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正文 第一章 我是一个兼职司机

正文 第一章 我是一个兼职司机

作者:索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打着呵欠,一巴掌拍在闹钟上,把即将要响的叮铃声使劲砸回去,赵迈早已练就了敏捷的身手和迅速的反应,对时间也非常敏感,绝不会让闹钟真正响起来。现在是凌晨两点半,他一直在写书,根本就没睡。隔壁住着一对浅睡的老人家,脾气还很暴躁。如果闹钟真的响了,第二天肯定又得落埋怨。

    闹钟是最后的手段,以防自己忘记了约定,其实真正厉害的是他自己的生物种,感觉几点就是几点,从来没错过,什么蒙着眼数秒他就从来没错过。拿凉水洗洗脸,又灌下一大口冰镇饮料,赵迈觉得自己从写书的幻想世界中回过魂来了。他白天休息,傍晚码字,夜间则是个专车司机,订的闹钟就是为了防止自己错过车约,毕竟一个差评就有可能让自己少挣小费。

    他原名叫做赵一脉,取得是一脉单传的意思。后来计划生育放开了,父母为他添了一对龙凤胎弟弟妹妹,于是他就被改名叫做赵迈。原本家中的三室一厅挤不下那么多人,他就在外面租了套房子自己住。因为看不惯单位那个经理肚满肠肥的嘴脸,赵迈只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完成了毕业、就业和失业的过程。生性要强的他不愿开口向父母求助,就隐瞒了自己炒老板的事情,想方设法养活自己。

    他有一台车,至于什么型号还是看这本书之后会不会有赞助商,毕竟什么能红、广告怎么植入是谁也说不准的事情。这辆车没什么奇怪的,四个轮子的小轿车,还是他大三时候考出驾照来,父亲从“闺女和二儿子的置装费”中节省出来的,算是迟到的“成人礼物”。爸妈当时给赵迈说,因为有了弟弟和妹妹,对他的关心不知不觉少了好多。不过赵迈已经是成人了,按照国外的说法就是能够自立了,过分的关心会影响他的人生。看国外的电视剧父母都是送给孩子一辆车,他们也不例外。于是这辆车就成了赵迈的宝贝。

    这辆车会一直存续的本书的结尾的,比奇幻巨著《指环王》里面的魔戒存在时间还长。看在书名是《剑、魔法和出租车》的份上,真的没有赞助商吗?

    如果没有的话,那这车的名字就叫做“THE·CHE”,所有字母要大写,表示这是一个专有名词,也显得更加独特,万一有赞助商决定支持下,作者也可以用全文搜索替换的功能,便捷,嗯嗯。

    赵迈别的本领没有,写书勉强算是一个。虽然不会大红大紫——也许以后说不定——但总算还能看得过去,勉强能挣够嚼谷(也就是口粮)。他喜欢剑和魔法以及相关的东西,所以大致是个写奇幻小说的。如果他上学的时候语文好一些,认识的字能多一些,说不定就会去写玄幻或者仙侠。

    写书需要想象力,再加上单身狗的生活状态,赵迈有时候就会在脑海中自言自语,相当于边说边写。如果在相声界,这叫做单口相声;如果拍电影,这叫做画外音或者旁白;如果是在二次元,这就是人物脑袋顶上冒出来的圈着文字的气泡对话框。从写作上这叫做表达人物心理活动、丰满人物性格形象、增加读者代入感,凑字数用的吐槽。

    言归正传。由于写书处于要死死不彻底,要活只够温饱的水平,所以想改善一下生活,平时的零花钱就要靠开专车挣一些。他尤其喜欢凌晨到清晨的业务。上半夜他可以码字,下半夜则开开车,这个时候路上车少、人少,尾气少,大多是一些赶火车、赶飞机的人,去和回来都有保障。如果能说几句吉祥话,做一下人生导师,灌他们几口子半咸不淡的心灵鸡汤,哄得心情好,就有可能挣到额外的小费。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清晨收工后,可以买上一顿可口的早餐,温热绵香的小米粥加上流油的小笼包,吃完后还能大大提高自己的睡眠质量。

    今天接的客——怎么这句话这么奇怪——是一个老头,地中海发型,一指长的白发包围着形似地图的老年斑。虽然身体消瘦,指节突出,不过精神很好,目光炯炯的,一点都没有半夜坐车的疲态。

    “赶半夜航班的老年人,还能这么精神的,我还是第一次见。老爷子您高寿啊?”

    “四百二十八岁了。”老人声音倒是充满磁性,中气十足,如果去山根根广场上唱红歌一定能技压群雄。

    “您不会是按照道家的算法,六十天算一岁吧?”赵迈的马屁鸡汤赶紧送上:“您心态真好,能跟我这种年轻人开玩笑,的确到了随心所欲的年纪。”

    “你还知道这个典故,不容易啊。平时都读什么书?”

    能有话题就好,只要聊开了,赵迈什么题材都能跟上。“什么书都读,长知识的、长见识的、长心眼的、长快乐的。这世界上书太多,撞见哪本读哪本,哪有什么可挑捡的。不过分辨好坏的本领还是要有的,就像开车看看乘客。那些目露凶光、精神恍惚以及满身酒味的我就不接,还不够麻烦钱。像您这样的老人家,我就愿意好好招呼。别的不说,我开车挺稳的吧,就算晕车的人也感觉不出来。”

    “这倒是。”老人点点头,上下打量了一下赵迈,用大拇指捻了捻嘴角,就像美食家看到了精致的菜肴。“小伙子,你一个月开车能挣多少钱?”

    “还真没怎么算过,开专车不是我的主业。不怕您笑话,我在网上写书,靠粉丝养活着。若是单论挣钱的话,还比不上专门开出租车的司机。而且我这个人讨厌堵车,那完全是在浪费生命不是?所以只在这个时间接预约的专车单子,能挣几个钱?”

    “年轻人写书,这倒是很不错。你写什么题材的书啊?”

    这个老人比赵迈想象中要健谈,居然知道什么叫做奇幻。如果说起精灵、矮人和巨龙什么的倒也不含糊。如果换是个年轻五十年的同龄人,赵迈一点都不觉得稀奇,但看他白发苍苍的样子,传说中的代沟哪里去了?

    “别在反光镜里用那么奇怪的眼神看着我,那样很不礼貌。我是个翻译,大半辈子靠翻译外国文学吃饭的,所以看过的杂七杂八东西不比你少。我儿子目前在出版社工作,时不时也会拿些想要获得批号的书回来加班,我也会帮他看看,所以知道的就多了。咱们两个相逢就是有缘,我看你骨……”

    骨骼惊奇这句话还没说完,赵迈的电话就响了,铃声是一段非常激昂的进行曲,颇有几分大阅兵的感觉。宅男和出租车师傅都一样,都有“决不能看见电量指示灯变红”的强迫症,所以只要不在通话,电话就永远充着电。

    瞄了一眼,发现是自己妹妹打过来的,一张她的大头像还随着铃声晃来晃去。赵迈曾经能叫赵一脉,可见他父母起名字是多么的随意。这个传统延续下来后,赵迈的弟弟就被叫做赵晓凤,赵迈的妹妹叫做赵晓鸾——反正都是鸟。

    现在是凌晨四点多,正应该是懒蛋妹妹酣睡的时候,怎么会打过电话来?赵迈对车上的老人说道:“抱歉,这个电话我得接,可能有什么急事。为了开车安全我会用免提,拜托您老人家不要开腔。我家里还不知道我半夜开专车的事情,还请为我保密。”

    老人眨眨眼睛,做了个在嘴巴上拉紧拉链的动作,然后就靠在座椅背上假寐。

    妹妹的声音压得很低,看来是躲起来偷偷打电话过来的,八成是厕所,接通之后果不其然。“哥,小声点,我躲在卫生间给你打电话。爸爸生病了,慢性肾衰,已经到了需要换肾的地步,现在正做透析。”

    晴天霹雳在赵脉的脑袋中炸响,他手抖了一下,车子晃了晃。赶紧回过神来,深吸了几口气,连忙问过去:“你怎么知道的,确定吗?”

    “昨天我发现妈妈眼睛红红的,似乎哭过,当时问她也不说。后来弟弟偶然看见妈妈看着一些文件偷偷哭,我们还以为爸爸在外面有了别的人,于是趁妈妈买菜去的时候打开抽屉偷看,才知道是爸爸的诊断和病例。哥,怎么办啊?上网查了查,这个病好痛苦的,需要定时去医院透析,只有换肾才能根治。”

    慢性肾衰竭到了晚期就是俗称的尿毒症,最保险的治疗方法就是换肾。可是能换的肾哪有那么多,在医院里只能慢慢排队。维持的疗法就是透析,用机器代替肾脏来清除血液中积攒的毒素,非常痛苦,费用也不便宜。

    如果能有一大笔钱,也许能够想其他的办法,尽快帮助父亲解除病痛。可是自己没有个正经的工作,弟弟和妹妹正在上初中,还属于花钱的时候,家里肯定拿不出这么一笔钱来。

    “小妹,我知道了,我把手头的钱都给家打过去,然后再来想想办法。你和弟弟在家里照看着爸爸妈妈,别让他们操心。两个人好好学习,少花钱,别让大人操心,让他们能够保持一个好些的心情。无论如何,爸爸的治疗都不能停,知道了吗?”

    妹妹低声啜泣,小声答应着。

    “家里还有大哥我呢,你们两个先要做好自己的事情,那就是学习。现在听我的,关了电话上床睡觉,早上起来做个孝顺的好孩子,两个都要是,明白了吗?”

    “我知道了,哥哥,你要多保重。”

    然后电话就挂了。

    车厢一时间变得沉默起来,谁人遇到这种事情都会陷入一时消沉。

    “小伙子,没事吧?世界上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困难总可以慢慢被克服的。”

    “我知道。”赵迈说道:“家里一时半会儿没什么问题,就是爸爸这次遭了大罪了。唉,妈妈要强的性子总想自己担着,她肯定是最难受的。”

    “这病能治好,所以就不是天塌下来的事情。”老人用安慰的语气对他说:“我的一个老朋友说过,但凡是能用钱解决的麻烦就不是麻烦。”

    “可是没有钱不就是最大的麻烦?”赵迈勉强笑了一声,说道:“若我现在就有百八十万,怎么也能找到关系让爸爸早点做上手术,免去那些零零碎碎的痛苦。更好的治疗、更好的疗养条件,哪一项不需要花钱?不过您说的也对,这不是绝望的情况,毕竟是可以治疗的疾病。老人家,若您哪里有什么能挣钱的活计,多关照一下啊。”

    “有缘分的话,自然是没什么问题的。”老人说话的时候,眼眸中淡绿色的光芒一闪而逝。司机先生已经冷静下来,专注地看着前方,并没有察觉这一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