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正文 第九十一章 过去与现在的重叠

正文 第九十一章 过去与现在的重叠

作者:索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由内波镇向南,大约两天的鹿城之后将会到达瓦托镇,一个坐落于“朦胧沼”边缘的人类镇子。那里同样是文明的终点站,因为从瓦托镇出发,东南西三个方向都是荒野,换言之,就是那种可以要人性命的危险地方。

    赵迈听格林介绍过相关的情况,但是在没有用自己的双眼观看之前,他无法形成直观的印象。现在跟着圣骑士们,沿着驿道前进,并不显得危险,反而有一种郊游的感觉。

    长长的树影拖在草地上,落叶铺满脚下,微风拂面。赵迈现在走在大陆左边一段距离的草地上,就在海柔尔的身边。他们大约以倾斜的一字形的队列前进,保持着距离,保持着警戒。

    脚下笔直的道路延伸了好几哩,只有在一侧树林侵占过来的时候,才不得已拐一个小弯。道路旁边的森林仍旧是康健森林,密林游侠管理的范围。赵迈仔细查看,发现几条通向密林深处的小径,弯弯曲曲、幽深隐秘。传说有的道路通往传说中的榉木大厅,一个消失的林地精灵的秘密藏宝库。

    走在路SH柔尔时不时打量赵迈的情况,看看他是否还能坚持前进。她看得出来,这个德鲁伊并没有多少骑马的经验,一路上将会受尽折磨。酸麻的大腿、磨破的肌肤、因为颠簸剧烈疼痛的盆骨,这些都是新手绕不过去的痛苦经历。她从赵迈的表情上,知道这些正在发生。但德鲁伊咬紧牙关,几乎一声不吭,自己坚持下来。

    还记得小时候,骑马也没少受这份罪,自己是怎么过来的?海柔尔回忆起了眼泪,还有偷偷向女神抱怨,然后被柔声安抚的经历。她还记得城堡淡黄色的砖墙,蓝色的圆顶,还有总是趴在窗台远望的母亲。

    父亲是什么样子已经有些模糊了,海柔尔只记得他是一位法师,好像什么都知道。他整天待在高大封闭的法师塔中,与一群长相奇怪的朋友一起,研究魔法。除了魔法,父亲很少谈论其他东西,陪伴母亲和自己的时间就更少了。尤其是在得知自己将会成为圣骑士而不是法师之后,他再也没有对她露出过笑脸。当母亲在孤独中病逝之后,艾奥梅黛女神的神殿成了自己真正的家。

    “麦克,你为什么要当一名德鲁伊?”海柔尔突然开口问道。

    “为了治疗我父亲的疾病,我只有选择成为德鲁伊。”赵迈一边说话,一边从牙缝里吸着凉气。不用看他都知道,大腿内侧的皮肤肯定已经磨破了,汗水流到伤口中去,产生了特别酸爽的刺痛。

    “为什么不去找神庙求助呢?像我们这些圣骑士,除了在外面执行任务外,都会一些驱除疾病和安抚伤痛的法术。”她一边说,一边靠近赵迈。伴随着低声的祈祷,散发着圣光的手掌从赵迈身上抚过,来自女神的正能量渗透进赵迈的**,很快他的伤口就恢复了。

    “我家附近的神殿没有牧师会驱除疾病法术,所以我只能跋涉很远,来到这里向德鲁伊学习。好在之前运气不错,得到了祛除疾病药剂,父亲的身体也稳定下来。所以我赶回来继续学习,但拉玛什图的邪恶怪物袭击了社区,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哦,能够达成心愿,你一定是受到了祝福。”海柔尔有些羡慕,她的母亲祈祷了,但却没能满足临死前的心愿,父亲并没有赶来见她最后一面,这是海柔尔心中最深的痛苦。“嘿,麦克,我们一定能够战胜邪恶的祭司,恢复农夫森林的安宁。”

    “那是当然,自然有时会受到伤害,但其强大的恢复和平衡能力,必将取得最后的胜利。”赵迈说道:“海柔尔,你们这些女圣骑是不是和男圣骑接受一样的训练?”

    “是的,基本上是一样的。有些武技或者战斗技巧略有差别,毕竟男女之间累赘所在的位置不一样。”海柔尔看着赵迈:“为什么问这个?”

    “我能不能跟着你学习呢?”

    “呃,哪方面的?”

    “基础的武技,单手长矛和盾牌的使用。”赵迈紧紧抓着鞍座,刚才身子一歪,差点掉下来:“哦,也许还有骑术。我需要学的太多了。也许在休息的时候,你能教我两手就好。”

    “没问题,我很乐意帮助你。”海柔尔说道:“不过我再向你询问关于神灵、神力和信仰的问题,你可不能避而不谈。”

    “我觉得,过多讨论神灵并不是什么好事情,我们还是将目光放到凡间比较好。”赵迈想了想,对海柔尔说道:“不如这样,我给你讲一些有趣的故事,善良的牧师和邪恶的法师。你想听吗?”

    海柔尔咬了咬嘴唇,点了点头。

    赵迈无意之间触动了海柔尔内心的弱点,还一无所觉的讲述起改编版的黑袍男法师和白衣女牧师的故事。他们沿着道路不断前进,从沼泽上吹来的带着潮气西南风在树梢间穿梭,残存的树叶也随着发出沙沙的低语声。一团黑色的云遮住了天空,黄昏比平时来得更早一些。整条路慢慢地被暮色所笼罩,只有北方的天际还保有一层亮光。

    一颗大树倒在路中央,庞大的枝干摔成两截。一名叫做海黛的女骑士上前侦察,发现树干的本体早已经空了,这是它倒伏的真正原因。两名骑士用绳索套住树干,策马将它拉到一旁,清出了道路。与此同时,其他人都在小心翼翼的警戒着。

    “你们都是热心肠。”赵迈夸奖道。

    越过障碍,一行人一直走到天色昏黑。这个时候南方已经完全看不见了,只有北方的天空还有星辰闪烁。幸好,风向转变,狂暴而躁乱的北风吹散了乌云,天空重新布满了灿烂的星辰。不知为什么,之前不安的感觉渐渐消失,周围的自然原力也重新变得平和安宁起来。六女一男和一只狗下马,准备就地安营。

    赵迈的大腿根再次磨出了伤口,但他这次谢绝了海柔尔的圣疗法术。“我可以慢慢恢复,这个过程也是让皮肤适应的过程。圣疗的正能量很强,治疗伤口的同时也会把茧子去掉,以后我还是得受罪。”

    “也好,反正你自己会治疗。”海柔尔微微一笑,开始检查营地的警戒工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