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正文 第九十七章 屠夫与杜鹃

正文 第九十七章 屠夫与杜鹃

作者:索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在镇子中绕行了一段时间,布彻来到一处潮湿阴暗的巷子里。路旁的乞丐坐在一张破席子上,身前摆着碗,褴褛的衣服撒发着令人恶心的味道,但他们明亮的双眼却不见乞求的神色。这些是兄弟会的探子,更准确直白的说法是盗贼工会的看门人。他们能够准确地分辨自己人、顾客和敌人的身份。

    布彻瞥了他一眼,抬腿就要迈过去。乞丐眼中突然迸射出精光,伸手抽出席子下面的短刀,就朝壮汉扑来。布彻一声不出,抬起一脚就踢到了乞丐的肚子,将他踢飞起来。之后他迅速顺势向下一肘,猛击在乞丐后脑上。

    乞丐趴伏在地上一动不动,布彻头也不回就向里走。巷子的阴影中又出现了一些人影,他们手中都拿着利器,从四面八方围上来。布彻朝地上啐了一口,然后说道:“这么急着前来送死?”

    “行了,都退下去,不知道这是客人吗?”小巷中开启了一扇暗门,从里面走出来个身着宽松花衬衫的长发男子。他的脸干瘪而且苍白,身材消瘦,就像长时间被囚禁在地牢中的惯犯。“瞧瞧这是谁,凯尔曼加的屠夫,真是稀客啊。”

    “我不喜欢那个名字。”布彻说道:“你是准备在这里和我谈,还是让我进去坐一坐?”

    “当然,请进,我可不敢拦着你。”

    房间里是一处仓库,到处堆满了大大小小的木箱。许多箱子已经打开,里面堆放着松软的稻草,弩弓拆成零件隐藏在稻草中间。许多箱子堆放得摇摇欲坠,而就在这样一堆箱子中间,却还有个向地下走的暗门。两个人先后进去,穿过一段昏暗的走廊,来到一处地下酒吧。

    “给我的朋友让开地方,你们去别的地方玩儿。”瘦子挥挥手,不一会儿功夫这里就走空了。留下长长的吧台和许多散发着芬芳的美酒。布彻用鼻子闻了闻,杂乱的味道让他分辨不出牌子,于是随便从桌子上拿了一瓶,大口灌下。

    “好久没这么痛快了。”布彻抹抹嘴巴,对此地的主人说道:“傻鸟,你欠我两次,给你个机会,还一次。”

    “嘿,第一,我并没有欠你两次,最多算一次。第二,我也不叫傻鸟,而是杜鹃,两者有很大的区别。”

    “随便了。”布彻摆了摆手,眼睛朝四下乱瞄:“你这里就没什么吃的吗,我的肚子饿得很!”

    “没有。”瘦子饶有兴致的打量布彻:“就算是有,这里的东西也都沾着别人的口水,你愿意吃吗?对了,你现在怎么这么落魄,连饭都吃不饱?要不要到我这里来做,我一直很慷慨,而且非常欣赏你。”

    “欣赏个屁!我要是来你这里,你肯定整天想办法把我干掉。”布彻脸上的疤痕一抖一抖,他说道:“我来找你是因为你的老本行。你知不知道附近有个大德鲁伊?”

    “哦,你也是为这事情来的?一周以前,内波镇的行会还打听过这事儿。不过他们太小气,我就给了他们一些表面信息。”杜鹃舔舔嘴唇,身子向前探着:“大德鲁伊的事情是有的,而且很值得干一票,咱们一起做吧?二百金币的酬劳,不管成不成。”

    所谓值得干一票,无非就是抢劫、盗窃或者勒索,全都是非法的买卖。大部分工作只需要盗贼自己出手就可以了,现在瘦子看重布彻的战斗能力,就说明此事棘手,有可能需要蛮力才能解决。二百金币足够布彻好好过一阵子了,但他显然不想和盗贼行会有太深的联系。

    “你先说说这个大德鲁伊吧,最好别糊弄我。”

    “不敢不敢。我可不想让整个行会变成血池,凯尔曼加的惨剧一次就够了。”杜鹃说道。

    从瓦托镇向西一直到海边城市马格尼马,都是地精的控制区域。这是一片危险的沼泽,并没有已知的安全道路可以通行,除了一条常年有水的河流之外。这条尤达河联通了两地,也为这片区域的沼泽提供了充足的水源。瓦托镇和地精城市马格尼马不断在河上交战,试图将战线推到对方区域。但是如果不能控制沼泽,只有一条河流是不足以消灭对方的。

    “那个大德鲁伊就在沼泽中生活,他和地精有些关系,所以地精从不攻击他。”杜鹃说道:“有两次还是三次,地精俘虏了一些商队的人,就是这个大德鲁伊从中斡旋,将人赎了出来。”

    “这么说,这还是个好人?”布彻有些奇怪。

    “也许吧,谁也说不清。”杜鹃说道:“这个德鲁伊有些疯疯癫癫,我派去的人被他痛揍了一顿,然后扔给了地精。幸好那人聪明,从地精手中逃脱,不然我还以为他被沼泽杀死了呢。”

    “是不是你派去的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布彻呵呵笑道:“我觉得完全是那人活该。”

    “哼,你以为你去了会得到更好的对待吗?你说你自己是好人还是坏人?”杜鹃用手指敲敲桌子:“我的手下告诉我,那德鲁伊住的地方有许多地精的贡品,包括珠宝和艺术品,都是从马格尼马那里找出来的。你也知道,马格尼马城中还有许多过去遗留下来的值钱东西,已经值得我们冒险了。”

    “告诉我那个德鲁伊住在什么地方,怎么安全地过去,我就算你消了一次人情。”

    “嘿,咱们两个是好朋友,至于这样急着撇下我吗?”虽然瘦子这样说,但他的手却没闲着,很快就画出一幅地图。布彻瞥了两眼,见上面标得非常详细,将河流、小丘和容易辨认的地标都列了出来。

    “屠夫,你在凯尔曼加的时候救了我一命,这事我永远都不会忘记,说真的,我这辈子从来没害怕过,但看到你从血与火中走出来的时候,我是真的害怕了,以为自己死定了。半座城市都死了,我有什么资格幸免?我一直很纳闷,为什么你会放过我,还带我杀了出来?”

    布彻的食指微微抖了抖,似乎那天惨烈的战斗和疯狂的杀戮再次重现。他不想说这件事情,于是拿起黑啤用力灌了几口,然后一把抓起地图,塞进口袋。布彻站起身来,高大的身影完全笼罩了这个地下酒吧。他对杜鹃说道:“给你个劝告,别找那个大德鲁伊的麻烦,因为一帮圣骑士盯上了他。不管这个德鲁伊是善是恶,都再没你插手的余地了。”

    “你和圣骑士混在一起没好结果的,他们随时都有可能发现你的身份,然后迎接你的就是审判。”瘦子劝说道:“你和他们不是一路人,谁也不会给你公平和庇护。”

    布彻回过头来,看了看杜鹃,嘴角微微上扬:“不,我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人,也许这个人能给我我想要的。审判,我已经不怎么担心这个问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