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 正文 第二十四节 男儿行,当暴戾

正文 第二十四节 男儿行,当暴戾

作者:故土难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是可忍孰不可忍!

    秦家小子左一句贱人右一句贱货,咄咄逼人,秦向天纵使再有心里准备也未免暗自羞恼。

    现在更是在秦家村百姓面前挑战他的权威,今日如果不能灭此小贼嚣张气焰,那么无论是临浦还是秦氏家族再无他秦向天的容身之地,多年的奋斗必将付之东流。

    今日跟他过来的人,要不是心腹之人,要不就是上次受辱同仇敌忾,趁此机会灭灭他的威风。

    “秦家小儿,休要张狂目无法纪。今日老夫说不得要大义灭亲一次,大家把案犯速速缉拿归案,若有阻扰,一并拿下听候发落。我倒要看看谁敢以身试法?”

    主意已定,秦向天阴测测的大声说道。

    “诺!”

    一众衙役皂班齐声答应,今天原本就是有备而来。

    为首的两个粗壮衙役抢先一步,粗大的铁链往张云和福伯头上拷去。

    张云年轻又是练武之人,下意识的朝后躲过,而福伯年迈,加之长久根深蒂固对官府的畏惧,不敢有丝毫反抗,却是被铁链拷个正着。

    那衙役往前一扯,福伯没有站住脚,一个踉跄双膝着地,老人骨质原本疏松,这一下却是让他左脚立马骨折。

    福伯闷哼一声,一层冷汗瞬间布满额头。

    事发突然,众人反应不及,并且大多数人还在犹豫观望。

    毕竟这些衙役代表的是朝廷,真要反抗还是需要勇气。

    “你这老货,给大爷装什么死。”

    哪知那个衙役还不罢休,一脚踹过去,口里犹自嘟噜。

    秦浩明站在石墩上看得目眦欲裂,心里懊恼不已,自己装逼过头,却没有防备周全,以至于让老人家受苦。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凤有虚颈,犯者必亡!

    秦浩明怒极反笑,若是自己连身边最亲近的人都保护不了,谈何保家卫民驱逐鞑虏?

    去他吗的忍辱负重以待将来,要当孙子别人当去,他秦浩明做不到也不想这样做。

    看见衙役飞腿而出踢向福伯,秦浩明大声怒吼跳下石墩,扑向那个衙役。

    三五步的距离,秦浩明瞬间即至,抄起那个衙役的腿,一个手肘对准衙役膝关节就是狠狠撞击。

    “哐叽”一声脆响传来,接着是那衙役鬼哭狼嚎的哀叫,却是他的腿骨被秦浩明活生生的打断。

    可是秦浩明觉得犹自不解气,一个右手勾拳结结实实的轰向衙役的左脸颊。

    也不看具体结果如何,抛开这个倒霉鬼,孤身一人朝其他衙役扑去。

    “抓住他,出了事情老夫独自承担。”

    秦向天惶恐的大声叫道。

    见鬼了,这个小兔崽子什么时候开始习武了,藏得可真够深啊!

    直到此时,几个衙役才反应过来,实在是秦浩明的动作太快。

    再说他们也只是防备正面的董长青和张云等,至于侧面的秦浩明则完全没有防备。

    哪里想到首先发难的会是秀才公,看来上次的教训还不够。

    秦浩明面如沉水一声不发,冲进衙役当中拳打脚踢势若疯虎。

    “跟我上,干死这帮狗日的。”

    张云看见兄长一声不吭独自拼命,扭头对董长青他们喊叫一声,眼睛血红,空手朝最近的皂班扑过去。

    董长青却是二话不说,手中的棍棒对准一个想要拔刀的衙役恶狠狠敲去。

    剩下的李三福等六、七人咬咬牙,也跟着张云和董长青和衙役扭打起来。

    双方人数基本上差不多,奈何有秦浩明和董长青、张云三个练家子在,特别是秦浩明,出手干净利落,专往衙役关节等薄弱位置下手,他是打算速战速决。

    可怜这些衙役平常狐假虎威牛逼哄哄,真碰到强手,毫无招架之力。

    片刻之间,八个衙役和一个指证的破落户被秦浩明他们打倒在地,翻来覆去惨叫不停。

    “全部绑起来,不要让他们逃脱。”

    秦浩明对身边的董长青轻声吩咐道,自己却阴沉沉的往秦向天的位置走去。

    “秦秀才,暴力抗法殴打官差,你想造反吗?”

    秦向天惊恐的望着向他走来的秦浩明,语气有些尖锐。

    他千算万算也想不到是这个结果,更加想不到秦浩明居然敢如此狠辣,其中几个衙役手脚都被打断或者骨折。

    “贤侄,切勿冲动,一切好商量,不要走绝路。”

    甲长肖老三和几个里长也纷纷出言劝解,可是却不知道如何解决接下来的事情。

    事情闹大了,这已经不是他们可以想象的后果。

    一些胆小的村民已经拉着家人悄悄回家,怕是秦秀才难以善了。

    明哲保身,是普通老百姓的至理名言。

    秦浩明不为所动,走到秦向天的面前,盯着他的双眼冷冰冰的问道:“秦贱人,下面我该如何做?”

    “贤侄,这一切都是误会。之前只是想吓唬吓唬你,想不到你既然当真了。肖甲长他们说得对,万事好商量,都是同族人,何必如此,为叔向你赔不是。”

    秦向天抹了一下脑门,满脸谄笑双手作辑。

    尼玛,人精啊!硬的不成来软的,变色龙啊!

    真是不可小觑这位本家表叔,心狠手辣,脸厚腹黑,想不成功都难啊!

    秦浩明对他的警惕瞬间提高几个级别,能屈能伸,忍常人所不能忍,绝对的高人。

    不要说秦浩明,便是所有周围人等,无不目瞪口呆露出诧异的表情,完全颠覆他们的过往映象。

    这还是他们心中高高在上的秦族长,临浦县城威风八面的秦典吏吗?

    “可我还是怕秋后算账,贩卖私盐是死罪,这可如何是好?”

    秦浩明面无表情语气森然。

    “误会,这只是随口一说,实在是着恼上次重阳节被贤侄削了颜面,方才出此下策,望勿见怪!”

    秦向天说得真诚无比面有愧色,连自己的一点小心思也直言相告。仿佛真的是诚心忏悔,想化解这段宿怨。

    “那秦典吏可否把栽赃陷害福伯和张云的事情手书一份,以表诚意!”

    秦浩明哪里敢相信他的话,到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当着秦家族人这么多人,难道贤侄还不相信老夫不成?”

    秦向天脸色略显尴尬,无论如何他也不敢留下文字性的东西,那样他的将来就操纵于秦浩明手里。

    开弓没有回头箭,事情已经到了如此程度,没有回头路。

    除非现在就造反,否则秦浩明认为秦向天绝对不会让他有好果子吃。

    “莫非秦典吏当我是三岁小孩不成?我只问一句,行还是不行?”

    秦浩明嘴角上扬,脸上似笑非笑,平和的问道。

    秦向天闭上眼睛缓缓的摇摇头,一副毫不妥协的模样。

    其实他是在赌,赌秦浩明不敢对他怎么样。

    在大明他虽然不算官员,无品无阶,可是他属于吏。

    真把自己怎么样,他秦浩明也吃不了兜着走,除非他真的造反,否则大明王朝饶不了他。

    “秀才公,秦族长已经当众说清原委,想来不会反悔,我们帮你做个见证,如何?”

    秦甲长看见事情陷入僵局,担心秦浩明做傻事,急忙出来转圜。

    “三叔,不成呢。秦贱人不是您老,他连手书都不敢签,心中必然有其他算计。事关我等生死存亡,恕难从命!”

    乡下人单纯,不懂这些人的心狠手辣和无耻,以为都和他们一样实诚。

    秦浩明如何敢把这么多人的安危放在秦向天这种人渣的信誉保证上,那不是自己找死吗?

    “唉!”

    话说到这里,秦老三也不敢再劝。

    男儿行,当暴戾。事与仁,两不立。

    自己心中的军人热血依旧滚烫,秦浩明的俊脸不可自抑扭曲起来。

    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如此,自己又何必学那酸儒,讲什么仁义道德?

    福伯和张云是他到这个年代最亲近的人,决不能让他们遭受无妄之灾!

    “秦浩明,你想干什么?”

    正闭目养神心中忐忑的秦向天被秦浩明揪住胸前衣服,往被绑的衙役那里一扔,摔了个四脚朝天。

    至此,他的心中终于有些慌乱,好像这个小兔崽子行事完全不按牌理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