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完美道尊 > 正文 第三百八十九章 博弈

正文 第三百八十九章 博弈

作者:不回家的小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时光荏苒,不知不觉,陈晓枫在京都待了也有一周时间了,除了跟随着陈震乾去拜访一些名门望族,陈晓枫更多的时间都是和萧青青在一起,两人一起沉默,一起静坐,一起疯狂,一起发呆。两个人在一起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剩下的时间,陈晓枫会和张梓龙他们聚一聚,谈一谈,也会将白雷约出来一起胡闹。

    不过胡闹只不过是胡闹而已,有些正事还是要做的,眼看着开学时间就要到了,此刻的陈晓枫和白雷两人在外面喝着酒,陈晓枫忽然道:“败类,我想要去你家,见一见白逸凡,不知道今天有没有空!”

    白雷楞神了一下看着陈晓枫,笑道:“你小子终于开口了,我还以为你不会去我家的呢?二叔已经等了你很久了!”

    “哦??”陈晓枫惊讶了一下道:“他知道我要去?”

    白雷点头,然后一脸垂头丧气道:“我还和他打赌来着,要是你不去,他就要输我一辆兰博基尼的跑车,看来现在是没戏了!”

    陈晓枫笑道:“你小子,怪不得从来没有提过要让我去你家做客,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我呢?”

    “嘻嘻”白雷笑了一声道:“我和他说好的,只要不是你亲自提出来的,那都不算数,他答应了。可惜我还是输了,我的压岁钱啊!”

    白雷一阵哭天抢地道。陈晓枫在一边笑道:“看来这个损失你小子一定会记在我头上,也好,到时候开学了,我送你一辆兰博基尼就是了!我不是一个穷人!”

    “真的?”白雷一下子兴奋起来了,道。

    “当然!”陈晓枫笑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啊!”

    “成交!”

    京城,白家,和萧家一样是一座大型的庄园,很大,但是全都是古老的建筑格局。前面有前院,中间是不下一千平米的正屋,后面是池塘,也就是白逸凡的禁地,垂钓的地方,此刻的白景琦一身白衣,正坐在那里垂钓。

    风吹拂着他的长发,他似乎并没有半点感觉,只是高亢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啊!”

    陈晓枫从背后淡淡的望了白逸凡一眼,心道:还真有些世外高人的模样。

    白雷笑了一声道:“师傅,他就是我二叔,你们两个聊吧!我就不掺和了!”说着白雷朝着池塘边上的白逸凡高声道:“二叔,人我已经帮你带到了,我走了!”

    “走吧,走吧!”白逸凡淡淡道。

    白逸凡的声音很淡,带着一股温润,不像北方人的豪爽。陈晓枫几步来到白逸凡身边,此刻虽然只是看到了白逸凡的一个背影,但是给陈晓枫的感觉已经是一种高深,那一身洁白如雪的衣衫,更加承托出白逸凡的神秘。

    不过白逸凡没有站起来,只是淡淡道:“坐大!”

    池塘边上有两个酒杯,一张棋盘,还有些许落子在上面,陈晓枫也不出声,只是饶有兴趣的望着眼前的棋局,白逸凡笑道:“你对棋道有研究,有兴趣?”

    “嗯!”陈晓枫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然后毫不客气的就黏着棋子,开始破局。

    这局棋其实并没有神什么高超的,陈晓枫啪啪落子,很快就破解了。此刻白逸凡已经站了起来,和陈晓枫对面而坐。望着这份儒雅却帅气的面庞,陈晓枫笑道:“想不到白家的太子在出山之后依旧一心热衷于垂钓工作!”

    白逸凡也自嘲的笑了起来,道:“我也没想到陈少的棋艺居然如此高明。有兴趣和我下一盘吗?”

    “正有此意!”陈晓枫笑道。

    围棋被称之为手谈,又被称之为弈。所有的精髓都在这个弈上面体现出来,两人并不说话,只是各自布局。这才是真正的神交,不用说话,就能够明白对手到底在想什么,这个年代能够有资格和这两人进行博弈的,也只有他们自己了。

    白子黑子纷纷而下,对于整个棋局的理解,陈晓枫似乎要更高一筹,对于控图,或者对于大局的掌控,他要高明很多。而白逸凡的棋风却是步步为营,很稳,没有半点奇异的想法,只能说基本功很扎实。但是这种步步紧逼的感觉却让陈晓枫很难受。

    拼基本功力,那陈晓枫自愧是不如白逸凡的,棋到中盘,白逸凡忽然笑了:“剑锋凌厉,偏锋之意很浓,不过陈少,你这样下棋最后总是会被我步步蚕食的,这局棋不必在下下去了!”

    陈晓枫却笑道:“哦?是这样吗?十步之内,我就能力挽狂澜!”

    白逸凡不信,但是依旧微笑着落子,果然在第十步,陈晓枫手中的白子落下的一瞬,白逸凡的笑容凝固了,不禁鼓掌道:“好,好,想不到,想不到陈少还有这一手,看来你从第二十手开始就已经开始算计这一步了,好,我输了,输的心服口服!”

    陈晓枫笑道:“你没输,没输,这盘局到最后收官,我最多只能赢你半目,半目而已,不算输!”

    陈晓枫放下棋子然后拱手道:“多谢赐教了,今天真是受益匪浅,告辞!”

    说着大步走了出去。从开始到最后,这两人都不曾有太多的交流,但是这种神念上的交锋已经比交流更加彻底了。白逸凡楞楞的看着陈晓枫的背影,背后一身汗水,喃喃道:“好可怕的年轻人,步步算计,步步不出错,这种人最可怕!”

    一局棋,已经让白逸凡看到了陈晓枫的作风,也让陈晓枫看到的白逸凡的为人。现在陈晓枫终于明白为什么老头子说白逸凡其实是个很简单的人。白逸凡这个人做事情和下棋一样,滴水不漏,手段凌厉。

    但是永远是那样墨守成规,他虽然步步为营,一片一片的杀着地盘,但是他却不善于出奇招,治国之道以正和,以奇胜,以无为而治天下。他就像是一道墙一样无懈可击,守城可以,开疆不足。

    总体思考下来,白逸凡在斗争这一方面也是一样,一样的正规招数,凭借着他强大的心性和白家的力量完成一次次压倒性的攻击。像陈晓枫对待秦家那样的手段,白逸凡一辈子都不可能玩的出来,这就是这两人之间的区别。

    也是天才和鬼才的区别。天才在于自己的付出和努力还有天生的强大,而鬼才则更多的是灵动的想法和高超的手腕。

    白家老爷子默默的来到了白逸凡身边,淡淡道:“逸凡,你和他交过手了?”

    白逸凡点了点头,白家老爷子默默的看着棋局,道:“那你感觉如何?”

    白逸凡愣神了良久,吐出两个字来:“可怕!”慢慢的站起身子,望着棋局,白逸凡道:“一个从开局就开始算计你,算计好每一步的人,太可怕了!”</br></br>公告:笔趣阁APP上线了,支持安卓,苹果。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