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 正文 第二十三节 风波

正文 第二十三节 风波

作者:故土难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水本欲清净,奈何风吹起涟漪!

    秦向天这是想一劳永逸彻底解决后患啊!

    贩卖私盐被抓可是砍头的罪名,这是不留余地殊死相搏了。

    “秦秀才来了,大家让一让。”

    秦阿旺冲在前面大声叫嚷。

    村民把秦浩明家里围得水泄不通,里里外外都是人。

    “秀才,小心点,秦族长没怀好意!”

    “秦秀才莫怕,我们支持你!”

    大家看见正主回来,急忙让开一条道路。

    许多村民眼里都是担忧之色,更有些村民小声的向他提醒,看来这段时间的亲民路线效果不错。

    福伯和张云村人都知道,断无可能作那贩卖私盐死罪的大事。

    秦浩明步履匆匆双手朝大家作辑,感谢他们的仗义执言。

    院子里双方剑拔弩张,董长青和张云带领李三福等几个男子手持棍棒,和八、九个衙役、皂班正在对峙。

    几个里长和秦老三不停的朝双方劝慰,试图缓和场内气氛。

    秦向天背着手站在衙役后面,仿佛一切尽在掌握,端的意态悠闲无比。

    看见秦浩明到来,董长青他们都松了一口气,仿佛突然间有了主心骨。

    “秦向天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贱人,你他吗的想干什么,是不是活腻了?”

    秦浩明走到院子里手指秦向天立马破口大骂,丝毫不留情面。

    四周围观的秦家村男女老少纷纷讶然,这还是往日里彬彬有礼斯斯文文的秦大秀才吗?

    “真是白读圣贤诗书,有负临浦案首之名。连个乡下人农人也不如。其言粗鄙不堪,有辱斯文!”

    秦向天气定神闲,脸上虽露出厌恶之色,心里却是大喜。

    终究是没见过世面的迂腐书生,没有人脉背景。

    自己略施小计,便气急败坏六神无主,没有应对之策。

    只知和市井小民一样,耍勇斗狠,徒逞口舌。

    可惜这招对自己没用,要的就是你自乱阵脚胡搅蛮缠,自己才有机会。

    原来这一切都是秦向天的算计,自从重阳节之后,秦向天可以说日思夜虑,就是为了打击报复秦浩明。

    他深深的忌惮,再也不敢让秦浩明继续发展壮大下去,那样死无葬身之地的将是他。

    可是对付秦浩明一时没有什么办法,秦向天就想到先从他身边的人下手。

    正好今日福伯和张云到临浦县城大采购,物资众多,满满的几大马车,难免有些顾此失彼。

    早就处心积虑的秦向天见此机会,吩咐临浦的一个无赖栽赃陷害,把福伯他们买的东西换成几袋精盐。

    并指使一个犯事的破落户,许之厚利,充当证人举证,方有今日之事。

    “呦呵,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一个操持贱役负主的小人,今日居然人模狗样评价我这个货真价实的案首。什么东西?便是王县尊也不敢如此说。”

    刚刚过来,一时还摸不清什么状况,秦浩明没有冒失。

    如果只是打打口水仗,自己奉陪便是,左右无事。

    “乡亲们,秦向天这个贱货自从担任族长以来,可有为秦氏家族某过福祉?想当年,先父在世,修驰道,捐族学,庙宇修建,灾年赈灾,秦家作为临浦大族何等风光。”

    今天围观的百姓基本都是秦家族人,秦浩明眼睛一转,顿时有了其他想法。

    既然要了断,一并解决更好。

    “现如今,秦氏家族什么情况,大家可能比我更清楚。借口负担太重,取消族学,致使秦家再无士子,族中子弟求学竟然要托庇其他家族。秦家族物,未经商议,一言而决。族里公益,大家可曾有过半点均沾?”

    秦浩明转身一步,站在门口石墩之上,面有悲愤侃侃而谈。

    “吾父在时,秦向天不过是秦家一个破落子弟,若不是先父帮扶,岂有他秦向天今日,早就不知在哪苟延残喘?我秦浩明堂堂上任族长之子,官宦之后,既然家产被这个白眼狼所夺,若不是福伯据理力争,恐怕连这小小的容身之地怕也是不可能?”

    说道这里,秦浩明双手抱辑朝四周行礼,眼眶微红,继续说道。

    “今日在场的俱是秦家长辈,小生恳请大伙说句公道话,他秦向天做的是人事吗?今日之事如何,相信各位长辈心知肚明。福伯和张云如果走私私盐,何至于落魄至今?”

    秦浩明心里如何想不得而知,可是面部的表情真是悲悲戚戚,让人深感同情。

    “秦族长,浩明说得有理,都是自家族人,有些事情没必要让官府介入。冤家宜解不宜结,大家坐下来,岂不是更为稳妥?”

    甲长秦老三语气委婉,站出来为双方圆场。

    原本在秦氏家族里,秦向天一家独大,没有人可以跟他平起平坐据理论争,其他人纵有不满,也不敢质疑。

    今天秦浩明的这番话是说到大家的心坎里,四周秦家族人也是窃窃私语议论纷纷。

    “人证物证俱在,岂容尔等狡辩!秦某一心为公,不徇私情!仰无愧于天,俯不怍于地。是非曲直,只有公断,岂容你一个穷酸满口胡言蛊惑族人?若是心中坦荡,有什么事情跟我回衙门再说,王县尊慧眼如炬,自然会秉公执法,何必在此暴力抗法,做无谓之言!”

    秦向天心中羞恼,大声咆哮。

    长久的养尊处优,兼久在公门行走,这一番话倒也有几分威严。

    秦家村百姓更是长久在他的积压之下,心有忌惮而不敢言,四周嘈杂声音也顿时渐渐小下去。

    “哈哈……”

    秦浩明开口放声大笑,秦向天的小把戏他如何会不知晓,岂容他们把人带走。

    没有接受训练或者坚定信仰的人,三木之下屈打成招的事情多了去,进了衙门监狱,还不是任他们揉捏。

    特别是双方现在已经是不死不休之局,当日临浦大街当中被打的几个皂班也悉数到场,看他们的眼神就知道急于报仇。

    福伯和张云如果真的跟他们走,绝对是站着进去,横着出来。

    “秦贱人,就怕你没这个本事?你尽管放马过来,让我看看你是否有这个胆子?”

    秦浩明眼里闪过一丝蔑视**裸的扫向秦向天,仿佛故意激怒他,不知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膏药?</br></br>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