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 正文 第二十节 劫富济贫

正文 第二十节 劫富济贫

作者:故土难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匠人每月工钱共计二十两三钱纹银,董大哥除外。一人三餐二十四人,共计十五两七钱,不包括兄长说今后要改善膳食标准。”

    张云张嘴就来,显然是日思夜算的结果,盘旋在心里甚久,今日借机说出来。

    “那么匠人支出是三十六两整。物件购置成本一共花费二十二两纹银,总计五十八两纹银。而目前仅剩一百三六两七钱五分,如果继续增加采购而没有进项,我们撑不到两个月。”

    所有开支基本都是张云支付,对于使用情况及用途熟稔无比。精确度达到以钱计,以分论,真是锱铢必较。

    “现有兄长所说的洗衣皂一万三千块,若以一块二十文计,则可得银两百六十两。”

    讲到这里,张云再无之前的冷静,语气有着丝丝颤抖和激动。

    投入五十八两纹银,可获利两百整,几近四倍利润,焉不令人心动。

    “少爷,这真是上苍赐给秦家的宝物,也是重振秦家门楣的机遇,望少爷珍重,切莫辜负先人的期许。”

    福伯眼里一脸的期盼。

    他一生无依无靠,没有妻儿子女,此生别无所求,唯一的愿望便是希望少主重振秦家而已。

    “天与不取,反受其咎;时至不行,反受其殃。福伯和云弟尽请放心,浩明知晓此理,不会糊涂。”

    秦浩明看见福伯和张云一唱一和,目的便是要他莫犯糊涂,心里颇为感动。

    特别是福伯,忠心可鉴。

    “那我近期便到临浦县城寻找铺子,开始贩售洗衣皂如何?”

    张云显得有些急不可耐,实在是穷怕了。

    “此事不急,暂且徐徐图之!”

    秦浩明急忙阻止张云的念头,继续说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财富棉帛最是让人动心。”

    “此物只有我们秦家所有,其利颇丰,我们目前无法守护。自古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我们必须好生筹谋。”

    巨额财富是柄双刃剑,如果没有相应的能力守住它,这会给任何人带来灾难,何况是乱世之中。

    特别是肥皂刚刚发明创造,仅此一家,别无分号。

    垄断的暴利,在这个年代相信没有人比秦浩明更加清楚。可正是如此,这其中也蕴含着凶险。

    在豺狼当道的乱世,任何一方的势力,秦浩明目前都无法抵挡,若他们有其他心思,只有沦为被宰割的份。

    这两人都是自己在明朝最为亲近之人,有些话不好对他人明言,对他们自然无妨。

    这也是为什么二十几个流民对他感恩戴德,他却闭口不谈肥皂的用处,只是让他们不停的生产。

    概因人心难测,任何人都不能明白其他人的心思,秦浩明能做的只是尽量防范而已。

    特别是肥皂没有任何的技术含量,只要见过生产流程,任何人皆可操作。

    若是有人心怀叵测之心,反而害人害己。

    当然,秦浩明也没有打算永远占据这项发明专利,古人的智慧不容小觑,没有听说智慧会随时间进化,差别只是眼界格局而已。

    多少今人不如古人?

    秦浩明相信随着时日持久,以华夏民族百姓的智慧,一定会有其他人仿制出来。

    可是纵使如此,秦浩明却打算能保守多久就多久。

    造福百姓,造福桑梓是没有错,可是这是以后的事情。

    现在不是关心民生问题,而是汉家生死存亡问题。

    若顾小节而忘大义,他秦浩明今后将是民族的罪人。

    目前自己必须掌握大量的金钱财富加快发展,自己的智慧可能不如古人,但是眼界格局胜过他们百倍,对财富的运用更是胜过这时代的任何人!

    对于这一点,秦浩明确信不疑!

    给秦浩明这一点拨,福伯和张云悚然而惊。

    不错,他们想得太简单了,不及少爷和兄长想得深谋远虑高瞻远瞩。

    “兄长,我把几个一起打猎的朋友召集起来,组建护卫队以便自保如何?”

    有未来的财富做后盾,张云讲这话也有些底气。

    “大善!云弟可多招募些孔武有力之人,对外以组建秦府家丁为名,许之以财,厚之以利。”

    秦浩明缓缓的对张云说道。

    “至于钱财之物请福伯和云弟放心,为兄心里有计较,只是尚需时间而已。”

    这是秦浩明第一次跟福伯和张云交心而谈。

    其一自然是想改变一些二者对自己原先的看法。

    其二却是想让他们知其所以然而为之。

    他相信有些话自己如果不说,福伯和张云也会遵命而行。

    但肯定没有沟通清楚的前提之下来得顺畅和默契。

    没有贴心得力之人帮助,纵使自己明白历史大势,也于事无补。

    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落篱之下独木成林焉能存?

    粗根也好,好汉也罢,古今个外无一人能独自称王。

    只有团结协作、齐心协力才能最终把满清鞑子剿灭,卫我汉人山河!

    “得令,张云明白。”

    张云年轻有朝气爱调皮,听闻兄长能够解决钱粮问题,自然兴奋。

    “那老奴必须回去看着那些物件,您们兄弟慢聊。”

    福伯话语不多,只要少爷有方法解决便成。

    外面的事情自己也不懂,不必时时刻刻唠叨,自己能做的就是看紧点。

    “福伯毋虚如此!不必刻意,引起众人疑心,反而不美。”

    真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

    秦浩明无奈的苦笑,自从叫他管理几个流民匠户,老人家事无巨细,皆要亲力亲为。

    现在估计是看见肥皂功效,想到今后的价值,竟然要亲自看守。

    “少爷,晓得呢,老奴会寻个由头,不会让大家有所察觉。”

    福伯很执着,依旧要如此才安心。

    “先让福伯去吧,以后我来接手,这样老人家安心。”

    张云也同样着紧这批肥皂,唯恐有一点闪失,那可是钱啊!

    秦浩明想想也有几分道理,便让福伯离去。

    “兄长,那么我们接下来应该如何进行?那么小小的一块可是二十文啊?”

    张云比划着肥皂的大小,眼里全身白花花的纹银。

    “我什么时候说过二十文一块了?洗衣皂至少要四十文,沐浴皂要七十文,你有点雄心壮志行不行?”

    秦浩明明显刺激张云,故意嘴角一瞥满脸不屑的说道。

    要知道大明朝国库虽然空虚,可是民间并不缺银子。

    相反,随着大明海贸的发展,明代中后期江南地区商品经济繁荣。

    大量的丝制品、瓷器和棉布等商品通过海外贸易向外输出,使中国获得了大量的白银。

    可不缺银子是指部分人,问题是平常百姓手头上没有多少钱。

    主要原因是财聚于上,即银两高度集中于官僚富商阶层之手,国家与民众困顿不堪。

    另外一个是自然灾害造成的米谷等实物的匮乏。受此影响贫民的购买力自然下降了。为了获得粮食,他们需要支付更多的银两。

    “什么?兄长不是说笑吧?那平常小民如何买得起?”

    张云双眼大睁,倒吸一口凉气,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模样。

    “压根就没有想要他们买,这年头,能吃饱饭就不错了,还想其它什么东西呢?”

    秦浩明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的仰天长叹!

    明末百姓真心不容易啊!

    江南没有经历战乱,自然灾害和北方相比也较为好些。小日子富足肯定是谈不上,但至少还可以活下去。

    可是北方呢?

    服尸千里,白骨皑皑,到处是民不聊生的饥民百姓,可是又有谁为他们哀叹过。

    秦浩明说不上是什么圣人,同样有七情六欲,或许还有许多缺点。

    可他是一个坚定的大汉民族主义者,同袍受苦,他做不到无动于衷,仅此而已。

    富者花费千万不当钱,可是平常小农一个铜板恨不得掰成两半使用,这就是现状,这就是明末实情。

    既然如此,他要做劫富济贫之事。</br></br>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