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正文 第三十一章 壁炉酒馆1

正文 第三十一章 壁炉酒馆1

作者:索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进入镇子的时候,守在木质哨塔上的士兵将目光停留在这一人一狗身上的时间,绝不超过两秒钟。负责抽查过往旅客,防止通缉犯或者匪徒混入镇子的治安官,更是懒得理睬赵迈。也许在这些人眼中,肚子咕咕直响的年轻人和幼犬,怎么也算不上有威胁吧?

    没时间细细观察镇子的条石地面,也没精力去审视这里居民的力量及生活水平,赵迈的一双眼睛一直在各种招牌上看个不停。这并不是地球,教育并没有普及,文盲才是普遍存在的。所以就算你什么字都不认识,也可以在这里正常生活。

    招牌上的图案解释了很多东西,其中一个有壁炉、烤鸡和啤酒的招牌完全吸引了赵迈的注意。“就是这家了,可算找着能吃饭的地方了。”储备粮对赵迈的话表示赞同,摇着尾巴紧紧跟在主人后面,昂着头走了进去。

    两个侍女站在“壁炉”酒馆的招牌下。当赵迈大步往里迈的时候,比较年长的那个女孩儿用手遮住了自己的脸。赵迈非常有礼貌的请她们稍微让开些地方,自己不想在进入店门的时候碰伤她们。年轻的侍女咯咯直笑,她虽然理解了赵迈身体动作表达的意思,但看那笨拙的样子,根本不像什么真正有教养的人。

    她们站在门口就是为了让进出的客人“碰上”,然后在一瞬间商定一笔和床有关的交易。年长的侍女眼神更锐利一些,她看到了赵迈黑色的瞳孔,又注意到皮革帽子边缘露出来的黑色头发。这是很罕见的身体特征,而罕见就意味着风险。遮住面孔的意思就是表示不感兴趣,让客人知难而退。

    这一番表示全都白费了,赵迈完全不懂。就算他猜出两个女人的职业,但对于这些套路是一无所知的——毕竟只是个新司机。酒馆里面,众声喧哗的厅堂尽头,一个膀大腰圆的胖子正在擦拭柜台。厚厚的手掌拿着一块巨大的抹布,在桌面快速滑动。虽然手上忙碌不停,但他那双被挤成狭缝的小眼睛,正炯炯有神地注视着这里的一切。

    酒馆是各种东西的集合地,其中也包括麻烦。那些想要隐藏身份的人会坐在角落的阴影中,想要探听情报的人喜欢在人多的壁炉旁烤火,想要灌醉自己的人占据了大厅当中的桌子,想要将手掌放在侍女屁股上的浪荡客,则把持了后厨到前厅的通道两侧,这里是他们的“目标”必须经过的地方。

    赵迈抱起储备粮,径直穿过大厅,坐在了最显眼,最接近胖子老板的地方。他想要点些吃的,却突然发现自己不知道本地的菜名。眼珠转了一圈后,他决定点些最不会出错的食物:“肉、面包、鸡蛋和麦酒!”

    “这是哪家跑出来的傻孩子?”一些原本集中在他身上的视线渐渐散去,他们并没有从赵迈身上发现自己想要的东西,无论是挣钱的机遇还是其他东西。

    他这一身装备也不怪别人看不起。原本就是陈旧的盔甲,因为不是量身定做所以略有些小,穿在身上紧巴巴的。密林和湖畔的求生工作为盔甲增添了不少装饰,包括泥土、烟熏和更多的磨损。只有短剑和斧头略显单薄,就算是加上盾牌也不满足战斗者的基本配置。

    原本赵迈身后沉甸甸的麻袋能引起大家的注意,但他这身菜鸟装束帮了大忙,所有人都失去了一探究竟的兴趣。

    胖子老板也是同样的想法。在确定这个新客人没能力引发麻烦之后,他唯一担心的事情是能不能收到饭钱。

    他的声音带着很奇怪的颤音,肥厚的嘴唇加上了“普勒普勒”的伴奏,赵迈可怜的听力基本没什么用处。不过酒馆里还能有什么样的问题呢,无外乎就是“你想租房间吗?”“你用什么付账?”“你需要特别的服务吗?”

    在很多时候,生活就像游戏,或者说游戏经常能够提炼出生活中最核心、最容易发生的情况。除了打群架之外,酒馆里没有什么事情不能用金钱解决——如果不行就加上拳头。赵迈估摸着酒馆老板是要钱,所以就打开侏儒的钱袋给他看看。里面原本的金币早就拿出来,放在其他地方,钱袋里不过只留下三枚装装样子。一顿饭用不了多少钱,赵迈要求的简单食物只需要几枚银币就够了。

    有钱就好办事。不多一会儿,浇着土豆汁的大块的胡萝卜炖鸡肉、两颗煮鸡蛋、小臂粗细的褐色面包、以及足有半扎左右的麦酒就端了上来。

    在所有食物中,唯独麦酒最让赵迈感兴趣。这种类似啤酒的饮料是用烘焙的大麦发酵制成的,据说味道甘甜而且很有质感。不同地区的麦酒能够充分体现当地的水土风味。在这顿饭之前,这一切不过只是赵迈从书上读到的介绍而已。

    他一路上都在喝凉开水,可惜不管怎么煮沸,湖水都有股奇怪的味道,不能让他完全满意。麦酒因为制备方便、价格低廉、保质期长而且富有营养,一直是作为水的替代饮品存在的。

    满满一大口吞了下去,赵迈觉得自己以前读到的东西有些夸大其词。如果说自己过去喝到的啤酒是鲜橙多,那么麦酒就是果粒橙——里面有不少有嚼头的东西。说它甘甜吧,比煮沸过的湖水是要好很多,但也就只是能够下口的程度而已。至于酒香,赵迈是没怎么品出来。

    无所谓了,就当这是水,用来下饭的。面前这一盘子东西从色香味各个方面说,每一个是合格的。赵迈分明从饭食中看出几个字来:“吃饱就好。”

    以饥饿作为调味品,什么餐点都能吃得下去。赵迈拿起勺子往嘴里塞,然后用麦酒帮助吞咽,很短的时间内就吃完了一份。储备粮分得了其中的鸡蛋和鸡肉,它反倒吃的不亦乐乎。

    整份饭菜都是寡淡的,香气浓郁但是却没有咸味。赵迈思考了一下,又要了一大份烤肉。他想看看本地的饭食口味,为自己的盐找销路。

    果不其然,就算是烤鸡也是寡淡的,或者说只有油脂带来的香气,却没有好盐进行催发。赵迈不会在大庭广众之下给食物撒上盐,而他又暂时没了胃口。在肢体语言的帮助下,通过半生不熟的通用语,他租下了一个房间作为落脚点,并希望雇佣个“本地通”作为暂时的仆役。

    搓着手中的两枚金币,胖老板琢磨了一下,在脑海中迅速列出了可用的人选。费迪南德·格林,外号叫做“狂鼠”的,说不定正合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