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 正文 第38节 复社巨子

正文 第38节 复社巨子

作者:故土难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好的音乐是不分地域、国籍、年代的。

    当舒缓的古琴声响起,秦浩明略带嘶哑的声音开唱,屋内几人同时升起的念头便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其中尤以柳如是感悟最深。在她眼里,秦秀才的古琴手法显得很生疏稚嫩,但优美的乐曲和秦秀才独特的唱法,对她的冲击非常大。

    自始至终,柳如是便一直轻掩檀口,再也无法保持淡定从容。

    轻轻落下最后一个音符,屋内鸦雀无声,众人都被秦浩明或热烈兴奋,或悲痛激愤,或缠绵细腻,或如泣如诉的琴声所感染。

    “天籁之音,天籁之音啊!

    半晌,卢欣荣才回过神,喃喃自语。

    柳如是轻咬唇角,微闭双眼,吹弹可破的脸上还有丝丝哀怨,她还陶醉在音乐里不可自拔。

    “兄长大才啊!”

    张云眼里全是**裸的崇拜,一想到如此美妙的乐谱是自己的兄长所创,他感到心有荣焉。

    楼下的敲门声惊醒在场的众人,却是时辰已到,柳如是相约的士子上门拜访。

    “那吾等先行告退,改日再来。”

    想起先前答应丫鬟柔儿的事情,卢欣荣虽心有不舍,但还是提出告退。

    “无妨,都是熟络至极之人,众位不如一起见见。小女子也想借此机会向秦秀才讨教,不知可否?”

    柳如是急忙回道。

    卢欣荣闻言,心里泛起丝丝苦涩。

    他明白,柳如是留的不是他,而是秦浩明。

    连小女子的谦称都说出来,她柳如是什么时候这么温柔过。

    “那就却之不恭,浩明听候柳大家吩咐。”

    这是多认识明末士子的好机会,要知道柳如是接触的可基本上是读书人,秦浩明自然随口应承下来。

    一会,丫鬟柔儿带领三个士子装束的文人走上二楼。

    为首一人约三十多岁左右,身着簇新蓝色圆领长衫,脸色黝黑。

    其余二人年纪与之相仿,皆是三十上下。

    柳如是做为地主,帮忙相互介绍对方。

    此三人中,卢欣荣倒是认识二人,不过没有深交。

    听完介绍,秦浩明觉得这趟来得真值。来到大明这么久,总算见到牛逼人物。

    为首之人叫张溥张乾度,江苏太仓人。

    作为复社的创始人,他乃是现在激进学生运动领袖之中的佼佼者,明末最出名的“学生运动领袖”。

    在他尚未考过科举,就已经干出了无数大事,从组织暴乱到冲击衙门,还有纵火烧城之类。

    其烈度绝对不亚于后世的五四运动,当真是不惜生死也要求名声的人物。

    与后世那些连绝食都要轮流来的窝囊家伙,其权势、能力和勇气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

    另一个年长的叫杨廷枢,南京兵部尚书庄简公杨成之孙、诸生杨大溁之子。

    早年为生员的时候,就以气节自任,曾为东林党人周顺昌平反奔走呼冤而闻名。

    崇祯三年(1630)乡试高中第一名,即解元。

    文名振天下,从游之士颇多,亦为复社领袖之一。

    明弘光元年(1645)清军南下苏州。他因反清事泄,避地芦墟,泛舟芦苇间。当地士绅纷纷出走,他却为抗清义军筹粮未走。

    后被俘,誓死不降鞑子,终被鞑子砍头而亡。

    后人有诗赞曰:浩气凌空死不难,

    千年血泪未曾干;夜来星斗终天灿,一点忠魂在此间。

    年轻一点虽然历史上没有名气,但秦浩明却是最为在意。

    无他,就因为他的商人身份。

    李惊蛰,字肩吾,安徽无为人,算起来是董长青的老乡。

    徽商又称新安商人、徽州商人,作为中国商界一支劲旅,徽商曾活跃于大江南北、黄河两岸,以至东瀛、暹罗、东南亚各国。

    其商业资本之巨,从贾人数之众、活动区域之广、经营行业之多、经营能力之强,都是其他商帮所无法匹敌的,在中国商界称雄数百年。

    徽商一个显明的特点就是“贾而好儒”,“贾儒结合”,讲究“商而有则仕”,所以徽商的本质是儒商。

    徽商以自己的杰出实践,实现了雄踞中国三百余年的辉煌,成为中国封建社会经济发展史上的一大奇迹。

    其中让秦浩明最为欣赏的是他们的理念。

    徽商坚持以诚信为核心的商业道德,以天下为己任,弘扬儒商精神,富而后教,注重人才投资。

    同时也将希望寄予官场,财自道生,利缘义勇,诚信天下,童叟无欺的经商理念。

    与当下另一个著名的商帮——晋商相比,秦浩明无疑更加喜欢微商。

    今天倒是托了柳如是的福,大家可以在此交流一番。交往好了,日后或许有大用。

    双方寒暄过后,纷纷落座述事。

    柳如是把秦浩明起先作的诗词《竹石》向三人朗读。

    “好诗,却是有些年没有听到如此佳作了。言简意赅,寓意深远!”

    张溥欣然叫好,杨廷枢和李惊蛰也纷纷点头称赞。

    “谢谢张庶常赞誉,浩明愧不敢当。”

    张溥是崇祯四年进士,后该庶吉士,故此秦浩明用官身称呼。

    “休莫自谦,张某从不作无稽之谈。若不是好诗,吾不屑赞之!”

    张溥淡然说道。(www.uukansu.cm)

    秦浩明暗自苦笑,人家有这个资本说这种话。认真讲起来,他还是高看自己呢。

    柳如是深知张溥性格,娇笑一笑说道;“张庶常怕是不知道,秦秀才不仅诗词了得,便是新作曲赋《梁祝》也是神作啊!”

    “哦,能让柳大家都称为神作的曲赋,今日倒是可以一饱耳福啊!”

    到柳如是这里,原本就是休闲娱乐,听听小曲,说说闲事,放松而已。

    既然有此机会,张溥哪里会放过。

    “却是不知秦秀才愿意与否?”

    柳如是轻笑一声,眼波扫向秦浩明。

    这是她今晚留秦浩明下来的用意,目的便是要得到许可,弹奏《梁祝》。

    乖乖,秦浩明给柳如是媚眼电得心肝颤颤,秦淮八艳之首名不虚传啊!

    “固所愿而,不敢请耳!能得到柳大家的青睐,是秦某的荣幸!”

    秦浩明一口答应。

    在原先的计划中,这曲子原本就是给秦淮八艳准备的。

    柳如是这样说,显出了她内心坦荡,换了别人,私自截留也无可奈何,毕竟现在可没有版权之说。

    “如是谢谢秦秀才赏识!小女子一定会奉上曲资,感谢秦秀才!”

    柳如是大喜过望,急忙走上前来,对秦浩明深深做福。

    她终日以词曲为生,自然明白《梁祝》的优劣,她对自己眼光有极大的自信。

    “柳大家这是作甚?秦某诚心相赠,不取分毫曲资。莫非柳大家看不起秦某乎?”

    秦浩明脸色不豫,故作羞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