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历史军事 > 铁血铸新明 >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节 心怀不轨

正文 第一百七十八节 心怀不轨

作者:故土难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第一卷风起于飘萍之末

    “唉!”

    艳阳高照,春风和煦,正午阳光令人最是心醉。

    可久候在德王府外的韩承宣却无奈地长叹一口气,德王骄横,作为济南府的知县更是在夹缝中苦苦挣扎,仰人鼻息。

    德王朱由枢不仅享有济南城税赋的一半,济南府及周围各县的良田湖泊也均在其名下。

    在永乐朝之后严厉的削藩下,明朝的藩王们,政治上没了出路,生活上,却总算还有追求。

    因为明朝的藩王制度,一个最大的麻烦,就是历代分封不断。

    只要是皇室子弟,就要分封给爵,就要用国家的财政,把王爷们养起来。日久天长,越养越多,财政负担也就越大。

    明初的皇帝,愁藩王们造反,明中期以后的皇帝,愁怎么养活这群人吃饭。

    而作为地方政府领导的韩县令,总是和德王处在不断的妥协和斗争中。

    若不是秦浩明强烈要求代为引见,情面难却之下,韩承宣绝不会自讨没趣。

    便如此刻,三人在外足足等了有半个时辰,可王府下人却道王爷正在午间小憩,请稍安勿躁。

    与韩承宣脸色铁青相比,秦浩明却是笑意盈盈风轻云淡,丝毫不见烦躁,让韩承宣好生佩服他的养气功夫。

    可实情并非如此,在秦浩明心中,早已把德王宣判死刑,跟一个将死之人,有何好置气?

    而今天之所以光临德王府,用黑话来讲叫做踩点。

    德王府的巨额财富深深的吸引他,便如嫖客遇见花魁,己虽粗鄙不堪,却总要千方百计施手段把美人采摘。

    秦浩明和韩承宣百无聊赖,董长青却不得闲,目光不停的绕视着德王府四周地理环境和位置。

    王府周围有两丈多高的宫墙,府前立有高大的牌坊,坊额题字“钦承上命”,“世守齐邦”。

    宫院四面各辟宫门:南门(正门)称作“端礼”,东门称作“体仁”,西门称作“遵义”,北门称作“广智”。

    各门前均有牌坊。正门外有一座砖砌的影壁,影壁后有半圆形围墙,东、西各开一门,即东辕门和西辕门,以供人出入。

    德王府内的珍珠泉和濯缨湖为西苑,濯缨湖,汇聚珍珠、散水、溪亭诸泉而成,占地数十亩,极为广阔。

    “民脂民膏,死有余辜!”

    此情此景,董长青嘴里忍不住嘟噜着,眼里的寒芒愈发凌厉。

    足有大半时辰,德王府的典薄方才请他们入室相见。

    “德藩有濯缨泉、灰泉、珍珠泉、珠砂泉共汇为一泓,其广数亩。

    名花匝岸,澄澈见底;亭台错落,倒影入波;金鳞竟跃,以潜以咏;龙舟轻泛,箫鼓动天。

    堪称人间福地、天上蓬莱不是过矣。

    且当雪霁、白云缭绕,下接水光、上浮天际,宫殿隐隐在烟雾中宛然如画,真宇内未有之奇也。”

    王府典薄倒是没有怠慢他们,一路前行一路讲解,语态殷切不乏热情。

    与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德王相比,典薄无疑更通晓人情世故,明白乱世中兵权的重要性。

    “美则美矣,然过于奢靡。”

    知县韩承宣摇摇头不咸不淡一句,多有鄙夷。

    按照明制,德王府虽然只是安抚尊容,不得参与和干预当地的行政管理,但对所在地区的社会生活仍有极大影响。

    它不仅像一个个肿瘤毒化着所在地区的风气,而且使所在地区的经济受到巨大损害。

    可以说,当地官员如不能与他们沆瀣一气相互勾结,便是天生死对头。

    这森森王府,除了平日里供显贵们乘龙舟荡于湖内,赏景看戏,饮酒作乐外,一般人士很难进入观赏。

    即使韩承宣这样的本地父母官,也要待一定的机会才得进府观光。

    “这韩知县倒无愧于他的铮铮铁骨,大赞!”

    听其言,观其行。韩承宣的言论令秦浩明心里暗赞,默默的回忆起他在历史上济南府的表现。

    在战役最激烈的关头,韩承宣在城墙上坚守十昼夜,亲自架炮向清军轰击,直至矢尽石穷。

    城陷后,他仍执劲弓射杀清兵多人,负伤后誓死不降,被建奴绑在城门楼上纵火烧死,场面英勇悲壮。

    大明的文人不缺谄媚之徒,但也有铮铮君子。

    “到了,请三位在此濯脚,王爷闻之秦将军率强军来援济南府,不甚欢喜,特地在寝室接见尊客。”

    韩承宣的讥讽,典薄当做没听到,只是洒然一笑而过。

    德王府和当地县衙的关系,他知之甚深,不关他事,徒逞口舌,多说无益。

    只是态度间愈发殷勤有加,丝毫不受韩承宣言论的影响。

    人才,他妈的都是人才!

    德王府典薄接人待物如沐春风进退有度,让秦浩明忍不住仰天长叹,大有明珠暗投之意。

    同时不由自悲自苦,想自己一堆事情,件件重要,件件紧急,俱是刻不容缓亲力亲为,头大啊!

    最重要的别人穿越,什么都不懂,自称纨绔子弟,喝喝酒,泡泡妞,收收小弟,谈笑间百万雄师顿成,樯橹灰飞烟灭,意气风发,何等壮观?

    想他自诩为华夏精英,出生入死,南征北战,赫赫武功,心胸宽广,竟陷入无人可用之境,时也命也!

    不过眼角间扫过董长青宽大的身躯,又不由有些欣慰,起步之际,还是自己培养的人才更加忠诚。

    “请!王爷在前面恭候多时。”

    典薄见他们擦拭完,抬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他却守候在门口未进。

    转过屏风,映入眼帘的情景令三人面面相觑,相顾无言。

    操!

    纵使两世为人,见多识广,秦浩明也忍不住目瞪口呆。

    寝殿内云顶檀木作梁,水晶玉璧为灯,珍珠为帘幕,范金为柱础。

    六尺宽的沉香木阔床边悬着鲛绡宝罗帐,帐上遍绣洒珠银线海棠花,风起绡动,如坠云山幻海一般。

    榻上设着青玉抱香枕,铺着软纨蚕冰簟,叠着玉带叠罗衾。殿中宝顶上悬着一颗巨大的明月珠,熠熠生光,似圆月一般。

    地铺白玉,内嵌金珠,凿地为莲,朵朵成五茎莲花的模样,花瓣鲜活玲珑,连花蕊也细腻可辨。

    赤足踏上也只觉温润,竟是以蓝田暖玉凿成,直如步步生玉莲一般。

    正中间,德王朱由枢肥胖的身躯仿似一座肉山,颤巍巍的坐在特制的太师椅上,两腿还有貌美如花的侍女轻轻捶腿。

    “欢迎秦将军和两位大驾光临,鄙王喜之,请上座,上茶!”

    话说得很漂亮,可语气见却无丝毫诚意,连站起来装装样子都没有。

    “末将参见王爷,祝王爷安好。”

    秦浩明并无丝毫不忿,笑眯眯的依足大明礼数,语态多有恭谦。

    肥猪,超级肥猪啊!

    这就是大明王朝花费两百多年才养成,堪称肥硕无比。

    多尔衮一人吃不下,必须分一杯羹才可。

    不过,此项计划若是想成功,却是需要多尔衮的配合,好在二者对财富的需求一致,应该有默契。

    “临佳节,渐落日西山,火树零星四起。难得故旧皆闲,相约聚饮,既而狂欢,本王未免多喝几杯,劳三位久等,惭愧!”

    秦浩明的言行举止让朱由枢相当满意,特殊时期,特殊时刻,他也略晓需要拉拢秦浩明他们。

    故而等他们坐定之后,开口解释两句,以他平日的性情,颇为难得。

    “该死的建奴,逢此佳节,既然叨扰王爷的雅兴,罪无可赦!

    区区几万人马,既然胆敢骚扰济南府,末将必率天雄军将士,将他们阻与城外,不让一个建奴进城惊扰王爷。”

    秦浩明豪情满怀,义薄云天,舍我其谁。

    “什么?几万?可否真实,秦将军切莫蒙骗本王?”

    朱由枢悚然而惊,肥胖的眼角急促抽动,一脸的惶急之色。

    “王爷应当知道此次寇边有八万之多啊?

    虽说死在末将手里有万余人,但五六万人还是有的。建奴得骑兵之利,来去如风,瞬间即至,不可不慎啊!”

    秦浩明语气淡然,露出人畜无害的笑意,环着头,四处打量王府寝殿。

    还真不信吓不死你这条蠢猪!</br></br>公告:本站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告别一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