞑子死拼,徒逞匹夫之勇,于事无补,智者不为。

    秦浩明远远瞥见表弟张云半死不活的样子,微微摇头脸上却不动声色。终究还是少年儿郎,历练不够,心性不定,喜怒哀乐全写在脸上,藏不住心事。

    好在终究是块璞玉,尚需精雕细琢,自然会大放异彩,方可大用。

    “尔等贱民立马离开临浦,这大节日里的也不让人安生。”

    十几个县城的衙役挎着腰刀,正用力的驱赶街道四周的流民,一些躲避不及的被打得头破血流瑟瑟发抖。

    一瞬间,鸡飞狗跳,小儿啼闹,临浦百姓大多避在外围指指点点,面有厌恶之色。

    这些衙役大多来自市井,世代相承执役,多无赖之徒,属于贱役。

    往往倚仗官衙之势,巴结上官,并与劣幕、恶吏等联为一气,敲诈勒索,侵害平民,为恶乡里,被时人称作“衙蠹”,实为临浦大害。

    临浦作为入闽第一站,是流民首先修整停顿的地方。可是作为一个小型的农耕县城,根本无法容纳大规模的流民。

    所以当地官府的做法往往是驱赶他们继续南下,只要不在他们的辖区即可,这其中就有诸般血腥手段。

    此时流民到处奔跑躲藏,叶家酒楼广场为之一空,现出一个蓬头盖面的精壮汉子和一躺在地上的妇人,显得特别碍眼。

    五六个皂班无需吩咐如狼似虎扑过去,仗着人多对着汉子劈头盖脸就是一顿猛打,还不停地呵斥着贱民该死等话。

    许是围观百姓太多的缘故,皂班并有动手殴打旁边呼天唤地嚎嚎大哭的中年妇人。

    秦浩明远远看见那个汉子甚是硬气,披头散发看不清容貌,双拳紧握挺着高大的身躯硬捱,却是不肯求饶半句。

    哪知这愈发引起几个皂班的怒火,这不是让大爷在黔首面前失了面子嘛!

    原本棍棒多数是往手脚胸背处,现在有几棍连头部要害也敲打,大有不管不顾的趋势。

    精壮汉子的鲜血顺着脸颊流下,有些百姓看见惨状带着哭腔叫喊着别打了,摄于这班人威名,无人敢跳出来阻止。

    “都给我住手。”秦浩明大声爆喝,人未到,声先至,气势逼人。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秦浩明再也看不下这些人渣的所作所为。

    衙役成分有皂、快、捕、仵、禁卒、门子,皆为贱民,同倡优、奴婢同列。

    贱民衙役包括子孙都不能参加科举,也不准捐纳买官,为士绅所不齿,有些家庭严禁子孙从事衙役。

    可是这些渣渣陷害起平民百姓比谁都狠,秦浩明发誓若有机会,再也不让他们流传下去祸害国人。

    “大庭广众,朗朗乾坤,一言不发殴打民众,尔等可知大明王法?身为执法之人,知法犯法罪加一等,尔等可知晓?莫非你们凌驾王法之上不成?”

    秦浩明先声夺人,一步一怒斥。步伐很快,语速却很缓慢高调,四周百姓听得一清二楚。他身材高大,几个大步便站在叶家酒楼广场空地。

    “好!”

    “说得好!”

    “就是,凭什么打人。”

    ……

    围观百姓早已有不忍之人,兼之这些贱役平素里扬威耀武,百姓心有怨恨却敢怒不敢言。

    如今见秦浩明身穿秀才服饰,英气逼人,大明对读书人素来优待,百姓们也信服,再抱着法不责众的心态,一时之间,不管三七二十一,喝彩叫好之声不绝于耳。

    两边沿街商家楼上也站满了围观之人,大多为女性家眷类,居高临下指指点点。

    “这个秀才公长得不错啊!”

    “是谁家的公子哥儿,说话很有道理。”

    “这些贱役跋扈惯了,今后不要找这个小哥的麻烦才好。”

    ……

    国人偏爱热闹,叶家酒楼也站满围观的人。

    三楼有个小包间的阁窗,一个清秀丽人身着紫色衣裙,风姿绰约体态柔美,神采飘逸默默地注视着下方发生的事情。

    虽然是默默地注视,可是脸上表情却非常丰富。眼睛紧紧锁定秦浩明,异彩涟涟。粉嫩的小脸吹弹可破有抹嫣红,写满不可思议的模样,正是秦浩明口中的叶家小娘皮。

    古代女子早熟,虽然叶绍梅今年只有十六岁,可是帮助家族打理生意却有近一年的时间。今天是重阳节,客人比往日少,在是盘点算账的好时机。

    只是不曾想到碰到这样的事情,更不曾想到秦浩明居然挺身而出,大声呵斥一众衙役。瞧他威风凛凛旁若无人的模样,何曾有在她面前唯唯诺诺低眉顺首的半分情形。

    想到上次秦浩明所说:爱煞自己,然自己年纪尚幼,学业无成,家无余财,实乃启齿言爱……

    她的心里微微有几丝期许,自己并不是嫌贫爱富之人,只是从小仰慕英雄豪杰或想找一个知暖知热的如意夫婿而已。

    如果委托兄长言明实情,能否重归于好?

    “你是何人?为何妨碍我等执行公务?”

    不说叶绍梅如何想,那些衙役看见有秀才身份的男子训斥他们,停止殴打精壮流民汉子,一个班头模样的衙役走出来大声说道。

    由于摸不清情况,言语之间还算客气。

    作为当地的地头蛇,别看他们在百姓面前人五人六,可是对于城里谁能惹谁不能惹,他们可是一清二楚。这其中就包括有功名在内和摸不清情况的。

    “笑话,执行公务?现今天子亲军锦衣卫怕也是没有你们威风,便是当年魏阉集团西厂番子也不过如此吧!”

    秦浩明说是笑话却一脸严肃,双手对着北方需行几礼。对于何人避而不谈,言语中一顶大帽子先扣上去,把他们和天启年间的西厂番子相比。

    四周百姓大声起哄,更因秦浩明说话堂堂正正,语言铿锵有力又不乏犀利,新买的秀才服装更是衬托出他的伟岸,令大家大声称赞。

    班头衙役脸色难看,又不知道来人状况,朝秦浩明抱拳鞠躬行了一礼,“小的王六,忝为他们的班头,见过这位公子。好叫公子得知,我等是奉王知县的命令,务必把他们驱走,以免影响县城观瞻,破坏节日氛围,不然这大过节的谁愿意做此等事情啊!”

    “大胆,此事与老父母有何干系。况且你也说老父母只是要求驱赶,那尔等这样又算什么?尔等贱人要为言行负责,如此陷害老父母,意欲为何?我这个做学生的今日倒是要问个究竟?”

    秦浩明双目怒睁,右手指着王六的脑门,毫不留情破口大骂,读书人的铮铮铁骨显露无疑。</br></br>==(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