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正文 第二十章 对手还是敌人

正文 第二十章 对手还是敌人

作者:索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被人使了阴招的赵迈反而冷静下来,他很清楚的知道冲动帮不了自己。对方赤红的眼睛、膨胀的肌肉,很可能是一种狂暴的效果。可不知为什么,这狂暴的力量持续的时间很久,比他预估的时间要长很多。

    后来他才琢磨过来,索鲁肯定不是完全的狂暴,或者只是一种模仿狂暴的状态。学会狂暴然后成为野蛮人也是要看天赋的,并不是说怒发冲冠一下就算是狂暴了。当时战斗的时候有些过于小心翼翼,高估了索鲁的实力。

    既然心中有了干翻半兽人的念头,赵迈便立刻着手行动。在整场战斗中,他第一次主动上前,依靠盾牌的掩护拉进和半兽人的距离。短矛就架在盾牌一侧,矛尖缓慢转着方向,但从不离开索鲁身体的范围。他模仿者电影中斯巴达三百战士的姿态,以弯腰、微蹲的姿势慢慢接近索鲁。

    “没用的,你来!”赵迈原本想说类似“笨蛋过来受死”之类,但他的通用语过于匮乏。只能用这么简单的句子,不过应该能够清楚地表明自己的意思吧?

    狂暴的半兽人果然受不得刺激,大喝一声就冲了上来。赵迈看准时机也冲上去,将盾牌狠狠顶在索鲁身上。

    备胎盾吸收了所有的冲击,但不代表能够让赵迈掀翻面前的一切,他依旧需要足够的臂力才能把索鲁抬起来。所以赵迈在一瞬间弯下身子,让自己的后背呈现弓形,然后以盾牌在平面,用双腿的力量将索鲁第二次掀起来,并顺势扔到身后去。

    他的短矛猛向后抽,狠狠打在半兽人的腰间,正好也是半兽人用双刀命中赵迈的地方。索鲁嚎叫一声,慌乱间在屁股上踹了一脚,把赵迈摔了一个趔趄。

    “混蛋!”索鲁脱口而出,从地上翻起来之后就打了过来。赵迈不甘示弱,用通用语说了句“不聪明的鸡蛋”也战成一团。

    索鲁的通用语很快就用完了,兽人语脱口而出。卡尔不让他说兽人语,认为那是一种野蛮原始和邪恶的语言。索鲁一着急,便忘了这回事,各种污言秽语和满天飞舞的吐沫星子就朝赵迈飞了过去。

    借助备胎盾的作弊力量,在手上勉强战了个平局,但在嘴上可不能输了。赵迈的通用语连日常都不够,没有足够的弹药用来骂街。他虽然听不懂兽人语,但直觉上知道索鲁换了一种语言,所以他也毫不客气。

    没有一种语言能像汉语一样博大精深,无论是什么场合。

    他的气势陡然压过了半兽人,不论是进攻还是防守都变的游刃有余。毫不重样的骂词配上狰狞的语气,在抑扬顿挫之间帮赵迈找到了战斗的节奏。节奏其实就是一种协调,是身体熟悉并更好进行控制,发挥潜藏实力的一种途径。许多拳击手在上场之前都要戴耳机听音乐,这就是一种获取节奏的方法。赵迈的节奏就隐藏在国骂之中,或者说刚好合拍吧。

    如果索鲁能够静下心来,他很快就能发现赵迈盾牌的弱点。所有的冲击力都没什么效果,但如果用手抓着盾牌朝一边拨,就会变成两个人之间单纯的较力,赵迈一定会输的很惨。但他一根筋似的,不断攻击盾牌,好像不把这碍眼的东西砸烂就誓不罢休!手中的木刀并不好用,他居然从柴堆里抽了一根足有两米长、碗口粗的树干,当做巨木棒挥了过来。

    赵迈抬起备胎盾迎向这次攻击,木棒在空中炸得粉碎。一截断木旋转着,刺进了索鲁的右眼。哀嚎声起,鲜血飞溅,索鲁扔下沾血的木棒捧着右侧的脸大声喊叫。赵迈一愣神,连忙丢下武器上前查看。盾牌和短矛扔在一边,同情心涌了上来。

    还没等关心到达,半兽人越发凶恶,一拳偷袭了赵迈的腹部,把他五脏六腑打得错位。紧接着,半兽人用双手扼住赵迈脖子,用力向中间猛掐。

    赵迈被打翻在地,被索鲁压在身上、掐住脖子,血液和空气都不能流通。他的视线渐渐模糊,快要看不清狰狞半兽人的丑脸。储备粮冲上来,用尽全力去咬半兽人的脚腕,但奶牙造成的伤痛被索鲁强行忍住。

    “变异的人类崽子,居然敢打伤我?你以为有卡尔的关照我就不能杀你了?现在时间还早,足够我把你带到深坑那里。密林是我的,都是我的!”

    赵迈一时的善心换来的居然是这种结果,除了脖子之外,他的下腹部也被索鲁用膝盖猛击。死亡的威胁袭上心头,但心脏跳得再快也无法把血液带到大脑中去。他仅存的意识明白,自己最多只剩下几秒钟的时间,之后就再也无力形成反击。这个时候就算再恐慌,也不能把力气浪费在胡乱的挣扎中。

    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然后可以制利害,可以待敌。越是危急,越是只有一次机会,越是要沉着,不能因为慌乱而浪费。赵迈抬起右手,摸到了半兽人的脸,然后用足力气,弯曲手指,猛力将左手的中指食指插进了索伦右眼的伤口。

    他的反击迅猛而爆裂,左手连续不断,多次刺进扯出。这样的疼痛无人可以承受,大脑对极近距离危险的感知迫使半兽人撒手后撤。赵迈脖子上的气管和血管恢复了作用,氧气和血液涌了上来,也带来了眩晕的感觉。他只能恍恍惚惚看到半兽人大概的位置。手在地上乱摸的时候,接触到了一根细长带有尖端的物体,很可能是断裂木棒的碎片。

    既然已经有了要杀死自己的打算,那么就不能留下这个敌人,否则日夜难安。赵迈没有多少战斗的经验,但小学的时候也学过雷锋精神,其中“对待敌人要像严冬一样残酷无情”。

    他猛扑上去,试图把手中的武器刺入索鲁的心脏,但他高估了自己的身体素质,缺氧和腹部的重创让他难以为继,冲锋变成了踉跄。更加强韧的半兽人彻底瞎了一只眼,但依旧可以挥拳。赵迈眼看着对方的拳头越来越大,自己的手臂却抬不起来。

    一股狠劲从他内心深处迸发,自己不好过也不能让对手好过!自己不去害人,但对于想害自己的人就只有拼命一个手段。他咬紧牙关,避开侧面,选择用额头对撞拳头,然后在俯身的时候把木刺扎进索鲁的大腿根内侧。这里应该有大动脉的,流血五分钟就会死。

    赵迈在眩晕之前依稀听到储备粮叫个不停,身子可能又被踢了几脚,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