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 正文 第33节 海陵伯玉

正文 第33节 海陵伯玉

作者:故土难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卢欣荣心里暗自称奇,眼前之人未弱冠便考取生员,可谓少年得意。

    然举止谈吐却是老道至极,让人毫无生涩违和之感。

    更难得深谙人情世故,使人如沐春风。

    可观之衣着打扮,又不像大家族子弟,自小调教而成。

    若是一贯如此,此子未来不可限量!

    秦浩明哪里知道卢欣荣一瞬间想得这么多。

    他只不过觉得此人颇有风骨,能帮一把是一把,顺便近距离接触大明朝读书人的真实想法而已。

    原来身体的主人虽为读书人,然而并不和其他士子接触,除了余佑汉,就再无其他朋友。

    店家上菜很快,酒水也一并端来。

    出了福建临浦,到了江苏地界,这酒也变成黄酒。

    它是世界上最古老的酒类之一,黄酒在中国分布很广,尤以江浙、江苏最为推崇。

    入乡随俗,秦浩明并未挑剔。

    作为主人,他把双方酒杯斟满,举起杯子朝卢欣荣说道:“萍水相逢,能坐在一起喝酒便是有缘,请伯玉满饮此杯,秦某先干为敬!”

    说完一饮而尽。

    “好,爽快!”

    卢欣荣哈哈一笑,甚为洒脱,滋的一声,也一饮而尽。

    “一醉千古一功名。数风流,尽在将进酒。细品人生百味生。满壶酒,酌来杯中情。”

    喝完杯中酒,卢欣荣摇头晃脑,似吟诗似感怀更有丝丝不甘。

    “古有琴、棋、书、画,对应诗、茶、花、酒。谓之善琴者通达从容,善棋者筹谋睿智,善书者至情至性,善画者至善至美。

    善诗者韵至心声,善茶者陶冶情操,善花者品性怡然,善酒者情逢知己。却是不知伯玉擅长何者?”

    秦浩明帮忙满上酒,似笑非笑盯着卢欣荣,看来是个伤心人啊!一来便感慨。

    “豪饮一壶太白酒。江湖路,笑傲天涯走。与尔同销万古愁。杯斟满,莫教泪空流。”

    卢欣荣轻轻碰了一下秦浩明的酒杯,自顾一饮而尽。

    对于问题,避而不答。

    秦浩明也不在意,与他边喝边聊。

    只是卢欣荣喝酒甚急,往往秦浩明才喝一杯,他已经三杯下肚。

    “棋琴书画诗酒茶,本为大雅之事。当年乐在其中,何其风流潇洒,而今好景不再,却是再难言及此事。”

    卢欣荣酒喝得很多,目光却非常清澈,显然是酒量不错。

    许是二人聊得投缘,起先他不愿说的事情也一一道出。

    卢欣荣,字伯玉,海陵县人,万历三十九年生人,现26岁。

    祖父与卢象升祖父为堂兄弟,早年因家中变故,移居海陵县,家中世代书香门第。

    其自小天赋异禀,过目不忘,所学颇杂。

    天文地理、山川河流、河漕、海运、兵农及经史百家、均有涉猎。

    崇祯五年中秀才,后因前往省城考取举人过程之中,偶得大病,至此身体状况不佳。

    再加上其父不幸早亡,之后的科举之路又屡试不中,家道渐渐中落。

    现在应天府鸡笼山麓国子监学习,奈何常有惊人言论,为其他学子和教谕所不喜。

    故一气之下离开国子监,欲返回海陵老家,再不言科考之事。

    “哦,卢兄对海运也有研究。”秦浩明吃惊的问道。

    在这年代可是殊为难得,特别是一个士子而言。

    而沿海的许多跑海运的人,

    那是亦商亦盗,获利颇丰。

    “弱冠之年跟随族里跑占城,居南海中,自琼州航海顺风一昼夜可至,自海陵西南行十昼夜可至。

    那里是好地方啊,一年四季都有瓜果,稻谷一年可三季。

    可惜占城国人太懒,不爱耕种。若大明有此气候,自然无需缺粮之苦。”

    卢欣荣眼里难掩羡慕之意,却也有些萧索。

    难得的明白人啊,可惜受到时代格局的限制。

    不要说占城,整个东南亚都是著名的粮仓,哪个地方粮食不是可以收割三季,可惜给一群猴子占据。

    秦浩明眼光有点阴冷,心里渐渐有其他想法。

    “可否售卖占城之粮,解大明缺粮之苦?”

    秦浩明沉吟片刻,朝卢欣荣问道。

    “那自然是大明之幸!”

    卢欣荣先是拍案叫好,可是瞬间又缓缓摇摇头继续说道;“今年年初,崇祯帝应工科给事中傅元初所请,开福建海禁,通商佐饷。

    可自从嘉庆年间,倭寇乱我江南,朝廷实施海禁,海军薄弱已久。

    堂堂大明海军反而不如江浙、福建沿海私人海商。岂不悲哉?

    然现在大明哪里有财力顾及海军建设?不过井中月水里花而已?更谈何粮食?”

    卢欣荣思维非常敏捷,很快便转过弯来,发表自己的见解。

    秦浩明点点头,这是大明的实际情况。

    直到崇祯皇帝吊死,大明始终没有自己的海军参加对鞑子的战斗。

    至于开放福建海禁,也无非收些关税,于事无补。

    “伯玉觉得朝廷衮衮诸公如何?国子监学子可否心忧国事?”

    秦浩明借机问道。

    “朝廷诸公其义不明,其话胡言,( www.ukanshu.com )谈何为大明?国子监士子聚不三不四之人,说不痛不痒之话,作不浅不深之举,啖不冷不热之食。谈何忧心国事?”

    卢欣荣显得愤愤不平,就差没有大声辱骂。

    话音刚落,他自己手执酒壶,不间歇连干三杯。

    因为喝得太急的缘故,酒水滴到衣领上,而他犹自不觉。

    大才!华夏不是没有人才,而是没有出头之日啊!

    远的不说,就说眼前此人。

    就冲他这番言论和见解,比之朝廷尸位素餐的衮衮诸公不知高明多少?

    然而有卵用?

    现在整个朝廷上下俱为东林党人所把控,崇祯自己又不是一个英明的皇帝,有多少这样的人才湮没在历史长河里,终身郁郁不得志?

    “伯玉就不想建功立业留名青史,或者说重新光复卢家先祖荣光?”

    现在国家的概念还不强,最能打动士子人心的反而是这些名声的东西。

    秦浩明决定尽力拉拢卢欣荣,说实话,这是他到大明第一个想拉拢的人才。

    “想,如何不想?却是不知浩明有何指教?”

    轮到卢欣荣脸上似笑非笑,盯着秦浩明一脸的玩味。

    两人聊了许久,这个少年郎的心思他多少知晓些许,突兀说出这番话,定有所图。

    “不若沽些小酒,咱们到房间再聊如何?店家也该打烊了?”

    秦浩明笑着对卢欣荣说道。

    大庭广众之下,有些事情却是不方便。

    “有何不可?”

    卢欣荣摇摇晃晃站起身,哈哈大笑,说不尽的洒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