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绳子

正文 第一百二十五章 绳子

作者:索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你能从活人身上将水抽出来吗?”布彻捏了捏下巴,看着正在灌水囊的赵迈问道。

    赵迈摇摇头,这怎么可能?也许一个邪恶的死灵法师可以做到这样的事情,但他却没那样的本事。他指挥自然原力收集周围的水分,而尸体中的水分和岩石缝隙中的水分对原力来说没什么区别。许多动物很少喝水,就是因为他们能从食物中获取足够的水分。

    产生这种误解的原因,就是赵迈的动作太快了,蜘蛛的尸体还在抖动,他就已经把水抽出来了。灌满了三个水囊,剩下的还可以大喝几口。然后给储备粮和小花喝了个饱。最后一点儿浇在了两个人的头巾上,瞬间清凉的感觉让头脑都变得清晰了。

    “这尸体也不能浪费,我们就靠这个当粮食了。”

    “这东西能吃?”布彻使劲揪了揪胡子,“你真的确定吗?我吃这东西会死的吧?”

    “其实我也没吃过。”赵迈实话实说:“我得趁着自然原力还有一些的时候,尽可能净化一部分食物出来。味道我不敢保证,营养也说不上来,但肯定吃不坏人。”

    照顾到大多数读者的胃口,我就不在这里描述它们如何肢解猎物,又是储备了哪一部分东西。实际上,很长时间之后,赵迈和布彻都选择忘记自己的这一餐。

    补充了食物和水,两个人的精神状态好了很多,但这并不能降低沙漠的危险。其中最大的危险是无法克服的,那就是头顶的太阳。随着它越爬越高,在沙子上行走变成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

    两个人很想停下来休息,但却找不到休息的地方。整个沙漠都是烤箱,唯一存在温度差异的地点只在自己脚下,那一小圈阴影的位置。他们没法稳固沙子,也就没法挖掘沙丘制作洞穴。虽然明知继续前进会消耗过多的体能,但站在原地不动的结果更可怕——会从脚底开始被活活烤熟。

    和在这里行走相比,之前在沼泽地中的负重行军就根本算不上什么。就算增加了喝水的频率,两个人也开始迅速脱水,目光开始有些恍惚,耳朵嗡嗡作响。这个时候,不能再吝啬,所以赵迈特意分出一瓢水,浇在了自己和布彻脑袋上,强行降温。

    “我快坚持不住了。”布彻声音沙哑,眼中无神。“我开始出现幻像,总觉得身旁有树林和湖水。”

    “那咱们两个必须连在一起。”赵迈用绳子将两个人的腰带绑在一起,用力系了个死结。“本上我的步伐布彻,你个头大,消耗也大。”

    “还要走多久?”布彻问道。

    “再坚持两个小时,太阳会就偏斜下去,沙丘就有足够的影子了。那个时侯我们停下来歇歇脚,乘乘凉。”赵迈喉咙发痒,但依旧坚持说话来安慰他:“那个时侯,沙漠动物就会出来觅食,说不定咱们又能抓一只蜘蛛,灌一肚子水!”

    “我喜欢水,再多也不够。”布彻瞥了瞥赵迈,问道:“你怎么总是这么自控?”

    “在这个环境下,不自控就会死,我不敢浪费哪怕一点力气。”赵迈说道:“周围这么热,我必须冷静,而后才能自我控制。我的理想是,就算是一座山从我的鼻子尖前面崩塌,也不能有丝毫慌张。”

    “你做不到。”

    “是的,但我在努力,就像我同时在努力迈腿一样”,赵迈说:“和我一起努力吧!你若不迈腿,我也会死。来,接着绳子!”

    他们只能停留两分钟来绑绳子否则脚底就会失去知觉。其实赵迈有点希望自己的脚麻木一下,那就不用感受一次又一次灼烧的痛感。左面,右面,左面,如同鼓点一样,也如同死神的计时器,嘀哒嘀哒嘀哒。只要停下来,就会被追上;只要停下来,就死定了。

    这里的太阳是红色的,血一样的红,但也有另外一种可能。死在这片沙漠上的人,它们的血液被急速蒸发,升到天上去之后染红了苍穹。自己可不能落到那个悲惨的下场,但如果不能到山脉中寻找栖身处,他肯定会被烤熟。铁板烧?韩式烤肉还是XJ大肉串?也许这里的动物会关心,自己没那个资格。

    低着头,机械式的向前走,努力。除了热量之外,这里的地形也会杀人。地面的倾角、沙丘的弧线,很容易造成欺骗,导致走上错误的方向。赵迈不断提醒自己,必须保持注意力和警惕心,不能变得麻木,所以需要一直找点事情来做。除了看一看手机确定行走轨迹之外,他无时无刻不在感受周围的自然原力,结果还真有一些发现。此地并不是绝地,仍旧存在生机,只是隐藏在厚厚的沙子下面。一些具有掘穴能力的生物适应了沙子下面的环境,大大小小各不相同,白天就选择隐藏在沙丘之下,夜晚它们就会出来。尽管小心掩饰着自己的存在,但依旧会有一些信息被沙海带上来。

    沙漠中最重要的信息是关于水的,赵迈也尤其关注这方面。此地曾有植物生长,赵迈不止一次从沙子中找出枯萎的植物残骸。不知道是沙暴还是永无止歇的酷热杀死了这些顽强的生物,但它们的存在无疑说明,这片沙海中还是有水的。

    “只是这水源在哪?”赵迈有一个猜测,水就隐藏在无尽沙海下面,也许是地下暗河,也许是被掩埋的旧日湖泊。总之,必须找到低洼的地方才能证实他的猜测,可是沙子是流动的,低洼的地方也许早就应该被淹埋了。

    绳子上不时传来拉扯的力量,说明布彻已经快要坚持不住了。虽说他的身体更加壮硕,但是他却无法感应自然原力,适应性要差很多。回头看看,布彻脚步踉跄,手臂低垂,嘴唇干裂,眼睛浮肿。他已经不出汗了,这是中暑的征兆。

    无论如何他不能再走了,否则必定会成为尸体。赵迈看了看周围的环境,立刻改变方向,朝一个大沙丘走去。即便要冲下沙坡,放弃好不容易爬上来而消耗的体力也在所不惜。

    赵迈是走下去的,布彻是滚下去的,他已经无法很好地掌握平衡。赵迈也被拽着,咕噜噜向下滚,连带着储备粮的一阵阵哀鸣。

    如果不是因为沙子太热,赵迈真不想爬起来。求生并不只是两个字,而是满满的挣扎。他不仅要照顾自己,还要把布彻拖到沙丘的背面。之后,他用双手将最表面的沙子挖开,将布彻推进去。

    壮汉已经神志不清,以为赵迈要活埋他,于是挣扎起来。不过他的双眼早已朦胧,全都是赵迈的虚影。“躺进去,我就给你水喝。”一句话,布彻乖乖躺下,仿佛被催眠了一样。

    只要能扒开表面的沙子,哪怕就下去十厘米,温度也能降低不少。喝下一点水后,布彻变得安静了一点,但依旧双眼迷离。必须等他恢复一下才能走,所以赵迈抖开帆布,做了一个简易的遮阳,也停下来休息。

    他用手机定上闹钟,避免自己忘记了时间。他更害怕自己一下子睡过去,从而将性命送掉。就半个小时,他给自己说道,就半个小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