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最强总裁 > 正文 第四章 老同学 下

正文 第四章 老同学 下

作者:正直的银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曾文华订的包厢位于华夏大酒店五楼,由于人太多,电梯一次载不满,众人只能分批搭乘电梯上去。

    眼见于此,郑昱也懒得去等下一趟电梯了,拉着农林跟唐明去走旁边的楼梯,反正楼层也不高,最主要的是他有话要问。

    “刘菲菲母亲的病是不是花销很大?”顺着楼道往上走,郑昱回想起之前的情景,最终还是忍不住问道。

    “唉,要说花销也不是太大,毕竟病情发现得比较早。”唐明叹了口气,似乎早就知道好友会有这么一问,“刘菲菲大学毕业后做同声翻译,钱还是挣得挺多的,只是前几年她父亲患了咽喉癌,家里不但把房子都卖了甚至还借了不少钱,可最终还是没能留下来,哪知道随后母亲又检查出肝癌,更是雪上加霜,上次同学聚会曾文华宣布恋情时我就已经隐隐猜到有内情,也够难为刘菲菲的了。”

    “靠,这不是趁人之危吗?!”农林义愤填膺地说道,显然他也是第一次知道。

    “毕竟还是人最重要。”郑昱之前或多或少就猜到了几分,对于刘菲菲的选择他也不好多说什么,只是心中莫名的感到有些惆怅。

    三人走到酒店五楼,找到包厢,正要推门进去,却听见里边隐约有声音传出:

    “呵呵,说是认识什么权威,谁知道是不是吹牛?”

    “就是,都在美国混不下去跑回来了,还装得人五人六的。”

    “别说美国了,如今国内也不好混,海归多得是眼高手低的,我们单位就有一个,才干不到三个月就给辞退了。”

    “...........................”

    “这帮背后说人坏话的小人。”农林听了非常气愤,正想要推门进去找人理论,这时听到刘菲菲的声音响起。

    “你们怎么能这么说,郑昱读书时的成绩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后来更是考上了美国常青藤名校普林斯顿大学,又怎么会是庸碌之辈。如今他只是选择回国发展而已,更何况即使真的稍有受挫,想来很快便能重振旗鼓、东山再起。”

    “算了。”郑昱拉住农林,正所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幸灾乐祸、落井下石之辈哪里都有,对于里边那些同学的怪话他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不过听到刘菲菲维护自己的话还是让郑昱心中一暖。

    在门外等候了一阵,听见里边开始聊起别的,他们这才推门走进去。

    曾文华订的包厢大概有40多平方米,分为里外相连的两个厅。前厅吃饭,里厅则是卡拉OK间,装修得华丽奢侈,到处金碧辉煌,就是墙上挂着的法国画家德拉克罗瓦最具有浪漫主义色彩的作品之一《自由领导人民》临摹画与包厢风格极不协调,也不知道酒店负责人是怎么想的。

    不多时,曾文华停好车上来,众人一番推让后开始入席,菜在订包厢时就已经点好,“鱼翅粉丝汤”、“鲍汁扣鹅掌”、“红烧梅花鹿筋”、“杏汁雪蛤”、“海胆汁焗龙虾”.........,山珍海味无所不包,曾文华还临时为在座的女同学多要了一份冰花炖官燕,说是养颜的。

    “老班长,今晚我们不醉不归,你看看要喝点啥?”轮到点酒水的时候,曾文华很热情把酒水单递给郑昱,一脸客气地说道。

    “我倒是无所谓,你点就好了。”郑昱摇头说道。

    “那我就随便点了啊!”曾文华眼中闪过一抹狡诈,“男士全都白的,就剑南春吧,先上四瓶,女士红酒好了,养颜,不过我对红酒不怎么了解,郑大班长你看波尔多红酒怎样?我听说这玩意是年份越久就越好喝。”

    虽然不知道对方为什么那么客气,但郑昱也没多想,说道:“我对这方面也不怎么懂,在我眼中其实都差不多。”

    “哈哈,你说都差不多那就都差不多吧!”曾文华喊过服务员,用手在酒水单上点了点,脸上浮起了计谋得逞的表情。

    接下来推杯换盏、稿酬交错,席间曾文华显得兴致高涨,说着各种笑话,非常卖力地调动着众人情绪,一时之间饭桌上气氛倒也是其乐融融,

    当聚会临近尾声的时候,曾文华端起酒杯冲郑昱说道:“来,郑班长,这杯酒我敬你。我当年学习不好,虽说这几年赚了点钱,但也就是个暴发户,比不上你,学习好,还去了美国留学,是我们这些同学的骄傲。

    “你真是过奖了。”郑昱拿起酒杯,说道:“我不过是个打工的,你已经是知名企业家了,比不了啊!”

    “哈哈,那我们共勉,共勉。”曾文华大口把酒干了,显得非常豪气,只是却没有人看到此时他眼中闪过一抹冷笑。

    放下酒杯,曾文华对着包厢里服务的服务小姐喊道:“小姐,买单!”然后起身拱拱手,“不好意思,不胜酒力,我先去洗手间待会,等下服务员要是回来了我还没到,可别跟我抢单啊!”

    “谁敢和你抢单啊!”

    “就是,放心我们一定等你。”

    众人起哄道,并没有注意到曾文华暗中冲服务小姐点了点头,做了个手势。

    过了一会,服务员去而复返,手中托盘上放着打印好的单子,环顾四周后走到郑昱面前,语气恭敬地说道:“您好,这位先生请问是您买单吗?”

    郑昱有些意外,曾文华去洗手间还没回来,不过也没怎么在意,在他看来谁结账不都一样,说道:“嗯,我买单。”

    “客人您好,您们的消费一共是十九万元整,零头我们已经给您去掉了。”听到郑昱这么说,服务小姐用非常甜美的声音说道。

    “什么?!”

    “十九万,怎么会那么多!”

    “这......这,也太贵了吧,我们也没吃什么啊!”

    包厢里顿时炸开了锅,其他人全都一脸不可置信。

    “您们点的菜消费九千八百元,酒水方面有四瓶剑南春和三瓶75年的波尔多红酒,剑南春特酿两百一瓶,波尔多红酒每瓶六万,消费十八万八百元,共计十九万一千六百元,酒店已经打过折扣,只需付十九万元整就行。”服务小姐的声音依然悦耳动听,但内容就有些惊悚了。

    郑昱眉头微微上扬,倒不是因为消费金额,十九万元一顿饭即使是还在美国高盛集团工作时的他都能吃得起,更不用是说如今了。似乎想到了什么,郑昱心中一叹,多少有了几分猜测,只是不明白好好的同学聚会怎么会变成这样。

    “靠,我说曾文华那小子不会是在设计你吧?要不我们等他回来?”农林反应很快,也察觉到了哪里不对,在一旁说道。

    “我这张卡里有九万,密码是116178。”唐明倒是看出了郑昱的想法,从桌子底下悄悄递过来一张银行卡,小声说道:“如果你那不够的话,我打个电话让人送钱过来。”

    “无妨。”郑昱推开唐明的卡,站起身来,就在这时只见到包厢门口被推开,曾文华从外边走了进来,人还未进包厢声音便已经传来:“都说了别跟我抢单,郑大班长你这是干嘛?是不是不给我老曾面子!”

    “买个单而已,算不上什么大事,我作为班长,请老同学们吃顿饭还是请得起的。”郑昱一脸平静地看着曾文华说道。

    “啊哈哈,既然班长大人你都这样说了,那这顿就由你来请。”曾文华打了个哈哈,只是看着郑昱望过来的目光,明明没有半分凌厉,但那种平静得犹如湖泊的深邃,却仿佛能将他内心的一切照映出来,心中没来由地有些慌乱。

    莫非郑昱猜到我在设计他了?

    曾文华姐夫是华夏大酒店的副总,酒店里的服务员自然都认得他,曾文华之前借着停车的功夫早早安排好了一切,即使刚才郑昱没有上套他也想好了其他办法来逼对方入瓮。

    但随即曾文华稳定心神,脸上闪过一抹狰狞,猜到又怎样,老子就是要整你,一个在美国混不下去跑回来的卢瑟,还买个单不算什么大事,叫你装,十九万还不得让你卖血卖肾。想到这里他拿过单子假意看了一眼,故作惊讶地说道:“哎呀呀,想不到那三瓶酒那么贵啊,可能是我刚才少看了两个零。郑大班长,实在不好意思,让你破费这么多,毕竟你也不容易,刚从美国回来目前还失业,这一顿顶得上你好几年工资了吧?”

    “曾文华你太过分了!”刘菲菲脸涨得通红,生气地说道,她不是傻瓜,联想曾文华前后的表现,自然能猜对方为什么会这么做。

    “我怎么过分了?”曾文华一脸无奈的样子,说道:“我去洗手间前就说了不要跟我抢单,是郑昱自己说要买单的,我又没有逼他。”

    “你.........”刘菲菲双目泛红,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银牙暗咬,眼中带着无奈与歉意看向郑昱。

    注意到刘菲菲的动作,曾文华眼中闪过一抹怒意,随即转过头对着郑昱皮笑肉不笑地说道:“要是郑大班长你觉得实在为难,这单还是由我来买吧,只是以后可不要学人抢单了,否则再抢出事来可就不好了。”

    “你的钱还是留给刘菲菲的母亲看病用吧!”郑昱摇摇头,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卡放到服务小姐的托盘里,淡淡地说道:“去结账吧!”

    曾文华愣了愣,这几年他赚了不少钱虽然有些狂妄,但最基本的眼力还是有的,一个人有钱没钱,底气是否十足,一看就能知道,而郑昱的表现显然不在自己的期望之中,那种淡定从容、举重若轻无不让曾文华感到惊疑不定。

    十九万不是一个小数目,他虽然对外号称公司资产几百万,其实里边水分很大,而且大都是不动产,流动资金有限,即便是为了设计郑昱,曾文华做好了买单的准备,但心底还是颇为肉痛,哪想得到对方轻描淡写的就刷卡结账了,反而映衬得自己刚才的举动十分可笑,可谓是大丢颜面。

    曾文华脸色有些不太好看,在他原来的计划里,自己应该是在包厢外边欣赏完郑昱被消费金额吓得屁滚尿流的表情后再出手,到那时孰优孰劣一目了然,想来刘菲菲也该死心了吧,可没想到自己精心设计的陷阱竟然落空了。

    正打算说些什么好挽回局面,这时包厢的门被推开了,之前的服务小姐走了进来,后边还跟着一名相貌威严的中年男人。

    曾文华顿时眼前一亮,连忙迎上去,惊喜地说道:“姐夫,你怎么来了?”在他想来,姐夫应该是知道自己在酒店吃饭,专门过来站个场,搞不好还给免单,这样的话多少能挽回刚才丢掉的面子。

    “哦,小曾你也在这里?”看到曾文华,中年男子也就是曾文华的姐夫脸上一喜,以前他多少有点看不上眼这个小舅子,仗着自己的关系挣钱也就算了,问题是办事还不怎么样,经常搞得一团糟,还要他来收拾收尾,不过现在看见倒是颇为惊喜。

    “是啊,我跟........”曾文华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他姐夫打断埋怨道:“小曾,姐夫平时待你也不薄,你跟四少吃饭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要不是看到四少我还被蒙在鼓里。”

    四少?

    曾文华有些纳闷,随即见到平时气势十足,不苟言笑的姐夫低着腰,脸上挂着从没见过的阿谀笑容,快步走到郑昱面前,连声说道:“不知四少大驾光临,是我们工作不到位,作为酒店管理人员,这是我本人的失职,还请四少原谅。”

    “哦,你认得我?”郑昱有些意外,他进郑家才不过几天,原本以为来华夏大酒店没人认得出来,但想不到会被眼前这人一口叫破身份,别的先不说,光是这份眼力就值得称道。

    “几天前我在老族长的葬礼上见过四少一面,四少乃是人中龙凤,气度不凡,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曾文华姐夫小心翼翼地恭维道,实际上以他的身份根本就没有资格参加郑昱父亲的葬礼,之所以会认出郑昱的身份,完全是因为对方刚才用来买单的那张卡。

    郑昱用来买单的那张卡,是他继承遗产后郑家送来的,除了拿来接收每年获得的家族分红外,其实还内有乾坤,持有人只要是在郑氏产业里刷卡便会第一时间被知道,只有郑氏族人以及某些身份特别尊贵的贵宾才会拥有。

    唐明、农林、刘菲菲以及其他同学全都愣住了,尤其是刚才那些议论郑家和私底下说过郑昱怪话的脸都吓白了,谁能想到郑昱竟然就是郑家的少爷,曾文华更是吃惊得嘴巴里能塞下鸡蛋,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知四少您来这里是.........”曾文华的姐夫看了看包厢内的环境,他作为酒店副总,自然早就知道郑昱将会来接管酒店,是以刚才得知郑昱在这里吃饭,顿时吓得胆颤心惊,也不知道对方没有通知酒店悄然无息的过来是何用意。

    郑昱看了一眼魂不守舍、怅然若失的曾文华,也无意去跟这种人计较那么多,笑道:“同学聚会而已,他们都是我同学。”

    曾文华姐夫心中松了口气,转过头对着小舅子说道:“小曾,四少是你同学,你怎么不早说?”眼里带着责备的意味。

    曾文华嘴巴动了动,他能够有如今的财富与地位,全靠有这么一个在华夏大酒店当副总的姐夫,想到之前自己设计郑昱的举动,要是被他姐夫知道了........

    曾文华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浑身虚汗直冒,眼前景物天旋地转的,整个人往地上栽倒下去。

    “快点打120,有人晕倒了!”

    !【大家期盼已久的小说手机客户端上线啦!客户端支持离线阅读,无广告,上百万本小说免费看!字体和亮度调节、夜间模式、阅读进度记忆等多种强大功能。下载方式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gegegengxin(按住三秒复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