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 正文 第40节 别样推销

正文 第40节 别样推销

作者:故土难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复社鱼龙混杂,良莠不齐,由读书会文之地而变为争逐势利之所,早已失去张庶常本意,不知是否?”

    秦浩明目光坦荡,言语间毫不留情问身边的张溥。

    说完举起手中酒杯,遥敬众人一饮而尽。

    崇祯初期,由于张溥等人的筹划和努力,树起了以文会友的旗帜,来绾结天下士人的心,使当时的文人士气大振。

    一扫“宁坐视社稷之沦胥,终不肯破除门户之陋习”的明时士习,打破门户之见,以国家为重。

    年轻的张溥在阉势熏天的日子里,不计危殆,挺身而出,振臂而呼。

    他匡扶正义的勇气,歆动天下。

    然而,这只是书生意气,他在幕后操纵朝政,反被高官大臣利用。

    张溥企图借广收门徒以控制知识界、把持科场,最终达到左右政权之目的。

    而执政大僚则由此恶之,伺机制造事端,构词架陷。

    聪明反被聪明误!

    张溥最终在崇祯十四年抱着遗恨而死,年仅四十,留下了值得后人深思的无数问号。

    张溥一死,全国性的复社顿时失去了领袖。

    周延儒的身边就被吴昌时之辈包围,他们开始为所欲为,最后不但自己丢了性命,也促使了明朝的加速灭亡。

    张溥似乎料不到秦浩明会如此说,要知道各地士子纷纷登名社录,争入张溥之门。

    其源因是由于他奖掖进门弟子不遗余力,大有把持科场之势。

    有人公开说:春秋两试,“孰元孰魁,孰先孰后,张庶常早已编定人选”。

    如今看秦浩明之势,不仅不加入复社,反而认为复社是藏污纳垢之所。

    “何以见得?”

    多年的心血被人说得如此不屑,张溥似乎心有不甘。

    “好修之士以文社为学问之地,而驰骛之徒则以文社为功名之门。难道张庶常不知?”

    在科举取士的历史条件下,文社的盛衰与科场的荣辱密切相关。

    秦浩明不相信张溥没有察觉到这种情况。

    这是实情,张溥难以辩驳。

    “唉,画龙画骨难画皮,知人知面不知心。

    复社初期大家齐心协力,上下奔走于朝野,致使有今日之势。然确实如浩明所说,有些人等……”

    张溥说道这里却是再也说不下去,唯有郁郁寡欢饮尽杯中酒。

    “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张庶常切勿因为小生之言灰心,既然知道症结,那么对症下药即可。”

    秦浩明反过来劝慰张溥。在他看来,张溥的初心是好的,复社的理念也是好的。

    奈何受到眼光格局的束缚,再加上局势糜烂至此,妄想用温水煮青蛙的模式,已经于事无补。

    “好!好词!浩明真是大才!”

    些许挫折张溥并未放在心上,只不过一时有些感触吧!

    可是秦浩明的这句诗词却是怎地一个好字,难为他小小年纪才情如此出众。

    多少人等,究其一生也无法提炼出一句好诗词,可他却接二连三脱口而出,真是大才!

    因为秦浩明的表现实在出色,接下来喝酒的气氛愈发融洽。

    众人仿佛多年的至交好友般,天南地北,人文地理皆有谈及。

    文人喝酒最是啰嗦,七、八个人,快一个时辰,却是两坛花雕也没有喝完。

    “肩吾,你走南闯北,帮我看看此物价值几何?”

    酒酣耳热之际,秦浩明叫余佑汉把沐浴皂和洗衣皂拿出来,笑语晏晏对李惊蛰说道。

    “这又是何物?你小子稀奇东西不断啊!”

    杨廷枢酒量小,酒没喝多少,却是有些酒意上涌。

    “一块洗衣服,一块沐浴。什么皂角、胰子、猪苓等,没有任何可比性,可以说效果非凡。”

    秦浩明的神情非常自信,显然是对肥皂的功效非常满意。

    来到这个年代,秦浩明才知道洗头洗澡有多麻烦。

    多数人洗头发用皂角或者猪苓。平常人就用皂角洗头发。

    猪苓是富裕些的人才用的,猪苓里加了些香料,用后会有比较浓郁的香气。

    洗澡用胰子或澡豆,澡豆还是大部分穷人用的,富贵人家用胰子。

    可问题是哪怕你抹再多香料,可总还有猪的味道不是。

    更何况现在人头发长,可以说每次洗头洗澡都是一件麻烦事。

    以至于官府每五天给的一天假,也被称为“休沐”。

    “味道很清新,手感油腻,似乎有玉的感觉。如若效果胜过猪苓、胰子,此物必然让人趋之若鹜。”

    李惊蛰先看、后闻、再加上细细抚摸之后方才细细说出自己感觉。

    “此物是关系民生每日使用物件,却是不知成本几何?

    若洗衣皂价格过高则影响销量,概因平民百姓居多。

    而沐浴皂价格可以高些,因大明富人众多,料来百文左右普通生员以上可以接受,毕竟保持个人卫生整洁是读书之人的门面。”

    佩服!依据产品特性及市场范围决定产品价格。

    在没有做市场调查的情况下,仅仅通过自己的判断便说得**不离十,( .co足见商业嗅觉之灵敏。

    “这是舍弟张云年前出海,从红毛洋夷手中购进,加上路途运输等,却是每块成本约70文左右。”

    价格需要一定的弹性空间,今后可以慢慢调节。

    再则秦浩明也不打算走平民路线,高大上才是他的选择。

    “是及,想那洋夷宛如野兽,身上的骚味若不用此物洗干净,怕是生人一步也不敢靠近。”

    现在大明并没有肥皂,秦浩明说从洋夷购进,杨廷枢深信不疑。

    “每人两块,大家先试试功效如何?如果有合适的商人,烦请推荐一二。

    小生目前住在同乐客栈,怕是会盘桓一阵子。

    今日夜色已晚,浩明就先行告退,改日再拜访诸位!”

    今天的目标超额完成,秦浩明决定先行告退,让事情发酵一段时间再说。

    “同去,同去!”

    杨廷枢也站起来,大声囔囔。

    “改日再拜访浩明!”

    李惊蛰似有什么话要说,可看见宴席已散,便也留下自己住址告辞。

    “今日如是有所失礼,改日再向诸位赔罪。”

    作为主人,柳如是必须出来送客。

    “感谢柳大家的款待,颜色深点的是洗衣皂,浅点的沐浴皂。秦某已经使用过此物,效果相当不错,请柳大家放心使用。”

    秦浩明把剩下的十几块肥皂全部留下,就和众人告辞离去。

    人太多,纵有其他话要说,却也是不太方便。

    柳如是轻点臻首,双目含情,目送大家离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