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节 耐心不好

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节 耐心不好

作者:故土难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范海亮双手被反绑,嘴里塞着将士们的臭汗巾,一身簇新的棉布直裰被蹂躏得四处皱褶,脸上五道红痕清晰无比。

    军中的汉子,哪里有什么斯文可讲,肯定是他想分辨或者摆谱,以至于被将士们殴打。

    “是介休范家掌柜吗?”

    秦浩明笑吟吟的问不停点头说好的倪宠,他想确认,以免伤及无辜。

    “正是!”

    话音未落,倪宠耳边传来一阵压抑、痛楚、骨头断裂的混合声。

    “唔唔”范海亮摔倒在地,右腿膝盖骨被秦浩明迅疾猛烈的一脚用力踹断。

    身体痛得蜷成一团,嘴里被堵,不能大声撕嚎,只有一阵阵的呜咽声,豆大的冷汗密布额头。

    倪宠养尊处优多年,战场的血腥只停留在记忆中,哪曾想秦浩明二话不说,一出手便是如此凌厉手段。

    望着烛光跳跃下秦浩明年轻的俊脸,纵使大殿中有炭火烘烤,温暖如春,可他的心里却阵阵发寒。

    纵观此子所作所为,绝非善茬,事态发展已经非己所能掌控,如今看来,只有跟他一条心,或许还可以度过此次从天而降的难关。

    “松绑!”

    秦浩明抽出腰中的绣春刀,锋利的刀口在烛光的照耀下发出异样光芒。

    “希望你不要有什么废话,告诉一些我感兴趣的事情,时间紧迫,我耐心不好,想来你应该明白。”

    此时远处运河旁,传来噼噼啪啪的火铳声,更有马嘶人叫,意味着他们并不是束手待毙,而是有抵抗。

    亲卫一解开范海亮的绳索,他便先把自己嘴中的汗巾扯开,大声的喘了几口气。

    一手扶着断腿,一手扶着墙壁,他还想爬起身站起来,只是一个踉跄重新摔倒在地上。

    他惊恐的回过头,看见如同噩梦一般的青年将领向自己靠近,情急之下他大声叫道“请倪督救”

    话音戛然而止,又是声声闷哼,秦浩明冲上前,锐利的绣春刀捅在范海亮的小腹上。

    趁对方没有叫喊出来之前,大手迅速的堵住他的嘴巴。把他死死按捺在地下,任凭他扭动着身躯四处折腾。

    片刻之后,等到范海亮稍微安静,他才慢慢将绣春刀慢慢抽出来,抓着他的左手摁在他负伤的小腹上,然后又将另一手也摁上。

    这份恶毒狠辣,让在场的众人暗自心惊。

    “嘘,别叫太大声,浪费力气。范掌柜,来,两只手把伤口摁住,不要让血流得太快。

    我说耐心不好,你非不相信,真是自讨苦吃。

    本将说话一个唾沫一个钉,明确告诉你,像你这种为鞑虏做事委身从贼之人,想要在本将面前保住自己的性命断无可能,便是倪督也救不了你。”

    无视范海亮簌簌发抖绝望的眼神,秦浩明转头对着倪宠说道:“是吧,倪督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吗?”

    “正是!食君之禄便要忠君之事,委身事贼,断难饶恕!”

    倪宠高悬的一颗心顿时落地,大义炳然的开口说道。

    这些年他身为山东漕运总督,和范掌柜之间的猫腻岂能少得了?

    如今大事已出,最想除掉范掌柜的恐怕还是他。

    秦浩明瞄了一眼倪宠,几乎忍不住想要为他的话鼓掌喝彩,如果不是知道这货今后也是投降建奴之人?

    “范家实力再强劲,可是私通建奴罪证确凿。

    想来朝堂诸公再有本事,值此关键时刻,最想的恐怕是和你们撇清关系,没有痛打落水狗就算是良心未泯!

    虽然保不住你的命,但如果你能说些有价值的东西,本将和倪督可以保全你家人的性命,否则本将保证一定追杀到底,让你断子绝孙,决不食言!”

    秦浩明的语气仿佛在阐述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同时在范掌柜身上到处摸索。

    终于在他袖口里找到两千两银票和一些碎银子,并且有近期记录的一些行贿漕运衙门人员名单。

    毫不客气的把名单塞入怀里,秦浩明扬了扬手中的银票,露出一丝耐人寻味的笑容。

    “秦将军无需客气,您请你请自便。”

    似乎一丝到语气不对劲,倪宠讪讪干笑几声,样子说不出的滑稽。

    “我说,我说求将军放过我的家人。”

    看见秦浩明的视线转过来,范海亮面若死灰委顿在地喃喃自语,他毫不怀疑眼前年轻的将领会说到做到。

    连自己不得活的话,对方都讲得清清楚楚,没有忽悠他,何至于在家人的事情上食言而肥?

    片刻之后,听完范海亮的招供,秦浩明脸如寒霜站起来,一言不发!

    知道是一回事,可真亲耳听说,却是如此让人悲愤莫名。

    介休范家对大明、对汉人所犯下的罪行,真是百死不能赎其罪!

    旁边的倪宠亦是身如抖糠惊骇莫名!

    山西范家等八大晋商伙同其他小商家,居然在努尔哈赤时代就与其合作,并随着建奴对大明节节胜利,到现在已经完全偏向建奴。

    刺探消息,帮忙贩售军事物资已经算是轻的。

    到后期居然发展到用他们的影响力,撒布谣言,做建奴的内应,有些城池就是在他们的帮助下才被攻破。

    现在,他们的商船居然在德州、临清、通州沿着天津港一带,时刻准备接应建奴撤退。

    若是如此,可以预见,建奴将来去如风,大明的防线对他们而言早已没有任何秘密。

    当然,让倪宠担心的并不是大明的未来,那太遥远,他没有那么高的觉悟,他担心的是自己的小命。

    德州漕运衙门过半的将领已经跟他们纠缠不清,个别的还被他们收买,此时一份人员名单和范海亮的认罪供词正躺在秦浩明的怀里,那是他的催命符。

    可以想象,若是据实上呈天子,俄顷之间,即将人头滚滚,其中一定有他的项上人头。

    望着庭院外秦浩明如狼似虎的亲兵队伍,再想想自己漕丁的战斗力,对军队有一定了解的倪宠放下一丝虚妄,决定还是另想它法。

    “秦将军,不知能否借一步说话?”

    倪宠沉思片刻,吞吞口里稍显苦涩的唾液,小心翼翼朝面色不善的秦浩明说道。</br></br>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