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正文 第二章 怎么老是你

正文 第二章 怎么老是你

作者:索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到了机场之后老人便准备下车了,他好像忘了提到的挣钱的活计,赵迈也没有开口询问。

    虽然家里的事情让他内心堵得慌,但该有的礼貌还是要做到最好。老人的行李是一个大箱子,是那种有些年头的大牛皮箱子,棕色的表面磨得油光锃亮,挂着一把铜锁,看上去就不是凡品。可这东西最大的问题是没有轮子,搬上车后备箱的时候就很麻烦,卸下来的时候更是如此。

    赵迈快跑两步,将机场的行李车推过来一辆,把这个足有四十斤的箱子放好,又手把手教给老人如何使用,还提醒老人一定要托运行李,别错过值机。

    “我坐了好多次飞机了,这些我都会。”老人笑眯眯的说道:“你还得挣钱,别在我这里浪费时间了。好小伙子,快去忙吧。”

    其实也没什么可忙的,打开手机将自己的状态调整成“等待乘客”就可以了。机场距离市区那么远,如果空车回去就亏大了,好在这里的人流量还是不错的,只要多等一会儿总能接到乘客。

    手机提示的声音响了,老人打车的钱和十元打赏一起到了自己账户上。赵迈正准备趁这个时候登录手机银行,好把自己户头里的钱都打给家里,却没想到从未出过故障的手机一下子黑屏了。

    就在黑屏前的一瞬间,他还看到了一个打车的单子!这下抢不到了……

    这是一次有史以来最慢的开机,整整十分钟之后才回到桌面。赵迈检查了一下,手机并没有什么异常,看起来没有被装上什么流氓软件,于是就继续未完的工作。银行账户里还有一万多块钱,把零头留下吃饭、缴房租、买汽油,其他都打回家里去了。

    也许自己应该停止租房回家去住,那样还能省些钱,但这样一来就会暴露自己目前失业的状态。爸爸妈妈都是很传统的人,绝对不会认为网络写小说和开出租车是什么正经的职业,尤其是对他这个二十多岁的大儿子来说。虽然父母义正言辞地说过,过了十八岁就不管自己了,但说实话关心一点都不曾减少。

    赵迈是作为独生子女出生的,他小的时候父亲经常不在身边,跟着科研队在山野中奔波的人,一年能见上几次面?母亲要照顾家里吃喝,很长一段时间赵迈就跟着爷爷奶奶生活,所以“小皇帝”的日子也经历过。当初叫做赵一脉的时候,那可真是家里说一不二的大人物。“衣来张口、饭来伸手”,他只差一点就会被养成废物。

    后来因为工作调动,父亲更多留在了办公室,不再东奔西走,这个时候才真正将他的教育重新抓起来。赵迈曾经非常讨厌被管束,经常发脾气,他的爸爸也不留情,鞋底子和扫帚也没少用,两个人的关系一度紧张。

    后来有一次他听到爸爸妈妈吵架,妈妈怪爸爸对孩子太狠,打孩子是不对的。赵迈想听听一向强势的父亲这次怎么继续耍赖,然后再出去嘲讽他,没想到听到父亲是这样说的:

    “他小的时候我不在身边,我比你们谁都想他。可正是因为我爱他才不能让他成了废物。我没别的要求,只希望他能当个有担当的人,至少对于自己是要负责任的,自立是最起码的标准吧?你们太溺爱他了,什么都顺着他,然后等他到了社会上,被迎面而来的大浪溺死吗?一开始我打他,他连嗷嚎都不会,一张胖脸还笑。现在至少知道羞愧了,越来越少犯错了。我能打他几年?他马上就要比我高、比我壮了,性格也就成熟了。我得在那之前,把他的脾性改过来,免得毁在你们手里!”

    赵迈趴在门上,当时不能完全理解这些话,但总算记到了心里。他开始不给爸爸揍自己的理由,也就慢慢成了“好孩子”。虽然考试的成绩不好,只能上个二流高中,但后来奋发图强,终于考上了一流大学。

    这可不是凭借博士父亲的关系,完全是自己努力的结果,确实让家里开心了好久。一辆小车在当时可是非常难得的礼物,也让他坚定了自立自强的决心,也让他在同龄人当中相当自信。一毕业就敢把老板炒了,也和这种性格有很大关系。

    但凡想要获得独立和自由,就要冒比常人多得多的风险。在群体中可以低着头做一只小羊,想要自己谋生就必须有老虎或熊的精神。赵迈知道自己成不了完全的独行的虎熊,最大的期望是成为一只有血性的狼。只不过现在这匹狼还需要照顾狼群,尤其是逐渐老迈的头狼。

    他从来不抽烟,现在却非常想来一棵,也许在烟雾之中能够纾解一下情绪。将车停在临时停车区,从手套箱中摸出曾经一个乘客落在车上的烟。刚刚把点烟器按下去,手机就响了起来。

    现在还不到早上七点,来电话的正是妈妈。赵迈愣了一下,用力深呼吸并稳定一下心神,才按下了接通键。

    “儿子,过得怎么样?我看到一笔入账是怎么回事?”妈妈的声音依旧温柔,但是赵迈还是能听出少许疲惫。

    “啊,最近得了一笔奖金,我也不知道给你们买什么礼物好,就全都给打回去了,毕竟现金更实惠,嘿嘿嘿。”赵迈故作轻松,努力挤出嬉皮笑脸的声线。“我现在是男子汉,能挣钱能养家,你就让我尽尽孝心嘛。”

    电话另一头沉默了一会儿,只有带着抖动的呼吸声传来。赵迈耳朵听着,脑子完全是木的,也不知道怎么开口。他很想说两句话安慰一下母亲,可是父母有自己的倔强,他们的隐瞒也是一种善意。而善意,总不应该被破坏。

    “你照顾好自己我们就放心了。你爸爸是个老顽固,好话开不了口,你理解就好。记得我们都是很关心你。你有事情忙就忙吧,家里没事,还有弟弟妹妹在我们身边,你不用担心。”

    妈妈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把压力抗在自己肩上。赵迈也决定这样做,这是他们一家人的特色。寒暄了几句之后,赵迈挂上了电话。温暖的时间结束了,现在该要想办法了。

    正如妈妈所说,爸爸是一个非常要强和倔强的人,还带有一丝老学究的脾气。他总是就事论事,严肃极了,换句话说不太善于和别人相处。赵迈从小到大没见过自家来过什么朋友,也很少见爸爸去串门或者应酬。就算还有些他不知道的朋友,爸爸也不会开口求人的。

    妈妈是个热心而善良的女人,但她不认识什么有钱人,想要借到钱的可能性也不大。想想自己的情况也不好,才从数学系毕业一年多,上班也不满九个月,社会上不认识几个人。若要说唯一一个有足够闲钱可以借给自己的,那只有同宿舍的朋友,外号叫“王子殿下”的王天华。

    如果只能用一个词来总结他的话,那就是游手好闲,是一个除了玩儿,干什么都像是在混日子的主。可惜他长了一张让人难以形容的丑脸,否则配上年少多金和慷慨大方,怎么也能混个多情大少的“美誉”。

    赵迈对自己这个舍友很了解,表面看起来嘻嘻哈哈,实际上那绝对是个矫情的人。对于陌生人有着无以伦比的戒心,专门骚扰和自己亲近的人。也不知道他哪一根筋抽了,坚定地认为赵迈是自己可以相信的好兄弟,一来二去互相了解之后,也确实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兄弟。在毕业之后两个人一直保持着频繁的联系。

    电话拨过去,很快就接通了。“王子殿下”绝不会这么早起,唯一的可能是他完成了一个通宵。还没等赵迈开口,对面就传来一阵沉重沙哑的烟嗓:

    “老迈,这周六还聚会不?我带个新人妹子过去,一起跑团如何?”

    “抱歉,家里有些事,这周我恐怕没法聚了。你也帮我告诉群里的朋友们一声。”

    “哼,自己去说,我又不是你的传声筒!”王子殿下突然压低了声音,对着话筒挤眉弄眼地说道:“这次的妹子很漂亮,不跑团试出她的真性情,我也不好下手啊!”

    “但凡长得很漂亮还追你的,一定是意志检定没过,或者自我欺骗技能特别高的那种,你还是小心些好。而且跑团就是个游戏,又不是测谎仪,能看出啥来?你还指着这个相亲不成?”

    “我就喜欢玩这个,尤其是你开的奇幻冒险团。如果连陪我玩都投入不进去,我还能指望她陪我过日子?算了,不说了,我去补个觉了。什么时候能开团了,一定要告诉我一声,我也好提前飞回来。”

    “对了,我如果找你借钱,你给我开多少利息?”

    “你连我借不借给你都不问问?”王天华抽鼻子的声音从听筒中传过来,然后便是几秒钟的沉默。“几千、几万的话我都能做主,但是再大些的我就不顶用了,我妈妈说了算。不过咱们两个可以合伙做生意,算作投资的话那就能灵活得多。你写个专案,内容是啥都没关系,是赚是赔都没事,只要有这么个手续就行。我妈总想让我出来干活,一直逼我。如果你能帮我打上几年的掩护,这事就能办。”

    “欺骗王后大人?我掂量掂量吧……”想想那个被自己儿子形容成“狰狞叱咤”,但每次都对他和蔼可亲的伯母,要对她说谎,赵迈总感到不踏实。

    “老迈,刚才说的都不是逗你,你遇到难处了开口说个数就好,我总比你好想办法。”

    “行,有你这句话垫底,我就放心多了”。两个人熟到已经无法开口说谢谢,扯了几句就把电话挂了。

    王天华家里虽然有钱,但那也不是大风吹来的。而且用兄弟的钱和用兄弟母亲的钱还是两回事,所以赵迈挂了电话之后还是在自己身上想办法。联系一下医院的同学和朋友,先把关系路子摸清楚,钱才能花到正确的地方。若是最后有所短缺,他自然不会放过“富二代”。但若是给父亲治病的钱里面没有自己的努力,他也不会心安。

    又忙忙碌碌打了几个电话,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了。等他理出大概头绪之后,这才想到自己一直没有打开租车软件,所以一直也没单可抢。

    手指飞快的点了两下,还没过两秒钟,提示音就响了,顺手接了过来,这下回市区就赚头了。赵迈急匆匆开车赶到四号出口,结果上车的人却还是那个老头。

    他手里那件沉重的大皮箱已经没了,只提着一个银白色硬壳的金属公文箱。就是那种电影中很常见,用手铐绑在倒霉保镖腕子上的那种箱子,里面不是装着贵重的宝石、就是炸弹。赵迈脑子一转到这个方向,脸上就写满了尴尬,苦笑一声对老人家说道:“看来您和飞机没缘分,倒是和我缘分很深。”

    老人眯了赵迈一眼,嘴角微微上翘,带出一抹笑意:“真没想到还是你,看来你逃不了还得送我一程。就凭你说的有缘这句话,老人家也不会亏待你。”

    “您那大箱子呢?”赵迈左思右想,还是问了出来。“您要是上飞机托运行李的话,已经值机了您就得上飞机,没有箱子走您不走的道理。”

    “臭小子想多了,我只是把东西寄存在这里,可不是什么坏人。我改签的飞机还有十个小时才有下一班,机场的宾馆虽然能凑合,但吃得实在太差,所以还是得进城。你开车挺稳重的,要不你陪我一程,到时候还送我回这里如何?我给你一直打着等待,不耽误你挣钱。”

    赵迈长舒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脑海里蹦出来的那些惊险刺激的桥段,有几个能够真正实现的,想得太多了不就是自己吓唬自己?他放下手刹,挂上档并说道:“那您坐好了,现在回去赶得上吃早点,想去哪里您开口就成。”

    “哪里都行吗?”老人高深莫测地笑了笑,拿起自己的手机来划了几下,然后对赵迈说到:“那你跟着导航走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