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说吧|红袖言情小说_穿越_言情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剑与魔法与出租车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关于吃和被吃的链条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关于吃和被吃的链条

作者:索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
    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好久。怎么闹钟没响?赵迈看看手机,哑然失笑,原来手机仍旧是地球时间,根本就没移动分毫。看来这沙子、这热量,也影响了自己的脑子。

    这里相对于地球,时间几乎是静止的,为什么会这样?是什么样的力量制造了这种时间流速差异,又是怎样的力量一直保持汽车的绝对稳定?自己的寿命会受到怎样的影响?有没有时间流速反过来的世界?赵迈脑子中的疑问就像微波炉里面的玉米一样,砰砰砰炸成爆米花,但他现在的状态显然不适合思考。

    太阳已经吻到了地平线,恋恋不舍,依旧饱含深情。红色的阳光没有丝毫减弱,携带着怒火仍在狂啸:“低头!跪下!死!”

    赵迈只得低头,跪下查看布彻的状况,然后庆幸大家活过了一天。对着太阳狠狠竖起中指,即便嗓子疼得要命也要大骂一句:“滚蛋吧你!”布彻听到了这声音,缓缓睁开眼睛,然后嘴角扯起,无声地笑了笑。

    “还有力气吗,吃点东西吧。”赵迈拿出生肉,甩给布彻一条,然后又撕了一块给储备粮。小狗也没什么食欲,但在赵迈严厉的眼神逼视下,只好努力咀嚼。

    “我晕了多久?”布彻看了看自己腰带上的绳子,依旧牢牢捆束着。

    “我也不知道,只要还活着,这些都不重要。”赵迈检查了一下水囊,三个水囊只剩下最后半个,这个结果已经不错了。“喝掉,剩下最后一口,然后你赶紧回复一下体力。我们需要找食物和水。”

    “继续捕杀蜘蛛吗?”布彻捏了捏拳头,力量比平时少了很多,勉强还能战斗。他心里也清楚,只有拼命才能活命,容不下一丝保留。

    “我也不知道会引来什么。”赵迈看了看周围,发觉温度已经开始下降了。如果有生物存在,那么此时无疑是它们最饥饿、最想要吃东西的时候。

    从背包里拿出一截蜘蛛肉,简简单单抛在背阴处,就算做好了诱饵。流动的沙子上没办法挖掘陷阱,更不会为赵迈等人提供掩护。所以这里的战斗只有最直接的杀戮,最单纯的考验速度与力量,斗志与技巧,简单而残酷的自然法则。两个人将帆布铺在地上,然后坐在这上面等待。由于此地大部分生物都躲在地下,所以他们希望帆布可以减弱身上的气息传递,起到掩护的作用。

    等了许久,终于又传来沙子移动的声音,赵迈和布彻舔了舔嘴唇,握紧了手中的武器。不一会儿,一个圆滚滚的甲虫从沙子下面钻出来,大小和微型汽车差不多。多毛的六条腿长在身侧,后面四条末端生得宽大如同桨叶,最前面一对则是带着尖刺的足。一团小小的尖角触角在头前面不断扭曲、震动,发出沙沙沙的响声,并侦测着周围的情况。

    先解决生存问题,再考虑和本地生物沟通。毕竟装满水壶比找到坐骑重要得多。圆壳虫循着蜘蛛肉的气味而来,钻出地面却发现还有其他生物。所以它决定咬住蜘蛛肉,迅速扭转身子,举起带有尖刺的足。它发出嗡嗡的响声,试图吓唬住面前的敌人。

    “新鲜的肉!”布彻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不能进行持久战,于是全部爆发出来,向着圆壳虫高高跳起。他的手中挥舞着长剑——所有更重的武器都还在汽车后备箱里——在甲虫的背上重重一击。光滑而坚硬的甲壳卸开了大部分力道,但仍有一层蛛网似的裂纹散开。

    甲虫知道不好,三两口吞掉蜘蛛肉,立刻向后撤退。桨片状的足轻轻一抖,就能在沙子里挖出一条通道,最多十秒它就能回到安全的地下去。赵迈绝不会给它这十秒,一个箭步冲上去,撞开圆壳虫的前足,将巨齿兽火枪顶住它的嘴巴,然后扣下扳机。

    一枪下去,圆壳虫仍在挣扎,举起前爪要和赵迈同归于尽。储备粮使劲拖着它的一条腿,将它摔倒在地。布彻从圆壳虫背上滑下来,长剑准确命中它腿的关节处。赵迈趁着圆壳虫身子一歪的时候,再次扣动扳机。

    火枪的威力加上命中了缺乏防护的口腔,圆壳虫倒地身亡。现在可不是庆祝胜利的时候,天知道这么大的尸体、这么响的声音会引来什么。赵迈赶紧施展法术,用最快的速度灌满了水壶。布彻已经有了一次肢解昆虫的经验,很快就切下来一大块亮白色的纤维肉。

    “咦,这虫子体内有个口袋,里面的东西看起来像是蜜。”布彻俯下身子,从圆壳虫的腹部猛掏,拽出来个排球大小的软囊。凑到鼻子前面闻了闻,的确有股香甜的味道。

    “别吃,谁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说不定是某种毒物,用来诱捕其他虫子的。”赵迈把水壶塞进背包里,赶忙制止了布彻。“来,过来喝饱然后洗把脸,咱们必须赶紧离开此地。”

    “说得对,这里马上就会变得危险。”几个人分配掉从虫子身上榨出来的最后的水,也不去管还剩下大量可用的食物,连忙从战场撤离。果然,一会儿之后,圆壳虫的尸体周围变得非常热闹。

    巨大的蜈蚣足有一节火车车厢那么长,黑得发亮的足轻易就能破开圆壳虫的尸体,可这依然不是最厉害的。一只黑红色相间的毒蜥蜴,隔着十几米的距离,从眼睛里射出毒液,准确喷进了蜈蚣的嘴巴里。只过了片刻,那蜈蚣便在沙地上疯狂打滚,身子卷成一团,弄的周围飞沙走石。毒蜥蜴安静地在一旁观看,它知道蜈蚣死定了。

    一只蝎子从毒蜥蜴背后潜伏过来,只有长长的蝎尾露在沙子外面。远远看过去,就像是一颗会移动的椰子树。只不过这椰子树突然弯腰,在蜥蜴背后猛戳一下。不管有没有毒素,这一下足以洞穿蜥蜴的身躯,让它一命呜呼。

    慢慢爬出沙丘,蝎子威风凛凛,环视着这个杀戮场。它拥有坚固的甲壳,凶恶的双钳,狠毒的尾钩。它可以从地上、地下多个角度攻击敌人,堪称沙漠中的主战坦克。蝎子一路走,一路又干掉几个试图捡漏的甲虫,然后将所有尸体聚在一起,开始享受这顿大杂烩。

    没等它吃饱,新的敌人又出现了,然后又是新的敌人。杀戮一旦开始,轻易不会停止,一波还未平息,一波又来侵袭。贪婪的沙海不断索求着新的贡品,吮吸着、吞噬着每一滴生物的精血。可不管死了多少,只要太阳出现,然后再过半个白天,沙子将掩埋这一切痕迹。谁也不知道这里曾发生过什么,只知道在沙海之中,此地和彼地毫无分别,都充斥着死亡。

    赵迈研究了半天,确认那个囊体里面装的是一种可食用的蜜,富含大量营养,是不可多得的食物。他施展了净化粮食后,给每个人分了一把,剩下的小心翼翼收起来。

    天知道还要走多久!

    可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得接着走下去——只要还想活着,这是唯一的选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我要报错