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 正文 第60节 困局

正文 第60节 困局

作者:故土难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那个鞑子想不到余佑汉动作如此迅速,手中的弓箭都来不及丢掉,便被他斜劈与马下,一命呜呼。

    七个鞑子斥候,余佑汉一人就斩杀了三个,剩下的战斗相对来讲就简单许多。

    战场上需要的是配合,个人的勇武并没有什么作用。

    最终,在付出三个天雄军将士的牺牲后,鞑子斥候小队被斩杀殆尽。

    骤然喧嚣的战场旋即安静下来,包括余佑汉在内只剩下八个人,三个大明将士失去了性命,剩下的也基本人人带伤。

    无主的战马打着响鼻,让安静的战场增添几分悲凉凄壮。

    李三小心翼翼帮余佑汉包扎左臂的箭伤,眼里都是崇敬。

    战场上强者总是受人尊敬崇拜,余佑汉一人就斩杀了三个鞑子,可以说,今天如果要不是他,结果可能截然相反。

    余佑汉坐在路边的石头上,仔细擦拭着绣春刀上的斑斑血迹,心中的热血已经渐渐平复。

    短短的几天时间里,先后已经有五个鞑子的生命在他手里消失。

    他的脑海里不禁想起第一次杀了一个鞑子之后,自己兴奋得不行。

    好友秦秀才对他说:余百户,尸山血海里走一遭,今后你就麻木了。

    正午的阳光驱赶了冬日的严寒,余佑汉的心里却是沉甸甸的。

    战争如此残酷,刚刚还活蹦乱跳的战友,瞬间便成为一具冰冷的尸体,躺在马鞍上。

    他们是大明的英雄,可是却未必能够得到应有赏赐和待遇。

    卢总督目前的状况,他多少也清楚一些。

    秀才说所敢于反抗敢于牺牲的都是大明的热血男儿,可是朝廷却……

    “经过这几次的战斗,觉得鞑子战斗力怎么样?”

    秦浩明一听到余佑汉受伤,立马放下手中的事务,急忙跑过了探望。

    不过看见他只是手臂受伤,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刀剑无眼,些许伤都是小事情。

    “还行,不过没有外边传得那么神乎其神,无非弓马娴熟,悍不畏死而已。如果能够有十万天雄军将士,哪里有鞑子嚣张的余地?”

    余佑汉傲然说道。

    事实胜于雄辩!

    余佑汉三战斩五个鞑子,其中两次是斥候战,均是鞑子精锐,故有此语。

    “唉,佑汉言之有理,只可惜未必能够如愿?”

    秦浩明无奈笑笑,大明什么吊样,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是啊,大明现在文恬武嬉,再不复太祖、成祖年间赫赫武功,造化弄人啊!”

    余佑汉仰天长叹,缅怀大明过去辉煌。

    秦浩明默然不语,那里用得着什么太祖、成祖之类的?

    杀鸡焉用宰牛刀?

    真如余佑汉所说,是造化弄人,让满清鞑子捡便宜罢了。

    满清鞑子无论从战斗力,还是作战经验、机动性、军队建制、规模、训练、装备、兵源素质,以及军队领导作战驾驭全局能力来说,跟开国年间经历百战的大明军队如何能比?

    设想,要让努尔哈赤亲率的满人全部家底7万八旗兵,遭遇到不用成祖亲征的边防军,早被打成筛子了。

    历史上满清鞑子面对的不过是大明的乌合之众罢了!并且还是依仗了训练有素的大明旧部,三万关宁铁骑做开路先锋。

    因为明朝主力精锐已经在与李自成和张献忠的对抗中消耗一空。

    满清八旗兵根本没有遭到明朝正规军的正式抵抗,

    连场遭遇战都没有,更不用提什么阵地战了。

    “好好休息养伤,接下来可是恶战连连见真章的时候。”

    想到即将到来的几万鞑子大军,秦浩明的心里沉甸甸,没有一点底气,实在是赵县防御能力太差的缘故。

    奇袭作战已经不可能了,岳托、多尔衮也算是鞑子里面少有的人杰,1500名正白旗鞑子莫名其妙失踪,已经引起他们的警觉。

    大量斥候探子到处游荡,军队人数也逐渐靠拢集中。

    如果强行为之,恐怕偷鸡不成蚀把米,被鞑子所趁,反而不美。

    另外秦浩明也准备赶回赵县布防,尽力而为,力求问心无愧。

    赵县,卢象升设在军营的帅帐内。

    “督师,伯祥惭愧。杨本兵说他的军中也无粮草,户部的粮食因为鞑虏肆虐,运不过来。”

    赞画杨廷麟步履匆匆,刚跨进帅帐就急忙禀报。

    他原本为编修,因为主战上疏得罪杨嗣昌,被授以兵部职方主事,赞画卢象升军事。

    卢象升得到杨廷麟大喜过望,让他往真定负责运送军粮。

    “杨本兵这是要置我于死地啊!”

    卢象升慨然而叹,面露忧色。

    先是调走关宁铁骑,再是调走王朴大同兵,现在连粮食也要断绝吗?

    不战而结城下之盟,难道他就不怕将来留下千秋骂名?

    “自古未有权臣在内,大将能立功于外者。”

    杨廷麟幽幽叹道。 ww.uuanshu.com

    明代的士子们视媚上为仇寇,无论什么人,有明一代,没有一个媚上的获得好下场。

    反而是那些犯颜的大臣成为天下读书人景仰的典范。

    杨廷麟无疑也是秉承这一原则,把堂堂大学士杨嗣昌意为权臣。

    “大帅,宣府总兵杨国柱和山西总兵虎大威求见。”

    账外亲兵进来禀告。

    “有请。”

    “参见卢总督。”

    杨国柱和虎大威全身甲胄,朝卢象升拱手行礼。

    卢象升这两年和他们合作颇为融洽,彼此间有些交情。

    “请坐,大家不必多礼。可有其他事情?”

    虎大威性子耿直,有什么说什么,“卢总督吩咐的那些物件已经督促匠人抓紧时间制造,只是军中的粮食怕是坚持不了三日,请总督大人明示。”

    他原本是塞外降卒,打仗勇敢有战略,从军数载,随卢象升作战中多有战功,累官至山西总兵一职。

    “唉,正和伯祥说道此事。怕是一时半会朝廷再无粮草拨付,只有向三府士绅借粮,方可度过此次危机。”

    卢象升的心里充满苦涩。杨嗣昌和高起潜为了议和,竟然以粮草相要挟,军国大事如此儿戏,真乃大明悲哉!

    “要么战要么和,如此这般怕是……”

    杨国柱蹙着双眉,心里憋了一肚子火,见此机会,也是趁机发牢骚。

    三军未动,粮草先行。

    现在主战派和主和派闹成这样,难做的还不是他们这些统兵将领,难不成叫兄弟们饿着肚子打仗不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