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正文 第九十五章 “审判”

正文 第九十五章 “审判”

作者:索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赵迈的灰马在他的胯下不安的挪动着,只有德鲁伊的轻语能够让它暂时安静下来;赵迈正低头打量着山谷中的小村子,这里毗邻小溪,清澈的溪水原本可以支持所有居民饮水,现在却被居民尸体中流出来的鲜血染红。

    从一行人进入林子之后,天就开始下雨,淅淅沥沥的小雨影响不大,但怎么都不停。林中的水汽如同白色的浓雾一样笼罩着他们,黑云就在他们头顶上,重新遮住了漫天的繁星。如果没有再一阵狂乱的北风降临这里,恐怕这些乌云不会很快散去。

    地精一路上都在骂骂咧咧,他们似乎明白了自己的命运,所以开始焦躁起来。当情况变得不妙,地精会为了保住性命而投降。但如果投降也不能保住性命时,地精就会开始垂死挣扎。

    壮汉提着伐木斧,时刻准备着。一旦地精试图挣脱镣铐,他就会冲上去来一斧子。他的眼神中丝毫不掩饰这种感情,这带给地精很大的恐惧,反而让他们不敢动弹。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见到林中的村子,然后圣骑士们也用同样的目光看着地精。

    “村子里一共有四户,二十三口人,现在只剩下我自己。”壮汉对骑在他身旁的赵迈说到:“他们找到了这处隐蔽而舒适的山谷,在小溪旁亲手建起了村子。他们收留了我,让我在这里重新有了家。我们没有领主,也不需要交税,一切都是自己管理自己。我们很自由,也很幸福,直到这群地精出现。除了死亡,我不觉得它们有什么审判的必要。臭小子,你无法在这件事上取得平衡。”

    平衡?总有办法的。赵迈一声不吭,雨水从他的腮边滑落。除了雨滴撞击巨齿兽的金属枪管,发出叮当的响声外,他似乎什么都没听到。村子的惨状震惊了他,死去的村民手无寸铁,他们是在突然而意外的状况下被杀死的,脸上的惊恐和悲哀被死亡凝固。雨水滴在上面,他们似在流泪。

    屠杀场和战场是完全不一样的。后者还会有悲壮,但前者只有悲,或者还有愤怒,绝不会有壮丽。海柔尔举起艾奥梅黛女神的圣徽走入镇子,为死者做最后的祷告。她不允许亡灵、恶鬼、幽魂伤害这些尸体,她高声祈祷,希望死者的灵魂能够在善神的庇佑下找到安宁归宿。

    “我不想浪费时间,你要做什么就做吧。”壮汉看着海柔尔,他知道她是这些圣骑士的领袖,也知道圣骑士是一群坚守规则不会改变的人。“你们这群小娘们儿,看到眼前的景象,谁还能说放地精活路,谁又能给他们担保?哈,话说得太满没什么好处,现在明白了吧?”

    海柔尔咬咬嘴唇,手里紧紧攥着圣徽,金属边缘压进她手部的肌肤,来自女神的力量支撑着她。可是她在女神神殿中学到更多的是战斗的技巧和消灭敌人的策略,仪典规章她并不精通。女神惩罚邪恶,但并不插手领主的法权和村民长老会的治权,除了亵渎神灵罪之外,神殿并不独自进行审判。按理说三名地精应该交给村子的自治组织,不管是镇长负责或者是有长老会。但现在村子中只有一个人,一个被怒火和仇恨填满了的人。从他砍碎地精尸体的举动来看,这些“罪犯”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亡。

    这和女神要求尽可能改造邪恶的想法并不相符。

    她陷入了两难之中,所以一直没有把地精转交给壮汉。海柔尔看看自己的姐妹,她们也很少见过屠村这样的恐怖场面,都抿着嘴唇说不出话来。没人能告诉她应该怎么做,直到她的目光看到了赵迈。

    这个德鲁伊虽然年轻,但是有丰富的知识和过人的思维,总能以出人意料但合情合理的方法来解决困境。海柔尔想了想,既然自己心有疑惑,何不寻求他的智慧?

    “麦克,麦克?”海柔尔走到赵迈的马前,拽了拽缰绳说道:“你觉得应该怎样组织一场审判?”

    “对,我没别的要求,别拖拖拉拉的,这些地精必须死。”壮汉抱着胳膊,怒视着赵迈。

    并非不可调节,赵迈心想。他用下马的功夫转了转脑筋,心中有了腹稿,于是说道:“既然这样,那你们就听我安排,我给你们一场公正的审判。”

    其实审判的内容很简单,因为人证物证俱在。人证就是壮汉,这个名叫布彻·斯奈福的男子指认了地精,还正确的将它们战斗使用的武器都对应起来。物证则都在地精的战利品中,一些耳坠、金牙,都能和尸体对应上。

    “地精,你们对于指控有什么要辩护的吗?如果你们认为这件事不是你们做的,请给出证据来。”

    地精面面相觑,他们不知道为什么面前的德鲁伊身份变来变去,一会儿说自己杀死了全村子的人,一会儿又让自己证明没做这件事情。这种疑惑甚至盖过了对死亡的恐惧,三个地精呆立着,嘴巴里只有支支吾吾的声音,什么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明白了,它们提不出任何证据来。”赵迈转向圣骑士们:“你们作为公正和客观的代表,现在能够根据之前我说的话得出结论了吗?这些地精是否犯下了抢劫、谋杀和屠杀的罪行。”

    “呃,当然了,这些我们都同意的。”海柔尔也有些晕。赵迈给他们每个人安排了身份,什么控方、辩方、陪审、法官。这样的设置就算是在最讲究律法的阿巴达尔神殿也没见过,看上去很繁琐,但细细想来的确很有道理。至少这种冰冷、严格的程序,能够让大家都安静下来分析整件事情。

    “我就想知道最终的结果。”布彻·斯奈福从家里找出来一把剁骨刀,正虎视眈眈的看着地精。

    “按照村子本身的法律与习俗,判决将会是死刑。因为地精在战斗中投降,并作为俘虏一直回到了村庄内。考虑到这点,应对它们做出一定的减刑。所以最终的判决是绞刑,布彻你可以开始搭架子准备绳索了。”

    “你在开玩笑嘛?!”壮汉和圣骑士异口同声的说道:“为什么是绞刑/不是劳役?”双方突然互相瞪视着,气氛又开始紧张起来。

    “你们两个够了!”赵迈怒吼一声,伸手分开了两人。当然,他没足够的力气推动布彻,他也没能将手放到海柔尔胸口——被铁拳套狠狠拍开了。赵迈揉着红肿的手说道:“审判的过程照顾了各方面应有的利益,作出的判断经得起检验,所以也应该得到尊重和执行。海柔尔,问问你的女神和你的内心,难道在审判的过程中有什么可以质疑的吗?”

    圣骑士摇摇头,程序很完善,对这个她完全无话可说。

    “布彻,你要求三个地精以死谢罪,现在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但你想要更多,想要用更加凶残的手段发泄自己的愤怒,这是一种私刑暴虐,已经是种邪恶的做法。这些地精是圣骑士们的俘虏,你应该尊重这一点。我们消灭了地精,在这里是和你是同一战线的,对不对?”

    “嗯……好吧,我这就去找绳子。”布彻看了看六名圣骑士,虽然还有些不服气,但在使劲抽了一下自己脸后说道:“我找不出你的错来,所以可以退一步。不过这真他妈耽误时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