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正文 第六十五章 葬礼和俘虏

正文 第六十五章 葬礼和俘虏

作者:索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赵迈紧张的汗水从额角滑落,不断加快的心跳和试图放轻的呼吸产生了矛盾,带给他一阵阵的眩晕感。就算是面对狗头人的时候,他也没有现在这么紧张。或许是在各种电子游戏里,已经和狗头人、地精、兽人战斗了无数次,失去了陌生感。但是河边突然出现的尸体绝不是什么常见的情景。

    自己无论如何也要去看看,必须知道发生过什么,才能决定接下来要做什么。赵迈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放下杂念,再三观察周围的环境。之后,他才小心翼翼从藏身的地方出来。

    柳树下,的确是猎豹的尸体,它的身子从中间被扭成了麻花,两条前腿和两条后腿形成了一百八十度的夹角。看来过了河之后,卢修斯他们遇到了袭击,那只手臂会不会就是卢修斯的?

    “怎么会?!”赵迈拨开枯萎的柳枝,看到了尸体的脸。鹰翼德鲁伊达勒双眼圆睁,心脏部分破了一个大洞,血液早已流干。看他的样子,死前一定经历过艰苦的搏斗,四肢、躯干上满是细小的伤口,就像是被钢丝绳抽过一般。

    德鲁伊死亡时间还不超过一天,所以还没有发臭,赵迈这才能忍住不适,将他的尸体从柳树下拽出来。他的致命伤口就是心脏的贯穿伤,从皮肉翻卷的情况看,应该是从背后贯入,胸前穿出。他的武器、装备之类都不在身上,连衣袍下面的口袋都干干净净。这让赵迈不得不怀疑,达勒是不是先被俘虏,然后处死的?

    周围没有其他几个人的踪影,赵迈还不会追踪脚印,所以一筹莫展。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尽快赶回社区,将这个消息告诉德鲁伊们。但是,也不能让他的尸体就这样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啊!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但达勒给赵迈的感觉还不错。他能够静下心来听年轻人的说法,并且很痛快就同意把祛除疾病药剂当做奖励给他。赵迈估算过,一瓶三级法术的药剂价值在七百五十金币左右,而一次初级学徒的训练任务绝不会有这样的收益。

    而且,在一路巡游的时候,来自鹰翼社区的达勒能够一视同仁,甚至有时还能照顾下速度相对较慢的赵迈,这对于孤身一人闯到这个世界来的赵迈是种暖心的感觉。

    “达勒先生,我想将你埋葬到地下,但恐怕做不到。我没有挖掘的工具,而河水这一侧又满是树林,地下盘根错节,我挖不出足够大的坑来。”赵迈看着达勒瞪大的双眼说道:“油烟河里没有什么鱼,水葬效果也不会好。如果你泡涨的尸体漂到了狼耳镇,那里说不定会怎么对待你呢。所以我只能选择将你点燃,用火葬的形式。”

    说完,赵迈伸出手去,按照自己在影视节目中看到的方法,用力阖上达勒的眼皮。据说人体很难点燃,需要的树枝越多越好。赵迈也不像某些德鲁伊那样,连树枝都不舍得破坏。用了两个多小时,赵迈在河边垒起了一个火葬堆。

    “正常的火葬堆是要浇油的,一切从简吧。”赵迈用火枪的打火装置引燃了树皮纤维,慢慢升起火来。他耐心照顾火堆,直到确定所有部分都燃烧起来才放心。

    “对不起,对不起,我能力有限。”赵迈看着达勒的尸体被火焰吞噬,对他说着最后告别的话:“虽然没有能够入土,但大自然的力量最终还是会拥有你的身躯,原力会接纳你的灵魂。我也不知道这样说对不对,希望你不会介意。”

    做完这一切后,他立刻和储备粮离开,向着记忆中德鲁伊社区的方向前进。

    在更向西的方向上,大约距离他们三十多公里的密林深处,一只奇怪的队伍正在缓慢前进。领头的是两只土巨怪,长得如同放大了一百倍的独角仙。巨大的钳子状爪子带有锯齿的边缘,可以切开拦路的树木。之后它们就会用又长又硬的独角将树干顶到一边,清理出一条道路来。

    跟在他们后面的是四只巨魔,他们共同抬着一个轿子,小心地保持着平衡,跟在土巨怪的后面前进。轿子用厚布帘围成一个小屋子的形状,看不清里面乘坐的是什么人,或者是什么东西。

    时不时地,有一些灰色的雾气从布帘的缝隙飘逸出来,向着地面缓慢沉降。一些苔藓、蘑菇之类的弱小生命,被灰色雾气接触后,迅速失去了活力,由成长变为衰老,很快便死掉了。

    跟在轿子后面的是两个强壮的熊地精,裸露的身体拥有扎实的肌肉,多毛的肩膀上顶着一个巨大的脑袋。长着一对下獠牙的嘴巴正在咀嚼着生肉,血淋淋的似乎刚从什么动物身上取下来。他们的眼睛左顾右盼,不断侦查周围的情况,时不时看看身后被巨魔抬着的一个大笼子。

    卢修斯、阿芙拉和紫月三个人被关在里面,手脚被捆缚着,嘴巴倒是没有被塞上臭布条。他们只要乱动,就会被跟在后面的熊地精用长棍敲打,低声说说话还好,真敢大声叫嚷就是狠狠一棍子。

    紫月脑袋上一个大包,就是这么来的。

    “你说,他们这是要干什么去,为何不断深入农夫森林?”紫月一边用手揉着肿包,哎嗨哎呦的轻声叫唤,一边对阿芙拉和卢修斯说道。

    卢修斯只剩下一条短裤,精壮的身躯上满是污痕,显得狼狈不堪。在他的脖子上还有一条非常明显的勒痕,依旧还是青紫色的瘀伤。时不时地,卢修斯会用手抚摸这道伤痕,似乎还能感受到绳索将自己脖子缠紧,然后狠命往水里拽的恐怖。

    不过这些伤口完全比不上他内心的痛苦,猎豹就死在自己面前,这对他造成了严重的打击。阿芙拉看着他眼中不时冒出来的绝望,这是一种因为震惊和哀伤引发的绝望。她开始担心卢修斯的状态,生怕他什么时候就失去冷静。现在暂时还好,卢修斯有些疲惫疲劳但还不至于颓废,依旧保持着平时的理智:“农夫森林里除了无间行者社区,还有什么值得这些人关注?”

    “就算他很厉害,杀死了达勒先生,但社区里的德鲁伊大师可不好惹,他肯定是要败下阵来的。”紫月撇撇嘴,对轿子做了个“去死吧你”的手势。

    “这正是为什么我们还活着的原因。”阿芙拉突然开口说道。

    “我们没什么交换价值啊!”紫月有些不理解:“再说无间行者又不富裕,远比不上鹰翼不是吗?他们这群坏蛋到底要什么啊?”

    卢修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低垂着头说道:“恐怕咱们三个只是用来拖时间的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